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也纠结了。

  所以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这臭小子,到底从哪里学来这么多奇异的法门?朕真的不知道,原来一盘棋局,竟然都可以伤人无形,历练平生。”

  那老臣长长的叹了口气,随后用极小的声音说道:“若说可能,怕是只有一种可能了。”

  陛下疑惑道:“什么?”

  “天书……六部。”

  ……

  半个时辰。

  满场遍地哀嚎。

  再无一人还能坐于棋盘之前。

  最后一个倒下的,却出乎了陆羽的意料。

  是第一公主。

  她也参加的棋局,还寻了一个不易被察觉的角落,安静而执著的,与陆羽对弈了半个时辰。

  然后就发出一身大汗,仰头就倒,此时正平躺在地上。却面无痛苦,身形笔直,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和微微笑意,仿佛是某种‘相’。

  若以宗教而论。

  这便是‘法相’。

  陆羽站起身,又是伸了个拦腰,缓步从哀嚎之中穿过,走到第一公主的面前,摸着下巴思索了一阵,随后感慨道:“天赋异禀当真是天赋异禀,便是连这心智都是人上之选,看来这天道……当真不公。”

  举目望去,所有人都被他给放倒了,颇有些怡然自得。

  却正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小声说道:“少爷……不继续下了吗?还挺有意思的……”

  陆羽猛然回头,正看到小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一个棋盘之旁,纤细的手指衔着一枚棋子,正满脸好奇的看着陆羽。

  ‘是啊……’

  陆羽在心中感叹,若是世间天赋之好,怕是无人能够比得上自己身边的小阮了。

  这样看来,老天又显得很公平。

  陆羽前世粗通机理,懂天命之法,无法看得细致,但也能够看出一二。小阮是那种命运十分不好的人,一生中无数劫难,一步一险,甚至每一个劫难都是致命的。

  她能活这么大,虽然陆羽也不甚明了,但有一点猜测,那就是因为她跟在自己身边。而自己身上又有什么力量可以压制的住天道,这才让那些劫难不复。

  所以不管是贪婪也好,自私也罢,陆羽从不让小阮离开他的身边,即便……以小阮的资质,若是能单独出去经历一番,日后必定拥有无限成就。

  “你想继续下?”

  陆羽问着。

  “嗯,”小阮温柔笑道:“少爷,这很好玩的,少爷明显没有尽兴,不知道奴婢能否陪你呐。”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3Y

  “自然可以!”

  陆羽哈哈大笑,再次坐回到棋盘之侧,这一次,他直接坐在了小阮的对面。

  衔子而落,你来我往,这一次,竟是下到了中盘。

  而此时的小阮,额头已经开始出现汗水,神情也难得的紧张起来。

  陆羽看了她一眼,便略微有些分神,随后一子悬住,久久不落。

  此时陆羽有两个选择。

  横断。

  连山。

  横断者,瞬间断掉小阮棋盘所有生机,让她前进不得退后不得,整个心神落于棋盘,若无大定力大造化,则无法自行逃出。

  连山者,留一线生机,算作一种考验,若小阮有大悟性,则可另辟蹊径,虽然不至于获胜,但终究避免立即败北,甚至有望跟陆羽下成平局。

  高手博弈,一局中最重要的子能有几枚?其实……往往只一枚。

  如今这手,便是这决定一子。

  陆羽默默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将棋子落下,棋布‘连山’。

  下一手,便应该是小阮来下。

  她突然皱了下眉头,脑袋可爱的歪了歪,随后将衔起的棋子又放了回去。

  轻轻一笑,说道:“少爷,您让着我呐。”

  陆羽一愣,脸有些红,支吾道:“哪……哪有……”

  小阮笑道:“少爷最不会骗人。”

  陆羽当然会骗人,很会。只是不会骗小阮,即便是骗了,也能被她轻易的看出来。

  陆羽尴尬道:“那……那还下吗?”

  小阮摇头道:“不下了,少爷若是让我,少爷也没有趣味了,还下来做什么?”

  其他人都是困在棋局之中,即便口吐白沫倒地不起,手指也想要再下一子。

  但小阮,仅仅因为陆羽的‘没有趣味’就不下了,主动脱离,这本身也是一种天赋。

  陆羽轻轻一笑,说实话,这种解决他很喜欢,如果真的把小阮困在棋局之中,说不得,即便生平第一次将这幻陇散去,毁了不败之局的一世英名,他为了避免小阮的伤害,也会这样做。

  小阮走了过来,牵着陆羽的手,两人一起离开了会场,留下一地哀嚎,还有两个一高一矮,一温柔一神秘的背影,让所有人陷入沉思。

  ……

  陆羽做的很决绝。

  这幻陇之局,其实不必要弄得这般夸张,也无需做到这种程度。

  之所以这样,理由却也是简单的很。

  他懒!

  大比按理来说,接下来还有四局,若想要得到那忘忧草,他就需要在整个四局之中,每一个都获得最高的成绩。

  这并非不可能,仅仅是很麻烦。

  为了避免这个麻烦,他所要做的就十分简单了。

  选择有二。

  强大自己。

  降低对手。

  所以他用这幻陇之局,一举将所有的参赛者都给弄残了。不管他们是在这幻陇之局中受益良多,还是伤了脑子对未来有影响,亦或者直接变成白痴,亦或者磨练自己的智慧与定力……他都不管。反正,那些人没个十天半个月的调养,便是爬都爬不起来的!

  这样一来,接下来几天的大比中,还有谁能参加?他作为唯一的参加者,自然也是唯一有分数品级的人,第一名不是他的,又能是谁的?

  虽然他并不知道,或者并不想去计算,这场幻陇之局会给整个大玉国带来什么,是境界绝上的绝世高手雨后春笋般横空出世,还是大玉国年轻一代被打击的萎靡不振?亦或者出现一两位小小年纪就突破先天之人?

  这一切,他也不会去关心了。

  反正……他要忘忧草。

  如今的忘忧草便是他囊中之物。

  ……

  当陆羽和小阮离开之后,各大家族纷纷冲上会场,将自己家族的子嗣或抗或背,都弄了回去。他们是愤愤然的,然后……也有些尴尬的。

  是啊,这一场大比,才进行一半,所有的选手就都‘挂’了,还他娘的怎么比?

  最是尴尬的就是陛下,他弄出这么多事来,开天辟地的弄出一场这样恢弘的大比,为的自然就是听了某些人的建议,想将这一场大比变成大玉国选拔人才的最主要手段。

  他甚至还做着‘天下人才皆为我用’的春秋大梦。

  但梦做到一半,就被陆羽刺激醒了。

  他如何不怒,如何不气?但总的来说,更多的还是无奈。

  至于这件事到底是不是陆羽故意为之,还是他单纯的只是懒,还是说他很不满意自己的计谋被陆茜给泄露出去,被陛下肆意使用……这都无人得知。

  反正效果嘛……还是很不错的。

  起码他可以畅快的笑,笑得很甜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