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您需要注意点大小姐了。”

  “哦?小阮你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奴婢感觉大小姐早晚会把少爷吃掉的。”

  “哈,这怎么可能呐?从始至终,我也没有教过陆茜那丫头吃人之类的邪法,怎么可能反倒来吃我?小阮你还真是胡思乱想。”

  “这……反正少爷注意一点为妙。”

  等陆羽和小阮回到自己在陆家本家中的小屋,小阮便忍不住的说了起来。

  只不过……陆羽不懂。

  ……

  陆羽陆茜回来了,一群人,陆羽便肯定是最不受关注的那个人,没有人看他。因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被陆茜,还有小黑吸引过去了。

  “大狗大狗!好有趣!”

  小零第一个冲过来的,相对于其他人的害怕好奇,她便只有好奇。一股脑的跑到小黑面前,兴奋而费力的就要往它身上爬,一下子亲近的不得了。

  小黑对于这突然出现的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小女孩,自然是十分讨厌的,对于她敢突然抓住自己的毛发,更是愤怒难当,可当它正要将小零踢飞的时候,却突然感受到小零身上的一股气息,是它恐惧,却珍爱的。

  ‘它……竟然也会选择……传承?’

  小黑整个人就呆住了,所以都没有意识到小零已经爬上了它的头顶,摇晃着它的耳朵,大声的呼喊着:“跑啊,跑呀!”

  开心的不得了。

  而正因为小零的动作,让陆家的人也放松了心情,去除了恐惧,都渐渐围了过来,看着这匹无比神骏的巨狼,随后赞许道:“之前帝都中的咆哮,就是这家伙发出来的吧?可真是壮阔!”

  \酷匠;"网.唯J^一正版,@其他B{都是◎d盗y版;9

  “这狼是我们陆家的?哈哈,可真是给咱们陆家长脸!怕是国主也未曾拥有如此神骏吧?”

  有共同的事,可以让某些曾经敌对的人成为一个整体,而依据,往往就是血缘。

  一个家族的兴衰,又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一个家族的荣耀,又岂是星点隔阂矛盾便会消除?

  大事在前,陆家便成为一个整体,就这样简单。

  宴会,大比准备,陆家一下子从紧张变成了繁忙。紧张和繁忙,绝不相同。最简单的区别,就是陆家人们眼中的笑意,又多了起来。

  而这种变化便来自于陆茜,这个从来都被陆家看作‘异类’,并为之愤恨,让他们没面子的人物。却在此时此景,成为陆家的依仗,可以自豪的依据。

  很奇怪,很无理,却又是那么自然而然。

  大玉国是十数年没有战事了,如今这京都大比,便是战事!

  ……

  不管是大比还是战事,都跟陆羽没什么关系,他跟人打了赌,要参加大比,但怕是那赌约之人都未必能想起这件事来。

  陆羽便被遗忘在这小小的院落之中,无人问津。

  但……仿佛有一个人例外,是一个连陆羽都没有想到的人。

  陆家二小姐。

  二十三岁未嫁,陆府的老姑娘,外面人称二姑奶奶,却无人敢当面这样叫她。

  而她就这样来了,直接推开了陆羽的房门,不顾小阮在一旁看护,直接坐在陆羽面前,轻声笑道:“不知道小羽是否愿意到姐姐房间中做做客?”

  陆羽都没想到她会来,自然想不到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给请过去,所以他想拒绝。

  可就在下一刻,二小姐就拉起了陆羽的手,放在那双真的很柔软的手掌中来回摩挲,并悲戚道:“陆家算是人丁兴旺,但姐姐这一房……却是星星落落,姐姐一直想有一位弟弟……当初第一眼看到你,姐姐就觉得亲近,但姐姐却习惯的撑着本家的脸面,一定是在弟弟眼中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能……能给姐姐一次机会吗?姐姐要好好的跟弟弟道个歉。”

  这种理由仿佛无法拒绝。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话,让陆羽产生了‘好奇感’。一个从一开始就算计他们,甚至弄出六猴儿那个讨厌的事,不惜一切来打压刚刚进门的临江陆家,却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又表现出亲近来了?

  几乎是被拉着拖着,陆羽被二小姐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的小阁楼真的很漂亮,虽然不大,但精致,比临江陆家被安排的院落不知道要强多少。

  走进房门后,里面的跟陆羽想象的也不尽相同,首先是干净,没有那么多装饰,显得满满的乱。其次也是干净,没有那么多太过浓郁的香气,只有一种淡淡的香,让人闻起来很舒服。

  几名侍女快速的在桌子上摆满了酒菜,每一份都不多,但贵在精致,明明十分考究,但看起来就是那么平平凡凡。

  说实话,陆羽就是喜欢这种调调。

  所以他也很主动的坐了过去,轻轻说道:“倒是一桌不错的饭菜,二小姐跟我想的……略微有些不同呐。”

  “之前是觉得我太重于心机吧?一个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的坏女人,是不是?”

  二小姐突然的说法,让陆羽满脸惊讶,他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说得……这般直白。

  “那……那倒也没有。”

  陆羽口是心非的说着。

  所以二小姐笑了,亲自为陆羽递过一副碗筷,又给他夹了菜,倒上酒,轻声说道:“陆家酒菜一直还算可以。”

  陆羽看了看酒,笑了,说道:“我这么小,怎么能喝酒?”

  二小姐道:“大玉国男儿,非战之时,十四岁成人,战时,四岁成人。大玉国的男儿,从能够拿得动酒杯的那一刻,便长大成人了。酒自然可以喝。”

  陆羽听到这句话,便真的愣了一下,然后举起酒杯喝了一口,不算好喝,只有甘冽。

  随后夹一口菜,正要往嘴里塞,却被二小姐给拦了下来,她亲自夹起一口塞进陆羽的嘴里,随后还笑着说道:“你还小呐,姐姐来喂你。”

  “呃……”

  陆羽一下子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算大还是算小了,他发现这女人呐……怎么都是这样任性的呐?

  他吃饭倒是有人喂,不过那是小阮,习惯了她的气味,她的轻重,每一次喂给陆羽的量,都是那么恰到好处,而且……这也是两个人沟通的一种方法。有时小阮也会因为什么事而心情不好,有些埋怨陆羽的时候,每一口,可能就会少了一点,便是这一点,陆羽便明白了。

  这就是两个人的默契。

  如今突然又有人给陆羽喂饭,他便感觉到了不同,反而……更加能体会到小阮的难得,甚至有些感动。

  二小姐愣了一下,随后苦笑一声道:“看来弟弟是不喜欢让我喂的呐。”

  “这……”陆羽也是一愣,说道:“这你也能看出来?”

  二小姐支着下巴笑道:“是啊,姐姐我也挺会察言观色的呐,吃吧。”

  “你不吃吗?”

  “我看着你吃,挺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