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有些凉了。”

  场中一片硝烟散尽,一名白衣男子站于场中,没来由的,十分平和,却又让所有人都能听到的,讲出了这样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凉了?

  现在是冬季,应该用‘冷’这个字。

  但周围的看客们,在这一瞬间真的感觉到了‘凉’。

  `J酷匠J网s_永$久T免费看}a小说

  是心凉。

  剑十三,一生只练十三剑。

  十三剑,是他功法的名字,也是他佩剑的名字。

  人们说他的剑光可以刺穿太阳,不是真的刺穿,而是隔绝了世界的那层暖意。

  凉和冷并不相同,冷单纯指温度,艳阳下,依旧寒冷。

  凉却不同,在凉的世界中,没有阳光,人们感受不到哪怕一丝温暖,即便那仅仅是视觉上的。

  是的,天有些凉了。

  因为在他的头顶,无数的剑影遮挡了太阳,将整个平台笼罩进一片灰暗之中。

  人们能看到场地中的人,却只感受到其中的一片凉意。

  剑十三,抛弃家族,摒弃情感,醉心一柄长剑,十三剑招,以二十多个春秋,大玉国年轻一代中论起剑道,却又不能不提起的一个人。

  此时三年藏一剑,再语,便是‘天有些凉’。

  不是天凉了,是整个都城的人心都凉了。

  “此剑,乃真剑,可为国之用。”

  陛下高高的看台,一侧,有一名黑袍人平静的说着,却是最高的评价。虽然不知道剑道高绝跟‘为国之用’到底有什么关联,但他说的话陛下却深以为然。

  因为他是四影卫其一。

  陛下点了点头,有些欣慰道:“看着天下儿郎,何人再敢说大玉衰亡?”

  所有人都不吝赞美之词,来褒奖场中的剑十三,便可见其剑道之途是被所有人钦佩,不管他是否狼藉无形,还是颠破无情,却依然没人说他一句不是,因为‘以剑入道’,这本身就足以让所有人尊敬。

  但同样的,虽然所有人都在为他‘心凉’,也在艳羡尊敬他,但却无人说他此战必胜。

  因为他的对手。

  黄泉。

  黄家,因名讳与‘皇’字同音,便自行更改,成‘廉’字。

  廉家,曾经是个衰落的不能再衰落的家族,便是家族二字都显得多余,因为一家总共六口人,只能算一个家庭。

  但他们去是家族,因为廉家人自认为家族。这,便足够了。

  心是家族,便是家族。

  廉家长子为振兴家族,远赴深山求艺,三十年终回,那时廉价只剩两人,其余人……便都在饥寒交迫中死去。

  廉家长子站于孤坟之前,一泪未滴,却自断双腿,血染长河。

  三年后,他身体恢复如初,从此便叫廉髌。

  又十年,廉家终于成了大家族,他也成了大将军,风光一时无两。

  但……这个风雨摇曳的家族,仿佛就应该轮到它崛起一般。

  出了个廉髌已算是举世闻名,却又……出了个廉泉。

  廉泉生在泉水边,是廉家最没地位的一位小妾,在受到大妇迫害之后,垂死在林中泉水旁,人死了,孩子却生下来了,顺着泉水流淌了一天一夜,直到后知后觉懊悔无比的廉髌赶来,才发现小婴儿还活着,并起名为廉泉。

  廉泉的成长是极为艰难的,但他就这样长大了。求师,学艺,历练,走的是最普通的道路,无人问津的道路。

  直到……他因其能,被陛下特赐‘恢复原姓’,所以他便成了‘黄泉’。

  一步步行来,脚踏实地,勤勤恳恳,仿佛就是黄泉的象征,但……他却走到了让人无法致信的境界。

  起码……如今便在这场比武前,面对以天才闻名,以绝情闻名,以一柄十三剑撼动天下的剑十三,却没人能想到他会失败。

  他……仿佛就是个永远不可能失败的人,即便他面对如此强敌。

  就是这么奇怪,连所有的看官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有这种想法,但……就是有。

  ‘不败黄泉’,这就是人们的认知。而这个认知,也是黄泉一点一滴的拼出来的。

  “是有些凉呐,”黄泉身材不高,衣着普通,手里并没有拿什么兵刃,他的双手,就是他的兵刃。这看起来有些普通,就像他普通的面容。

  ‘扔在大街上就找不出来了’,便如同一滴水隐藏在江河中。便是平凡的如同一滴水,但他就是‘不败黄泉’。

  黄泉对上剑十三,也许就是今天大比中最精彩的一场比赛了。

  他就这样平淡的站在那里,说着不能再平淡的话语。

  “只不过这苍天之下,遮住了光,也遮住了自己。剑道无常,剑十三,我怕你终有一天会迷失了自己。”

  “剑道并非无常,而是无形,”剑十三轻声道:“我在这条路上走,没有方向,没有路标,走在上面的只我一人。何为迷失?我早已迷失,只是试图开拓出一条道路罢了。总会有的那一天,不是我的迷失,而是我会死在这条道路上,并且……依然没有看到这条道路的终点罢了。”

  黄泉的眉头皱了一下,抬头问道:“不觉可惜?”

  剑十三轻轻一笑,道:“道,无境,无终。每个人的分别,不过是在这条道路上走的远些,走的近些。我既然选择此道,在走完了前人探寻之路后,也要开始走自己的道路,或探索,或铺就,到底是走进死胡同,还是为后来者开疆扩土……这早已经不是走在这条道路上的我,所关心的问题了,我只想把它走下去,未曾想过走完。”

  黄泉道:“那这大比,又何必强求?不惜自损心神,强提境界,只为一个名次?”

  剑十三道:“既然是道,路遇顽石,我可绕,可躲,可越,但……也可以击碎而过。我更喜后者。”

  黄泉叹了口气道:“抱歉了,你修剑正道,我钦佩之至。但我也修,修的是我自己的道,平凡,中庸,但也不希望被人破开,成了他人的垫脚石。”

  剑十三点了点头道:“可恢复完毕?”

  黄泉苦笑道:“承蒙剑兄不计,我恢复好了。”

  “那请注意了。”

  说罢,剑十三缓缓抬起长剑,一剑出,身不动,剑意却一步上前!仿佛他一下子分成两个人,一人驻足原地,一人举剑冲前。

  再一剑,二人分三人,两人驻足,一者前。

  再一剑,再一剑,十三剑尽出,十三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剑十三与黄泉之间。

  但……仅有十三道。

  黄泉面露苦笑,突然伸手,却是向后。

  两根手指缓缓一夹,仿佛是掀起一块手帕。

  但……就在下一个瞬间,一柄长剑却‘落’在了那两指之上。

  长剑,属于第十四道身影。

  剑出十三,身分十四。

  而这最后一道,却才是真身!

  黄泉叹了口气,手夹长剑,缓缓转身,轻声道:“剑兄,你输了。”

  这最后一道人影,任谁都没有发现是如何突然出现在黄泉的背后的。正如……没有人能想明白,为什么黄泉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