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拿回来?

  因为危险。

  如果这箭,是瞄准了陛下的……

  没有人敢想象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无声无息,绝杀之箭!

  在此物的面前,人们只能感受到恐惧。

  一种……冰冷,无声,刺骨,无名……的恐惧。

  甚至那一箭刚刚射完的时候,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它的威力,自然谈不上恐惧。

  但只要之后稍微细想一下……他们每个人都被惊得心跳漏跳的半拍,汗流夹背。

  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就是在快乐了一天之后,躺在床上,突然意识到……自己终将死去。

  那是死神在你背后喘息的声音,那是时间在为你的生命鸣响长笛。

  陛下的眼角抽动了几下,随后故作淡定道:“朕的这位公主可真是胡闹,明明是朕送给她的,怎么可以随意转送别人?哎……算了,朕也不想计较什么,就把那龙啸拿回来吧,至于陆羽那孩子……随便给点补偿好了。”

  P酷q=匠&#网首*发:R

  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陛下也有面子,心中也少了担忧。

  那名老臣会意,原本打算在大比结束后再去要,但总觉得夜长梦多,所以还在大家没有从之前的震惊中回过味来的时候,他就率先走下看台,来到了陆羽身边。

  “可是陆家公子,陆羽?”

  陆羽看着那名面色和蔼的老者,心中忍不住嘀咕,能够一步一个脚印做到天子近臣的,可没有一个好相与的,他们笑得越开心,越和蔼,证明他们的城府就越深。

  陆羽拱手道:“正是小子。”

  “呵呵,”那老臣轻声一笑道:“陆大人何故如此自称?你可是御赐从四品工部官员,‘小子’二字便不要再讲了。陆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

  陆羽笑道:“这……就不用了吧,有什么话还请大人直说。”

  “这样啊……那好吧,”老臣道:“陆大人手中之物,可是龙啸弓?”

  陆羽愣了一下,皱了下眉头,随后苦笑道:“大人何故明知故问?龙啸自然是龙啸,如今大人前来,怕是不只想问问它叫什么吧?莫非大人想要代替陛下将它拿回去?”

  “哈哈!”老臣一听,心中便是一惊,就马上用一阵大笑来打破自己的尴尬,随后赞叹道:“世人皆称陆家公子愚昧蠢笨,靠着自己的姐姐胡作非为,老夫今日得见,才知人言不可信。陆大人当真世间才俊!既然明人不说暗话,那老夫也就得罪了,此物……确实不适合陆大人再行拥有,还是交还给皇家,也免去皇家的担心,对此,陛下会补偿你的。”

  陆羽撇了撇嘴,说道:“切,没点城府……算了,想要回去就要回去吧,原本只想用它来参加大比的,如今大比第二目已经结束,要它来也是无用,拿走便是。”

  老臣也不矫情,尴尬笑着伸手从小阮手中接过,感叹道:“得罪了。”

  掂了掂手中龙啸,又忍不住说道:“老夫之前所言没有半点虚假,陛下应承大人的好处,只要陆大人说出……但凡不太过分,陛下便一定会应允的。”

  他其实也不太好意思,众目睽睽之下……拉出的屎往回坐,这种事情任谁都有些抹不开面子。

  陆羽挠了挠头道:“这个啊,我暂时还没有想到,等想到了之后再告诉你们,怎么样?”

  “既然这样……那便如此吧。”

  老臣不明白为什么陆羽没有马上提出来,这虽然是个没有期限的承诺,但真的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陆羽道:“那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下去了,这活动一下,身子还真是乏的厉害。”

  说完,便真的转身离去。

  他就是这个性子,说走,就是真走,一般都不给人再说话的机会。

  可却在此时……

  “等等!!”

  一生大吼,把在场七千多人都吓了一跳,抻着脖子往那边猛看。

  一瞧,原来是廉髌。

  只是此时廉髌的表情却有些不一样。

  他面红耳赤脖子粗,呼吸略重,吐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热浪,直勾勾的盯着陆羽,好似饥渴的几十年的老色狼看到一个扒光了衣服的俊美二八年华的女子躺在自己面前,还劈着腿。

  这可把陆羽吓得不行,赶忙向后退了几步,颤声警惕道:“你……你个老东西想要干什么?!”

  “终于……让老夫抓到你了!”

  廉髌呼吸如热浪,一步一个脚印,缓慢向陆羽靠近,双臂下垂,明细是前扑熊抱的‘起手式’。

  “临江城的时候,因为师兄的欲擒故纵,老夫失去了一次机会。”

  又迈前一步。

  “天灾来临之时,因为信德王的指派,老夫险些又忽视了你的存在。”

  再前一步。

  “赈灾过程中,临江陆家一揽狂澜,老夫心知要与你错失,但却也没有轻言放弃,但终究还是错过了。”

  更前一步。

  “你来京城了?很好,老夫使尽气力,丢尽脸皮,却还是没能从陛下手中将你讨要出来,这便是老夫的第四次失败。”

  最后一步,他已经站在了陆羽的面前,居高临下的,露着邪恶笑意的看着他。

  “但今天,你真的不应该来,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执着?非要参加这次大比?以你的能力和手段,又哪里需要这大比的衬托?只要你希望,明日你便能名扬千里!只可惜你还是来了,便老老实实的落在老夫手里好了……放心,别反抗,老夫不会弄疼你的!”

  这话,就越说越邪恶了。

  蓝大将军对于自己这个‘死对头’,又像是‘至交好友’的存在,廉髌,对他的表现十分好奇,也十分惊讶,因为他从未见过这家伙是这样一番模样过。

  但转念一想,他也想到了某种可能。

  记得……仿佛听到家中的侍女小声议论过,说是蓝紫依在外面认识了一个朋友,还抢了她的宿舍,她非但没有发火,还老老实实的回到家里,而在那之后,她就‘觉醒’了那种让蓝大将军都激动莫名的神力。

  如此一想,蓝紫依交往最多的两个人,一个是第一公主,算是对手,另一个,就是一个神秘的小子,虽然之前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但如今一再推算,却还是能勉强的将两个人影结合在一起。

  ‘神秘小子’和陆羽。

  这仅仅是假设。

  但却是一个值得付出一切的假设。

  所以……他行动了。

  当廉髌的手距离陆羽的脸庞只有不足一尺距离的时候……

  “你这老货要作甚?!”

  蓝大将军猛地一脚飞来,不顾高官形象,一鞋底正好踹在廉髌的脸颊上,后者整个飞了出去,在地上弹跳了好几下,才堪堪停下。

  廉髌被踹蒙了。

  多少年两人明里暗里明争暗斗,但从来没动过手。

  如今却出手了,还是可耻的偷袭!

  “你他娘的才是要做什么?!踢老子?!”

  廉髌一个筋斗爬了起来,对蓝大将军是怒目而视。

  “看看你的样子,你是要招人还是抢人?大玉国军方的脸,都被你这老混蛋给丢光了!”

  蓝大将军骂了一句,转头又对陆羽说道:“陆公子不要害怕,这老货,老夫替你治治他!而且……陆公子是工部的从四品官员?当真是年少有为,但那工部终究不是磨练的好地方,陆公子还是来北疆,老夫保证不出十年,在这大玉国众多将军之中,必定有你一席之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