“六道……天书?”

  陆羽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那名宫女,随后眼神一变,带着一丝狠辣与深沉,寒声说道:“六道天书,你是从哪里听到的?不,陛下……是从哪里听到的?!”

  宫女冷声道:“这件事知道的人已经很多了,陛下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放心,只要交出来,未来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你的生活,你想得到的,陛下都会给你的。”

  陆羽沉思道:“原来是这样,他原来是这么想的……六道天书啊……那真的是天书,秉承着上天的智慧与知识,拥有了它,平凡人会变得疯狂,权贵者能成为王,如果是王……就能成为更大的王,在这世间怕是再也找不到敌手……”

  他每说一句,宫女的眼睛便越亮一分。

  这一次,是陛下给她的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实目的很简单,就是让陆羽知道他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并且知道从这里出去的办法。

  交出六道天书这件事,是必须先行通知。

  但这个任务若是完成了,宫女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自己能够获得多大的奖赏,她即便性情淡漠,但也被那种巨大的成就给震动了心神。

  可陆羽仿佛看透了她的心,如恶魔一般……不,陆羽就是恶魔,他就是能看透每一个人的欲望。

  “你还真是……不怕死呐。”

  突然的一句话,让宫女的眉头皱了皱,因为这句话很突兀,却正好承接了她心中所想之事。

  宫女道:“你什么意思?到底是交不交?”

  酷2匠网^☆首'发Y

  陆羽冷笑一声,说道:“交?交给你吗?然后……看着你这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去死?”

  “死?”

  对这个字,宫女并不陌生,在宫墙之中,死这个字每时每刻都挂在心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什么事就降临在自己的身上,并且……毫无还转余地。

  陆羽点头道:“你知道……天书到底是什么吗?”

  宫女摇头,她怎么可能知道。

  陆羽道:“天书……说到底,终究是一本书。”

  一句话,让宫女差点被气死,忍不住翻着白眼,险些发怒。

  但陆羽却马上说道:“是书,正因为是书,它对你来说就是危险的。”

  “危险?”

  宫女又是一愣,有些想不明白。

  陆羽道:“既然是书,上面便是字,而你认字。既然认字,便看得懂,像你这种聪慧的姑娘,只要看得懂,便能记得住。”

  这句话,宫女略微反应一下,突然醒悟,猛地吓出一身冷汗。

  颤声道:“我……我是不会看的!”

  “哦?”陆羽笑了,说道:“你不会看,你不会记住,你不会把里面的内容说出去,不会把那一句便可改变世界的东西泄露出一丝半点,我信了。我真信了。但陛下会信吗?”

  宫女的汗流了下来。

  陛下会信吗?也许会信,但只能信一时,只要有猜忌,那……杀掉自己,当真是一件轻松而划算的事。

  陆羽耸了耸肩膀道:“看来你懂了。那么……六道天书,我真的要交给你吗?还是说,你真的敢要吗?”

  宫女一阵挣扎,闭着眼睛,仰着头。

  她想到了很多,想到了自己的入宫,想到了受尽屈辱,想到了就因为陛下的一句话,自己获得了权势,成为了宫外行走,成为了……‘宫女’。

  也许仅仅是陛下的一时兴起,也许是因为陛下的一时善念,也许是被利用,也许是可有可无。

  但终究是那个人改变了自己的一切。

  大玉国人,有恩必报。

  深吸一口气,宫女看着陆羽,坚定的说道:“将六道天书交出来吧。”

  “呵!”陆羽面色敬佩,点头道:“好,果然当的起宫女之称!只不过……有一件事还是应该先让你知晓。”

  “什么?”

  “我真他娘的没有六道天书啊!”陆羽一脸的愁苦道:“我要有六道天书,今天还能被你们抓到这里来?你大玉国不养能人,我能不能跑到其他国度去?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太夸张了,天书?哈,亏他能想的出来!不信搜身吧,扒了我的皮也没有啊!再不行你们把陆家老宅给拆了,看能不能找到!”

  宫女整个人就愣在当场。

  她明白了。

  陆羽方才是在耍她。

  其实这件事宫女也直到,陆羽到底有没有六道天书,这只是一个猜测,陛下也仅仅是猜测,只不过想要试试,顺便压一下陆羽的锐气。

  可是这样的耍弄,真是让宫女有些不是心思。

  她深吸一口气道:“既然陆大人如此顽固不灵,那就请陆大人在这里好好度日吧。”

  说完,愤然离去。

  等她离开,陆羽躺在小阮怀里嘟囔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陛下突然把我关在这里,我还以为他是因为我搅了他的大比,心生怨恨这样报复我呐,原来不是这么回事啊……六道天书?奶奶地,怕是早就一把火被陆茜给烧光了吧。”

  他这样想着,因为陆茜那一夜突然把临江陆家一把火烧了个精光,他的那个书房小院,怕是也被烧光了,而六道天书除了最开始被他特意送出去的那一个序言,其他都还放在书房中呐。

  可……在这世间,总有陆羽计算不到的事,并不知道的事。

  陆茜这一辈子唯一一次骗了陆羽,也就是那场大火。

  为什么烧?

  一是要给陆羽出气,更重要的原因,便是要隐藏那个书房。

  陆茜在那一夜成为了陆家家主,世人都觉得她做了一件最不应该是家主做的事情,但她做出来的这件事,却偏偏是作为家主的她,唯一做过的一件对家族有利的事。

  书房的事,如果被外人知道的话,陆家将会万劫不复。

  烧掉了,反而是出路。

  但真要烧光,陆茜第一个舍不得。她不是陆羽,东西都在陆羽的脑子里面,没了,可以再写出来。

  陆茜不明白六道天书的价值,她只知道那是陆羽的东西。

  在烧掉之前,她早已经让人将这些东西给转移了,至于世上知道这些东西下落的,除了陆茜之外,便只有十数个人知道。

  而此时这十几个人,正连同其他二百多人,一同站在陆茜的面前,在一个小小的院落中,披甲戴仞。

  陆茜一身白衣,飘零如洗。

  “我今日不穿黑衣。这身白衣,是我一生中最灿烂时光所穿。小羽说过,穿白衣,去生死,去的,也是自己的生死。穿上这身衣服,便要有把它当作死衣的心。心不变,衣自飘零。如今小羽被抓了,关在天牢之中,此一去,没有一丝救出他的希望,我也没有一丝生还的希望。但我依然要去。若小羽说,他肯定说我又要娇蛮,傻瓜白痴。但我就是这么个傻瓜白痴,聪明人……有他小羽就可以了。没有他,我宁愿傻瓜白痴。而你们……如何说?”

  “天牢赴死!”

  三百人,一声如浪,飘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