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髌大声道:“北疆有什么好?苦寒,干燥,我们陆乡君娇滴滴的大美人,若是到了那种地方,几天风吹沙扑,怕是她再天生丽质,也经不住这种折磨……老蓝你这个家伙到底是安得什么心?是怕人家陆乡君再有几年便抢了你们家蓝紫依的美人名头,折了你的面子,所以才想出这么个阴险的损招?哼!怪不得说你们读书人就是一肚子坏水,书生不掌兵,怎么让你个损种钻了空子?!”

  蓝大将军差点被气死。

  首先是廉髌在军方本就矮了他三等,见面需敬礼,却被人称作‘老蓝’,更称作‘损种’,如何不气?

  其次,蓝大将军早年读书,因在书中领悟武学一道,才弃文从武,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的高度,但骨子里难免书生气息,也是他最不想提及,如今被一语道出,如何不气?

  最后,也是最让他生气的,廉髌竟然好死不死的又说蓝紫依的事!蓝紫依是蓝家未来的希望,被整个家族所倚重,这种底牌是不应该被暴露出来的。但既然暴露了,她就应该取得应有的成绩,起码她的力量,确实是让人胆寒敬畏的。可是……她却在大比之前的表演中就损耗过多,如今还在床上老实躺着那,吃喝拉撒都需要专人照料。

  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叫蓝大将军如何不气?

  三个‘气’捏在一起,蓝大将军没有被气死,却气的想杀人!

  还好他骨子里面有书生成分,所以还能‘说话’。

  “廉髌,你别不知好歹,之前花千树被你抢去了东大营,已经算是国之损失,如今又来抢陆乡君?老夫倒要问问你到底是何居心,难不成你是帝国奸细,故意打消我们大玉国战力?!”

  他也会扣高帽子的,只是平时不屑于使用,真用起来,言简意骇,直接要勾出陛下猜忌之心,可谓是诛心之言。

  廉髌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大声道:“哎呀!你这书生还真是无耻,还能说出这种话来啊?陆乡君才多大?还是女子,能加入艰苦的军旅生活就已经很难得了,你还要让她加入你们北疆?她强大,但真正强大的是她的未来。你这样就是要撇弃她的未来,将她的现在压在生死的赌局之上,你不觉得这样做是很残忍的事?不管她曾经做过什么,拥有怎么样的地位怎么样的传奇,但终究是十岁出头的小丫头啊!”

  “哼!”蓝大将军道:“正因为她现在还小,若不是趁现在磨练,到时候她的天赋就会随着安逸的生活而打磨待尽,你难道也想看到这样?”

  “好了好了!”

  正当两位将军各说各有理,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陆茜大声喊了一句。

  这下终于让两名大将消停了一些。

  陆茜摆手道:“你们都想让我加入到军营里面去,但我真的不想去,为什么……你们说话的意思,就好像我必须在你们之中选择一个呐?无论是北疆还是东大营,我都不想去,不想去!”

  她这样一喊,倒是让两名将军错愕了起来,同时说道:“你不想参军?”

  “当然不想,凭什么要想?军方有什么好的?地位?权势?还是金钱?我陆茜缺少哪个?为什么要参军,那种地方哪里适合女孩子了?”

  K1更新(最D快上G~酷B?匠网

  “这……”

  两名将军互相看了看,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尴尬。

  他们从未想过,会有人拒绝他们的邀请。

  因为这里是大玉国。

  因为北疆和东大营就是大玉国最重要的军队。

  他们有些不知所措,也突然不知道自己能够说什么了。

  最后两人置气起来,转过头来同时问道:“若陆乡君你必须加入一方,仅仅是假设,你是想要加入北疆,还是东大营?”

  陆茜皱眉道:“这种假设有什么意义吗?”

  “当然有!”两人异口同声。

  廉髌说道:“老夫的年龄可以当你的爷爷了,但今天老夫便放下身段来求你,若是两者选其一,你要选择哪个?”

  蓝大将军没有说话,但显然也是这个意思。

  陆茜叹了口气道:“这……很麻烦的,不管我选择哪一个,不是就肯定得罪了另一个?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为什么要来做?”

  “你放心!”蓝大将军说道:“不会有任何麻烦,老夫用人格向你保证,只要你做出选择即可。我们所求不过是一个心安,只要你做出选择,我和老廉都倾尽所能实现你一个愿望,不要有负担,反而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呐?”

  陆茜低头思索了一下,随后道:“哦,原来你们两个就是想分出个胜负?看看到底是北疆吸引人,还是东大营吸引人?”

  蓝大将军和廉髌同时用力点着头。

  廉髌说道:“我们两个虽然级别相差甚多,但终究是斗了一辈子。你的选择,是具有重大意义的一次比拼,你们在大比,其实我们两个也在参加这场大比。不管是北疆还是东大营,都耗尽了我们所有的精力和生命,之前是,现在是,未来也一定是,我们不忍心看着它输掉,因为那意味着我们人生的失败,我们为之努力奋斗的,也终将失败。所以你的选择很重要,即便我输了,你选择了北疆,那终究也是一种答案,我需要这个答案,我相信老蓝他也需要这个答案。陆乡君,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一个人,而是代表了整个大玉国最优秀的一群青年才俊,我们需要你们的心,这将会让我们正确的改变。这真的很重要,比你想象中的还要重要,所以……算老夫求你,便做出一个选择,好吗?”

  这些话,当真让陆茜心动了。

  廉髌老了,两鬓斑白,紧锁着眉头,用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对她说了这么多话……陆茜不是铁石心肠。

  她叹了口气,认真的思考起来。若是两个军队必须选择一个的话……那她应该选哪个?

  思来想去,她想起了陆羽之前臭不要脸说出的话。

  ‘自然是东大营。’

  陆茜不知道陆羽为什么有这个选择,说不定是因为怕死,说不定是因为清闲,说不定是一些其他什么原因。

  反正……陆羽从未错过。

  陆茜如此的相信,所以,她也是如此的选择。

  “那我选择东大营好了。”

  一句话,两名将军又互相对视一眼。

  然后……

  他们的表情开始变化。

  蓝大将军的表情无比的懊恼,悔恨,甚至愁苦的想要落泪,还忍不住挥舞起拳头砸了砸自己的大腿。

  反观廉髌,却是惊喜的近乎雀跃,眉毛也开了,脸后槽牙都带着笑。

  甚至欢喜的如同一个孩子。

  陆茜愣住了,皱了皱眉头,总觉得……这两个老家伙的反应有些大了,并在心中升起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

  廉髌突然转过头来,高兴完了,就一脸严肃,却忍不住笑的对陆茜说道:“陆乡君,东大营欢迎你的到来。”

  “什么?!”

  陆茜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用手抠了抠,又问道:“你说什么?”

  廉髌笑道:“陆乡君可以亲自去问问陛下,这大比会场……可曾有过‘假设’,这入军之事,可曾有过‘如果’?倒是你亲口所说的‘选择东大营’,所有人都听的清楚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