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老狐狸……”

  陆羽在一旁看着,然后苦笑起来。

  “小茜啊小茜,这道行倒还是浅薄了些,那些老狐狸的话也是能信的?呵,不过他们还真是不要脸到了一定的境界了,确实也值得佩服。”

  场中的陆茜也是懵了。

  呆呆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才略显惊慌的说道:“你们……你们刚才明明是说假设的,让我选择其中之一,还说是为了你们那些……”

  “哎呀,”廉髌老将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贼兮兮的笑道:“陆乡君这么说就没什么意思了。假设?呵呵,抱歉,军营之中,只有是和不是,只有服从和抗命,却从来没有假设的。最重要的只是你最后一句话罢了,你同意了,并要加入我们东大营……陛下也在这里,你不能否认的,要不然……便要军法处置了,抱歉,老夫知道这种办法有些可耻,但请陆乡君也体谅老夫的无奈,正如老夫所说,你是现在年轻一代中的矫楚,甚至是他们的风向标,你的选择,对他们来说意味着太多。哎……这十数年来,很久没有大规模的战事了,人们仿佛早就忘记了在我们大玉国旁边那些虎视眈眈的,一点也不比我们弱小的大国存在。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加入书院,春风细雨楼,却很少有喜欢或者主动加入军营的了,这仿佛是一种必然,和平之后的必然,人们开始追求长生,追求仙道,而忘记了大玉国最根本的东西,荣誉!所以老夫必须要用尽一切办法把你骗过来,即便面对千夫所指,老夫也一人承担。”

  陆茜疑惑道:“那……为什么是我?”

  廉髌沉声道:“因为老夫也想让陛下做出决断!陛下也变了,所以才要去搞什么国子监。军方想要振兴,不光需要你,也需要陛下的授意。而你能否加入进来,全在陛下的一念之间,老夫斗胆,也在试探一下陛下的决心。”

  陆茜眯着眼睛思索一阵,随后道:“你这个赌注很大。”

  “是的,老夫已经堵上了自己的前程,还有身家性命。”

  “这个决定……是你临时做的?就在方才想起来的?”

  廉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有这样的想法,却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如今你的出现,却是在合适不过了。”

  陆茜叹了口气,她总算知道自己是怎么被骗的了。

  她之前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然后,加入了那个奇怪的组织,成为了一名女杀手,多方历练之后,她应该成长了,但还是太短太快了。所以稚嫩,所以被骗,所以……她也从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么重大的意义,如此的重要。

  她一个人,可以左右的事情其实已经远超她自己的想象了,这对于她来说还有些新鲜,有些无从适应。

  但……

  她也能够做出自己的决定,因为她并不是个太过倔强的人,而是一个足够聪明的人。

  “好吧,东大营就东大营,难得你这样一个老爷爷可以这样无所不用其极的让我过去,如果再矫情的话,倒显得我有些没理了,我不喜欢自己站在没道理那一方,所以……还是你站在那边好了,我是无奈,而你是众人所指,这才对,这样很好。”

  廉髌一听,便高兴起来。

  他知道其实如果陆茜硬要胡搅蛮缠的话,他自己也没什么办法,但对方没有,而是同意了。

  这证明他的面子是足够的,一张老脸也没有白丢。

  之前说的话,是蒙骗陆茜的,但之后说得话,却是真心。

  真心换真心,便是足矣。

  陆茜答应下来,陆羽也松了口气。

  其实他也挺害怕陆茜会不选择,或者选择蓝大将军那里。

  总的来说,虽然把一切都搞的那么乱,但结局却是好的,陛下虽然有些‘苦’,但也默认了这一切,他也期待陆茜的成长,毕竟在他认为,宫墙之内也需要她拥有绝高修为才能必保不失的。

  至于其他或者受伤或者狼狈的人,自然也不会表示什么,陛下都没有说话,他们能有什么资格?

  所以陆茜走了,轻飘飘的走了,再次留下一段传奇,然后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不知道在哪里换了套衣服,又回到了陆羽的身边,只不过这次她显得有些尴尬。

  心中的不满发泄完了,冷静了,就只剩下惶恐。

  “怎么不说话了?”陆羽眉头挑着,阴阳怪气的问着。

  陆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马上低下,小声说道:“我……我知道错了……”

  “这么快就承认错误了?”陆羽表现的很惊讶。

  “要杀要刮随你好了,你不要这样逗我好不好?”

  陆茜还是有些委屈。

  陆羽叹了口气,真心问道:“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看S正e版Iu章ax节d+上X酷匠e网h

  “我……”

  “哎,算了,”陆羽不等她说完,就摆了摆手道:“你们女人的心事,我是真心不懂,我真的不想懂,你这次胡闹的事就算了。我不准备惩罚。不过你这次的选择……”

  陆茜正惊喜,听到‘不过’二字,又紧张起来,赶忙问道:“不过怎样?难道……我选错了?”

  陆羽哈哈一笑道:“当然没有错,你选择的很多,东大营……便是东大营。这个正确是值得嘉奖的,我也会给你奖赏的。”

  “奖赏?!”

  陆茜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从惩罚到奖赏,这其中的差距可是很大。

  所以她自然兴奋。

  可……

  陆羽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转过头来皱着眉头道:“你知不知道那枚丝舞是可以救命的?我倒是差点忘记了,那东西你要怎么赔?”

  “呃……”

  陆茜一头黑线,愣了一下,就赶忙撒娇道:“不过就是一件小小的武器嘛,而且……而且我只是不小心捡到了而已,这总不能让我赔吧?你……你再做几个就好了嘛。”

  “嘘!”

  一句话把陆羽吓得够呛,赶忙小声道:“那东西不是我做的,记住喽!是捡来的,是从遗迹中翻到的!”

  “哦……我知道了……”

  “小丫头,嘴上没个把门的……再说了,那东西是说做就能做出来的?一年呐!一年的时间才能做出来一个,你就这么用了?再说你偷偷闷雷就好了,犯不着非要丝舞啊……真是的,还准备留着当作压箱底的宝贝呐。”

  陆羽原本就打算留下一个。

  等那位工部侍郎大人忍不住把陆羽‘送’去那枚丝舞‘实验’掉之后,再拿出来,便是奇货可居,能卖个好价钱,或者换取更大的利益,但如今却是没有了。

  利益和价钱……反倒是让他们给赚去了。

  因为从今日开始,所有人都会知道丝舞的强大和珍贵了,而他们还有一枚……

  陆羽一边郁闷的说着,一边站起身,向前慢慢走去。

  场地想要恢复,其实也用不了多长的时间,不足半个时辰便可。

  而下一个需要出场的,就正是他了。

  对于陆羽,在场所有人的好奇多过期待。

  只有极少数的人,觉得陆羽身上藏着太多的秘密。

  仅仅一次都城大比,就引出陆羽身上‘天书’,‘神医’两种让人无法抗拒的东西,那接下来呐?他又会给人们带来怎样的惊喜?

  但事实上,惊喜真的算不上,惊讶倒是有一些。

  因为步入场中的陆羽,身后还跟着小阮。

  这是唯一一次,有大比选手还要带着别人一起上场的。

  非但如此,甚至陆羽用来大比的家什都被小阮拿在手里。

  龙啸!

  它太好认了,便是那龙头雕首一经出现,人们就已经惊呼出它的名字。这把原本只属于第一公主殿下的长弓,怎么就会出现在一个小屁孩的手上,这原本就值得人惊讶。

  而接下来,陆羽仿佛要将‘惊讶世人’进行到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薯说:

  原本应该在今天更了这章,但……晚了,超过11点了,所以被自动放到早上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