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局的短暂和诡异,让大部分人都不明所以,自然也不明白陆羽到底有多强。

  陆羽到底有多强?

  棋之一道,才是他最自信的,比计谋,比修为,比一切的一切,都来的更有自信。

  他只要坐在棋盘之前,他就觉得自己是个神。

  他也确实是!

  幻陇。

  上一世棋局之最,无数当世大智慧者,都因为这棋局差点丢了自己的性命,有些更是心神俱碎,在棋局上吐血,脑子烧成白痴,但依然有无数人乐此不疲,都希望能够参与一局,不管结局如何。

  它是传说中的棋局,被誉为是神灵的棋局,测量人们智慧的极限,他们为了这点,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

  人们就是这么怪,明明知道能够坚持到一个小时的人,少之又少,而能够全身而退的,更是凤毛麟角,但他们却依然想要尝试,为了尝试一次,甚至花费巨大的财力物力。

  这是一个让人无限疯狂的棋局。

  而这个棋局,就是陆羽自己所创。

  L看正N版章/》节o,上酷“匠网¤{

  所以当所有的参赛者全部坐在棋盘前,他们还抱着一分想要胜利的心思。

  毕竟……人不是神,总要出错,一旦出现一丝一毫的错误,他们自信就可以抓住它,并将它转化为‘胜势’!

  但可惜,陆羽真的是神,在这棋盘之侧,他就是神灵。若世间真的有神,下来跟他对弈一局……是输是赢,怕是也真不好说。

  幻陇,从他们坐上棋盘之侧的一刹那,就加入了其中。

  他们的结局,应该都不能算好。

  但陆羽却觉得有些亏了。

  “若在前世,这一局便是千万起价,到了这里,却成了免费大赠送了。”

  撇了撇嘴,陆羽缓缓闭上眼睛,根本不去看其他人的棋局,只伸出手来,指着左侧第一个棋盘,轻声说道:“天元。”

  天元,棋盘中最中心的那个点,也叫天星。

  有言若,天元突破,指的便是能在这天元一点上做出文章来,因为起手若下在这点,便是最弱的一点。

  甚至可以理解成是‘让了开局一子’。

  但若真的以此点‘做活’,以此点突破,便是无法抗拒的局面,所以才叫天元突破。

  但在幻陇中,这天元却没有丝毫礼让的意思。

  下在这里,很简单,陆羽便是神灵,站在整个宇宙的最中间,傲立于最危险的境地,藐视众生。

  棋局开始了。

  仅仅一盏茶的功夫……

  扑通!

  一个人便摔在地上,手脚抽搐,口吐白沫,双眼却瞪得滚圆,直勾勾的看着天空,双瞳无神。

  这样的反应,可是吓坏了很多人。

  当然,参加棋局的人自然无暇他顾,但那些观众,却都被惊得不轻。

  因为这太怪了。

  下棋嘛,又不是动武比拼,怎么可能出现受伤的局面?即便是用力过猛,也最多是耗损了心神罢了,怎么可能有如此反应?

  但……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生死之间有大悲喜,悲喜之间有大伤神,伤神,便能伤了人的本源,远比身体受损来的更加严重。

  而幻陇,就是生死棋!

  “这……这是怎么回事?”

  陛下坐于高台,看到棋局,看到其中的神妙莫测,但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昏厥,并且……显然是心神受损的样子。他一面对那受伤的人担心,因为那都是未来大玉国的栋梁,一面又对棋局充满了好奇,甚至……也想亲自去体验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热闹’。

  “有点……不对头。”回到陛下身边的老臣紧锁眉头的说道:“陛下,老臣仿佛在这棋局之间,看到某种能量的流转……”

  “能量?”陛下道:“莫非那小子在棋局中动了什么手脚?”

  老臣摇头道:“并非如此,那能量很怪异,非正非邪,却有浩然之气,似有似无,却根深蒂固于每一名棋手。这很怪异,也很离奇,让人心悸。”

  “有危险吗?”

  “这……并不清楚,但那股能量仿佛十分公平,不会偏袒棋局中的任何一个人,包括陆大人在内,但就现在所见,那能量的根源却又在陆大人身上……”

  “你这样说,朕越发的不明白了。”

  老臣咬了咬牙,仔细整理了一下思绪,随后说道:“陛下可知天地间有神降之术?尤其佛门,有一种叫做佛光普照的能量?”

  陛下点头道:“这个自然知晓,听所每一种都是神迹,并非人力所能左右,其威能便是大慈悲大历练。”

  老臣苦笑一声道:“只怕……如今这棋局上,只有大历练,却没有大慈悲了。”

  棋局依然在继续。

  就在陛下同老臣说话的同时,又有三名棋手倒了下去,各种凄惨。

  陛下眼角一阵抽动,赶忙说道:“不管是不是历练,若长此下去,怕是一局棋还没完,朕这些青年才俊可就都被烧坏了脑子,成了一群白痴了!”

  他想要制止。

  仅仅这一会的功夫,陛下已经知道了陆羽棋艺的境界,若要品评,自然是最高的分值。

  其实也没有什么再比下去的意义了。

  可正当他要说话的时候,那名老臣却制止了他。

  “陛下,万万不可!”

  陛下皱眉道:“难不成要让朕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们受苦?这个该死的陆羽,做事真的没一点分寸,朕已经知道他的厉害,便应该收手才是,怎么还变本加厉起来了……”

  老臣道:“并非如此!”

  他转头看向棋局,尤其是棋局中的人,叹了口气,沉声道:“其实……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离开棋局的能力,只要松开手,放开棋子,便能从这棋局中挣脱出来。但他们却都在坚持。恐怕……他们此时已经知道这棋局对他们的意义所在了。”

  陛下疑惑道:“莫非……还有好处?”

  老臣拱手道:“若非老臣年迈,心神实在经不住这番震荡,老臣倒真想马上冲过去,找一个棋盘,好好体会一下。但即便老臣未能亲身体会,也能从那奇异的能量中感受到巨大的裨益。那是一种磨练,公平,且残忍。但若能在这场历练中幸存下来,必定会突破以往,不管是心神还是修为,都能到达一个崭新的高度,这……却真的是难得的机遇。他们同样知道,所以才这样苦苦坚持,即便他们知道自己的结局有可能是变成白痴,但面对这种挑战和机遇,他们真的不会忍心放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