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蓝紫依将手一伸……

  也不知道数千名观众,她怎么就能看到躲在最后面的陆羽的,反正她看到了,并且把手指了过来,直勾勾的对准了陆羽。

  陆羽疯了。

  第一时间就想跑。

  但……他没有想到周围的人是何等的无耻,见蓝紫依指过来,仿佛谁都不敢跟廉髌碰上,或者对上眼,于是……蜂拥而去。

  原本就不太紧的地方,一下子变得更加宽敞,独独把陆羽给漏了出来,十分的明显。

  没办法,谁让之前他就是众人的焦点?

  大家还在为那本六道天书的下落而苦苦逼问他,倒是让他连跑路的机会都没有了。

  面对这种状况,众人的表现也不一而同。

  比如小阮,她竟然可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在陆羽耳边小声说道:“当初你就不应该招惹她的。”

  里面不免带着一股酸意。

  这很矛盾的,她对于陆家二小姐对陆羽做的事情一点都不紧张,更不会吃醋,反而对于一个并没有跟陆羽有什么事情的女人吃醋,这真的有些怪异。

  但又是人之常情。

  这里面最大的原因……就是‘可能性’,其实想深一些就能明白,二小姐即便跟陆羽做过什么,她永远也只能是陆家二小姐,而不会成为陆羽的妻子,但蓝紫依不同,她真的有这个机会。

  所以小阮怕的其实不是陆羽怎么样,而是他被抢走。

  陆茜的反应更不同。

  她呆呆的转头看了陆羽一眼,随后摸着下巴说道:“这个女人……还真是好不要脸,小羽你发善心给了她些好处,她竟然还依仗起你来了,如今这种局面,居然还想着让你去救场,难不成她就不怕你根本救不了,反倒把你自己也扔进去吗?这种女人是真讨厌啊。”

  她这样一说,仿佛也对,仿佛也应当应分,但小阮却抬起头看着她,表情怪异而易懂。

  ‘你这个家伙也有脸说这种话吗?!’

  陆茜哼了一声道:“小阮,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没……没什么,只不过是看到了一种新境界。”

  小阮无所谓的说着。

  Y更)~新5最:X快上.l酷匠√网/

  “什么新境界?”陆茜好奇的问着。

  小阮想了一下,随后说道:“不要脸的新境界。”

  “哦!”陆茜仿佛明白了,便说道:“你说那个蓝紫依吧?嗯,那个狐狸精,果然是不要脸到极致了!哼,小羽,你不要管她,任她自生自灭好了,原本就是她惹出来的麻烦,犯不着为了她承担这样的风险,再说,我看那个小子绝对是要死透的,那一个多月我见过很多那样的人,真的是没有办法救的。”

  小阮憋着笑,没有说什么。

  陆羽也是眼角一阵抽动,既然陆茜听不出,那他也不会说什么,而且……自己的姐姐不要脸,对自己又有什么的?在他看来,这是可爱。

  陆羽转头看了一眼场中,随后叹了口气道:“罢了。”

  “罢了?”

  陆茜眉头一抖,沉声道:“小羽,你可要想清楚啊!”

  陆羽苦笑一声道:“我怎么想……现在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关键是那个老头子怎么想……哎,当初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如此情境下,跟他再次见面。”

  陆羽和廉髌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汉江之上,陆羽抓了一条鱼,又给放了。正如他抓住了两个老头的心,却又给松了。

  只不过鱼跑了不会再回来,心勾过来了……便是撵也撵不走了。

  廉髌看了一眼陆羽,随后便是一惊。只一眼,他就知道蓝紫依说的一定就是这个小子,没有理由,便是这样笃定。

  “是你?好啊,你小子可算是露头了!”

  廉髌眼睛一亮,几个跳跃便到了陆羽的面前,凑近了他沉声说道:“不管老夫平时对你如何,但老夫从未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如今……老夫求你,只要你有一线希望……可以救得老夫的侄子,老夫愿意倾注一切!”

  他没有说太多的承诺,但只一句‘倾注一切’,便是足够了,这代表着廉髌的所有。

  陆羽叹了口气,然后,又叹了口气。

  他站起身,望着下面的会场,随后说道:“这件事……我试试吧。不知道你对我哪来的信心,但我总会试试的。一方面,黄泉这个人虽然我不了解,但他的名字我很喜欢……而最主要的,蓝紫依是我的朋友,她惹出了麻烦,我自然不会不管不问的,所以……放心吧,我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但我会尽力而为的。”

  陆羽的话,无异于‘一线希望’,廉髌一脸激动,甚至眼中都多出了一丝泪水。

  但当陆羽跟着廉髌一起走到比武场地上,站在看起来已经生机全无的,依旧半跪在那里,面带微笑,却双眼空洞的黄泉时,在场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起来,并且不理解。

  陛下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这种伤势……可有治愈的希望?”

  他身边已经无人,唯一的四影卫也已经到了场地中去,仿佛陛下是对着空气说话。

  但……

  “陛下,莫说是治愈,便是延长寿命也是不可能,即便……一日。”

  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就仿佛是空气本身会说话一样。

  是的。

  陛下身边永远跟着四影卫。而四影卫是四个人,从不缺失一名,即便看起来……只有一名而已。

  陛下疑惑道:“真的没有希望?黄泉明明未曾马上死去……”

  那名四影卫说道:“陛下,若他受到致命伤,立即毙命,反而有一线生机。因为但凡瞬间毙命的情况,往往是因为身体一项功能缺失,只要及时补救就能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即便……传说中有一种药,便是人被砍了脑袋,只要血不流尽,只要身体还温热,便能将人命救回。但黄泉的情况却比断头更加困难,那是必死之局。”

  “哦?比断头还严重?”

  陛下明显对这种说法不是太理解。

  那名四影卫说道:“普通人身体最重要的便是血脉,血贯通而续命,断则去命。所以诸病皆因血脉,或堵或断。即便断头,其实也是断了血脉,所以人才不能活。但修炼者却不然,最重要的却是经脉,经脉与血脉最大的区别,便是经脉可续,经脉可离体而存,换言之,即便人头落地,只要内息强劲,一道经脉可依然贯通头身,那便不会死,起码还有一线生机,只要及时将经脉连接,便可活命。传说有大威能者甚至可以‘存神入脉’,身体毁灭,只要经脉不断,便可以生存下去。”

  陛下皱了皱眉头,他虽然也是修炼者,但还是将信将疑。

  “这么说来,黄泉其实是经脉断了?”

  四影卫叹了口气道:“实在可惜,但也因此发现蓝紫依所厚积薄发的实力,陛下也不必难过。黄泉一生修为全在中庸自然之道,便以丹田为本,是为‘天地根’。他一生武学又都在一双手上,经脉之错综复杂并非凡人所能理解。如今……他双臂已断,层层碎裂,无修复机会,让他断了武学根本,失了皮囊之利。丹田被毁,彻底断了内息,便如牙帐崩塌,全盘皆毁,这让他断了生机,没有一丝续断的可能,算是内亡。如此外破内亡,便可以说是死的通透,再无一丝生存希望,远比断头要来的严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