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黄泉知道。

  剑十三也知道。

  剑十三的表情有些痛苦,可随即便释然。

  轻轻一笑,收回长剑,风轻云淡的说道:“是我输了,我确实忘记了,这片乌云遮住了你,却也遮住了我。”

  剑,终究双刃。

  他此生成也在极致,败同样在极致。

  幻剑十三,无人堪破,因为没人知道那真身到底出现在哪里。

  可黄泉却知道,因为他知道剑十三是个极致的人,既然极致,一招剑招便会使出最强的那种选择。

  所以身后那个,必然是真的。

  这是在赌?不,黄泉不是在赌,他真的清楚。

  幻剑十三,迷离是它最强处,但太过极致,却又变得脆弱不堪。

  ‘太过用力了。’

  若陆羽来评价,便只是这一句。

  ……

  此一战,虽然绝大部分的人都看不懂,但不代表这场比武不精彩,甚至可以说是十数年以来最巅峰的一场年轻一代的对决。

  但……在场却有一部分人没去看这场比斗。

  因为他们正竖着耳朵,身子微微前倾,忍不住听陆羽的下文。

  其中自然包括陆茜。

  “我的天呐!原来你之前到过的村子,就是那个什么……桃源村?”

  陆羽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当时也如你一般惊讶。当时放在我面前的,自然有两个选择,直接问,或者隐藏探索。我自然选择前者。当我把自己心中疑问和所有判断说过那村长听的时候,他当时的表情……我甚至无法找出一个合适的词汇去形容。简单来说,他就是在看着一个白痴。

  ‘数百年,不知多少人,我们都苦寻一条出去的道路,而你却自己往里跑?’

  原来……他们热情招待,将我当成家人般对待,竟然是因为他们觉得我肯定会成为他们的家人。

  因为我无法离开了。

  我也确实无法离开了……”

  陆羽苦笑一声,继续道:“永生,是一种诅咒,如果你被困在一个小村庄中,永远无法出去的话。

  这世上事,就是这么奇怪,若生的艰难,人生苦短,人们反而会委身一个小小的村落,成长,终老。但若拥有了无限的生命,他们反而会无比痛苦,也许……这就叫‘樊笼’。

  之前一个多月,我从未认为生活是如此的漫长与艰难,在寻找桃源村的过程中,我没有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时间的流逝,甚至觉得它太快了。

  但在我发现我身处的就是桃源村,并且我没有走出去的希望时,我……终于体会到了一个词汇,度日如年。

  时间在指间流逝,如沙。但在那里,时间是从手指缝中挤出去,如泥。

  仅仅十日,我便什么都不想去追寻,我只想出去,但随后我发现,出去这件事却变成最难。”

  陆茜低头思索了一会,随后问道:“你说你见了一块石头,就知道那里是桃源村了?那到底是一块怎样的石头?”

  “你见过夜明珠吗?”陆羽问。

  “自然见过。”陆茜理所当然的回答。

  陆羽笑道:“当夜明珠在白日亮起,当天空的烈阳都没有它来的耀眼时,你见的就肯定是它。”

  “哇,那该是一块多么美丽的石头啊!”

  “更像诅咒。”

  陆羽长叹一声,随后又苦笑一声道:“因为有那块石头在,一个村子的人,曾经不认识的人,身处不同时代的人,都只能被困在那里,过着清贫的生活,无趣的日子,试图等待死亡的来临,却发现死亡早已离他们远去。所以……他们难免生出一些邪恶的念头,比如……期待着某个倒霉鬼会进入到这里来。

  所以,才有了传说,所以,才有了我的霉运。

  但不可否认的是,那块石头真美,而且很坚固,起码我尝试了一切手段,都没能将它破坏掉。

  我绝望了。

  但也终于释然了,在那里度过了整整三个年头,我平静了,跟所有村民一样,过着平淡的生活,等着偶尔进入的突如其来的调剂,那样会让我们拥有几天的新鲜故事,外面的人和事,但可惜,也仅仅有几天而已。

  所以释然,所以……解脱。可就在我刚刚适应了平静之后,仿佛天地非要跟我开个玩笑一样……

  那一年,我娶了一名妻子,她之前跟过六七个男人,有的分开了,有的自己把自己逼疯了,有的……死了。她像是寡妇,也有些不像,但对我真的很不错。

  只可惜她一直都没有怀孕,我也真的努力了,那更像是一场艰苦的战斗,即便胜利的希望很渺茫,我自然也不想放弃。

  然后……它来了。

  不是人,不是猛兽,但远比他们要恐怖的多,平淡的多。

  是天气。

  气温在短短两个月中降了数倍,冻死了一切作物牲口,还有人。

  那种寒冷我至今都无法忘记,一口唾沫吐出去,会在地上砸出一个响。它化作了一块冰晶。当然,没人会愿意吐口水,也没人有口水可吐了。

  干,什么都是那么的干!

  冻死在屋子的人,只剩下一具枯骨和一层坚硬的皮。

  大部分人都是在睡梦中死去的,人会变得很困,然后睡过去,然后……再也醒不过来。

  村长死了,尸体镶在了路上,几个壮汉费了半天的功夫才把他抠出来。

  村民开始死了,一个个的,最开始的时候人们还会发丧,到后来就不会了,因为真的不会变臭。

  再到后来……我妻子也死了,死在我的怀里,脸上有些解脱,我不知道,也看不清,因为她的脸早已被寒风抽干了,裂着无数的血口,红红的,却没有血液流出。

  我想……我也应该死了。

  所以我想要换种方法死,等我到了那个世界见到我的妻子,我好告诉她一句……老子不是冻死的。

  现在想来……呵,我应该没办法跟她见面了,她一定在天上,而我必然在地下,若世间没有炼狱,我想我曾经所做的,也能造就出一个炼狱了。

  所以我选择了自己的死法,跑到村子的中心,找到那颗美丽的石头,然后……一头撞上去。

  它那么坚硬,我应该会被撞得头破血流……不,血肯定不会流出来了,但头破了,人也会死的。

  但兴许是我没力气了,兴许是我还不想死,反正我没有被撞死,而是晕过去了。

  我应该会被冻死了。

  可是我却醒了。

  真的没办法知道到底是过了多长时间,反正……醒来的时候整个村子就只剩下我一个活人,一切都笼罩在一片白晶之中。我知道那是水凝结成的,但却没有办法喝上一口,很渴,也真的很气愤。

  因为只有面前的那块发光的石头,还在不停的……散发着毫无暖意的,惨白的比烈日还光辉的光!

  所以我又撞了上去,不是为了自杀,而是单纯的想要毁灭它。而我全身最坚硬的地方,应该是我的头。

  但这只是愤怒,我自己知道,或死或昏,应该没有其他结局。

  但真有!

  石头碎了,一头撞碎的,发光的碎片散落了一地。光芒仿佛也怕寒冷,冻得黯淡,最后熄灭,便成了没有一丝华彩的普通石头。

  而石头中,却依然有光亮的存在。

  就是那白光!凄厉,冰寒,毫无感情,静静的悬浮在空中……明明很低,却好似傲视着整个世界。”

  #*酷?V匠网@》永久R免J费X◎看=小/"说。8

  “那……那是什么?!”

  “刀!双刀,无柄,后带两条透明丝线。悬空而静,纹丝不动……”

  陆羽看着天空,随后长叹了一声,咧嘴一笑,说道:“你知道我在看到那双刀时候的惊喜吗?”

  陆茜疑惑道:“惊喜?”

  “因为……那可是刀啊,刀啊,就是能捅死的人。我终于能死了,不是吗?”

  “这……”陆茜的眼角抽动了几下。

  连带着周围所有的人,都同时倒吸口凉气。

  越来越多的人听陆羽在讲着那种稀奇古怪的故事,很多人原本厌恶他扰乱会场的人,也都沉下心听着,跟着他那羚羊挂角一般的思路,或者狐疑,或者高兴,或者淡然而笑,或者惊心动魄。尤其那‘妻子’的死亡,不知让多少人心中一动,暗自想着回到家后要好好疼爱一下自己的结发夫人。

  尤其最后那个‘求死’,让多少人心寒?

  冷漠的去面对死亡,寻求死亡,远比热切,激动,愤恨的去偶遇死亡,要来的惊心动魄的多得多。

  因为那才是绝望。

  但同时,所有人又有些期颐。毕竟故事的‘主人公’在这里坐着,当然,谁都知道他讲的是故事,并不真的是他这样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屁孩,但……他终究坐在这里,不应该是‘死’。

  很主观的想法。

  陆羽抬起头,轻声说道:“可惜,我说过的,上天……仿佛特别针对我。我没有死,即便那双刀刺穿了我的身体,被我抽出,又割在手上……我却依然没有死,相反,在饥寒交迫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在明明应该死在双刀之下,我却……突然感受到一丝暖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