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被带走了。

  带走的时候,陆羽被吓的不行。

  “我说……还没到秋后呐,你们可不能这么早就把我给砍了!”

  “少废话,快点走!”

  “我不!你们不能这样,我要见陛下!他不能这样对我!”

  陆羽又是蹬腿又是甩手,整个人几乎是被几名官吏抗在肩膀上,直接横穿了整个天牢,被扛了出去。

  等人走了,开山刀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可惜了,这小子挺有趣的,没想到这么早就被拉出去砍了,真是可惜了。”

  “别傻了。”

  从一品冷笑道:“莽夫就是莽夫,你没看到方才进来的都是什么人吗?砍了他?杀的话,需要三审会司的人亲自来吗?那里面的人,没有一个官职低于三品,却甘于当这种押解犯人的苦差事,其中的事情怕是你看不到吧?呵,刚进来不到一天就出去?怕又是个皇家看重的,却要用天牢来杀杀锐气的小傻瓜,跟我们这些等死之人可是不同的。”

  开山刀对于对方骂自己莽夫的事很不爽,但同时也感触良多,最终没有反骂回去,而是满是羡慕的叹了口气,目光停留在监牢的最前方,久久不肯收回。

  ……

  陆羽挣扎不停。

  然后就不挣扎了。

  呆呆眨了眨眼睛,随后说道:“那个什么,能不能先放我下来?我想去解个手。”

  “毛病真多,再等等!”

  扛着他的人翻了翻白眼。

  “哎呀,不行了,要出来了,出来了!”

  他一着急,抗着他的人也着急了起来,吓得够呛,直接把他放了下来,说道:“你这臭小子!”

  一边说还一边看自己的衣服,生怕被尿上了。

  陆羽也没有逃走,而是左右慌张的看着,随后看到了一个厨房,大声喊道:“我就去那里吧,你们不放心就看着,总好过我就在这里解决的好吧?这里是同行要道,随地这样……总是不太好。”

  几个人一听也有道理,而且真的不怕陆羽逃脱,就领着他走进厨房。

  陆羽寻了个角落就小解起来。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只不过谁都没有注意到,水缸中的水少了,一个水壶和一些柴火消失不见了。

  当然,这也是没人会注意的东西。

  “喂,你们这是到底要把我带到哪去啊?”

  陆羽焦急而慌张的喊着,因为他又被架了起来。

  众人听到这句,都有些尴尬,任谁都没有勇气说出实情,只能推搪道:“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费什么话?多事的小子。”

  他们态度强硬,却并没有真的强硬,也没有出口不逊。

  这些官场的老油条,很是能把握尺度,多一分则有仇,少一分则不好向陛下交代,十分巧妙。

  于是,当陆羽终于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懵了。

  整个人瞪圆了眼睛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尤其……闻着那种气味,他有些慌了。

  尤其是气味……

  真的很……独特!

  若要形容,便是‘甜腻的恶臭’。

  是一种让人有些无法忍受的味道。

  “为……为什么是这个味?”

  陆羽疑惑的问着。

  因为还没进门,就看到门口写着大大的‘女监’二字。

  但却没有人搭理他,几个男人将陆羽交给几个女人,就转身离开了。

  而几个女人看着手里的陛下诏令,呆滞了起码一刻钟,才无奈的将陆羽给接了进去。

  一路前行,到了女监中最里面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个相对干净的牢房,而小阮正在其中等候。

  在没有来天牢之前,人们往往会幻想天牢是个很大很大的地方。

  但事实上却恰恰相反,天牢的大小就跟一个小城镇的牢房差不多,甚至更小一些,即便是临江城的囚牢,都要比这里大上两三倍。

  这里就是一通到底,一条直路,两边囚牢,牢房数量不超过十五之数。

  有些囚牢里面关押了很多人,七八人甚至十几人,有些牢房则只关押了一人,一人者,相对干净一些而已。

  倒是小阮现在所在的牢房,算是最干净的,这全因为小阮的勤快,仅仅用一条汗巾和几捆干草,竟然把这里弄得仿佛‘舒适’起来。在家务事上,小阮的天赋可能比修为上面的还厉害。

  当陆羽被扔进囚牢时,小阮没有表现出一丝惊讶,而是笑了笑,将他迎了过去,把他放在干草之上,轻巧的为他揉着鼻翼,这可以让他的鼻子稍微舒服一些。甚至……她都没有问陆羽是为什么过来的。

  “他娘的。”

  陆羽等人都走干净了,只留下他和小阮两人,又能听到周围一片对他这样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女监的质疑声,甚至有些女子威胁着要自绝性命。陆羽就这样骂了一声。

  随后对小阮说道:“真不知道这个国主到底在想些什么,好死不死的非要把我弄到这里来,那边多好啊,我的计划马上就可以实施,到了这边,一切却都要从新开始,很麻烦的。”

  小阮轻轻一笑道:“真是可怜了少爷呐。”

  “可不就是嘛,哎……”

  陆羽从进入天牢的那一刻起,就有计划。

  他的计划不是避免自己被侵犯,也不是想要成为监牢的王者。之所以弄出那么多事,又弄出‘金线’的赌局,其实……这根本就是他的一项越狱计划!

  对于狱卒而言,那里大部分都是必死之人,只要他们不闹出什么大事来,如果有些东西能让他们少一点喊冤,他们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所以他们会默认这种赌局的存在。

  而这种赌局最重要的,也是陆羽最想要的是什么?

  就是那个‘小石子’!

  一枚小石子,很小,很少量,不会被人注意,而且大家都会关注于这个赌局。如果有人说自己那里的碎石比较多,分给别人一点,自然也不会惹人生疑。

  可监牢之后哪会有那么多石子?陆羽早已准备将墙壁上的石块慢慢挖下来,从而挖出一条地道,逃离这个从未有人能够逃走的天牢。

  而这个计划最妙的一点,就是那些需要被运走的小石子……其实都是每隔几天在狱卒打扫卫生的时候,亲手送到天牢外面的!

  只可惜,这个计划陆羽是用不上了,至于其他人是否能从那个赌局中领悟到这种深意,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用不上,便不去再想,这也是陆羽的秉性。

  “小阮啊,你知道我见到女人就会没什么办法的,现在……他娘的全是女人,这是陛下要折磨死我啊!”

  陆羽愁苦的说着。

  小阮憋不住笑,伸手继续给陆羽按着腿脚,笑道:“少爷明明就是喜欢往女人身边凑的,这么说……便是奴婢也有些脸红呐。”

  4¤酷lm匠h网_2正0版!i首!@发

  “哎呀,胳膊肘往外拐了开始?”

  陆羽大怒,伸出手便要搔小阮的痒。小阮修为极高,境界更高,自然不会如何痒,但她还是笑得花枝乱颤,到处躲避。

  一阵笑声,让这天牢仿佛寒冬初融,焕发一片生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