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很得瑟的。

  见终于有人怕它,那自然要展现一下自己身为神兽的自豪与威能,所以它自然而然的一声狼嚎……震动整座京城!

  然后……便四下无人了。

  凌乱的摊位,挤破的房门……一片狼藉,只留下一阵清风吹过,卷起一片尘土快速滑过。

  陆羽本想再表扬陆茜几句,却被这阵势给弄得有些慌了。

  他是一个低调的人,甚至可以说是隐身在整个世界之后,或者之上,操纵天下的‘奕者’。所以他不擅长高调,突如其来的高调,自然也会让他惶恐。

  “你这死狗到底想要做什么?!”

  陆羽气不打一处来,站起身用力的踢小黑的脖颈茸毛。

  小黑觉得自己很无辜。它觉得自己叫唤是自己的事,跑不跑,是别人的事,怎么能用别人的事来怪罪它?

  所以它很不爽,转过头,对陆羽是怒目而视!

  所以,它就被插了眼睛。

  “嗷呜!!”

  小黑最柔弱的眼睛,对上陆羽最坚硬的手臂,自然……十分悲剧。

  “敢瞪老子?戳不死你!”

  陆羽气呼呼的说着,随后转过头左右看看,明显能看到城东头有一队人马正在赶过来。

  “你还在嚎?你是不是傻?还不赶紧跑?!”

  小黑没办法,只能忍痛开始逃跑。

  可又怎么能跑得掉?它那么大,而都城……终究是都城。

  陆羽被抓住了,数千人的军队,严阵以待的将他们围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之中。

  而这种场面……陆羽有种似曾相识。

  所以没来由的,让他多出一种烦躁。

  “谁?!”为首一名将军乐众而出,大声喝道:“哪家的小畜生,敢放荒兽入京城,扰乱京城治安,威胁京城安全,是要造反啊?!”

  上来便是一顶高帽子扣了下来,并且……他没有问陆羽的身份,也看到了陆羽身上的官服,却依然可以不管不顾的直接骂出‘小畜生’这么一句,这便意味着……不管对方是谁,他都可以肆无忌惮的骂,因为这一骂,便是骂了对方身后的整个家族。

  何等身份?

  若在以往,陆羽会注意到这些,并且会尽量的将这场误会化解。

  但此时的他……却正心烦。

  同样是这样一条街道,熊熊的烈火,危在旦夕的生命。他不被国家所容,不被世界所容,不被黑水营所容,甚至……不被天地所容。

  死于惊雷?

  这看似个笑话。

  但被劈的人却绝对不会这样想。

  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值得受到天打雷劈之苦!

  陆羽不是认为自己站在道德制高点上,他甚至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自觉是恶魔,原本受到怎样的惩罚和结局,他应该都能承受。

  可是……在内心深处,他还是觉得自己不应该受到这种待遇。

  酷匠网V=首vQ发H

  世界……自他始,再无战乱。

  他想着,这也许应该算是一种功绩。

  恶魔本应去地狱,但恶魔也不受天雷击。

  如今这街道,让他曾经心中那份压抑了多年的不甘,本以为早已被忘记的不甘,因为一个巧合,极小的事,而彻底的爆发开来。

  “小……畜生?”陆羽缓缓从小黑身上站了起来,抬头看着日正三杆。

  却不知为何,从天边飘来了一片乌云,一阵狂风过,瞬间遮挡了太阳的光。

  “你知道,上一个这样辱骂我的人……怎么了吗?”

  陆羽缓缓地低下头,静静的看着那位将军,语气也平静的让人心惊。

  眼神淡然,嘴角带着邪魅的微笑,仿佛一个狡猾的却又人畜无害的孩子。

  但仅仅是这样一个眼神,却让那名将军升起了一种……恐惧!

  他感觉到了危险,所以下意识的做出了自己最强的防御,将自己身后背负的盾甲举在面前,那是二品兵刃,大玉国罕见的珍品,只要有它的阻隔,那将军就能感受到满满的安全。

  咔!

  可就在下一个瞬间,就在那位将军还未吐出那口紧张的气息时……

  盾牌碎了。

  被一口尖利的牙齿,雪白的,在昏暗的光线中折射着金属色泽的牙齿,只属于神兽的牙齿,轻易洞开,咬成碎片!

  而那位将军自身,也被一口咬住,随后……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咔嚓一声,他上半截身体彻底被咬断。

  小黑满口鲜血,仿佛得胜一般的傲然仰首,咕嘟一声,便将那半幅身躯尽数吞进肚里。

  血。

  从雪白的齿,粉嫩的唇,黑亮的毛发处,流淌而下,滴落在地上,溅起无数黑色的泥丸。

  陆羽站于狼首之上,轻轻歪了一下头,脖子上咔咔两声骨骼响动,嘴角突然一勾,轻声说道:“你也不用知道他的下场,由你开始,让其他人知道便可以了。”

  随后突然一愣,又一脸歉然道:“哦,抱歉,你已经听不到了。”

  他再次抬头,目光向前一扫,冷哼一声,突然大声喝道:“想死的……留下!”

  ‘不想死的离开’和‘想死的留下’,仿佛说的是一件事,但其实却不是。

  因为说出前者,便是不想杀人,说出后者,便想要杀人。

  就这么简单。

  便直到此时,数千兵甲才反应过来,一部分确实怕了,想跑,毕竟这里是都城,而他们是禁军。死的,正是禁军统领。

  先不要说对方竟然能将八阶武者的统领大人瞬间秒杀有多么的不可思议,单说对方敢杀掉他,能杀掉他,这便是一件十分疯狂的事情了。

  洪渊,洪家的混世魔王,哪个敢动?!

  但他们终究没有跑,因为他们是大玉国的兵甲。

  有些人则是从未想跑,他们即便是死,明知自己是死,也要捍卫这条街道,捍卫他们禁军的铁律。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同样想跑,他们的出发点跟之前那一波也一样,就是因为死的是洪渊。但又有些不同。所以他们也没有坚持什么,犹豫什么,就这样直接跑了。

  真的……就跑了!

  他们的想法其实更为简单,却更为深刻。

  洪渊是什么人?放在洪家之中,也没几个长辈敢管,就因为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陛下却十分喜欢,所以安排了一个禁军统领的差事,名为五品,却行二品之实,权势大的很!

  而整个都城之中,各家权贵,差不多每个跟洪渊同年代的人,都被他打过,甚至包括当今的陛下,听说也在小时候被这个小他几岁的洪渊给揍过,而且揍的不轻。当时洪渊被洪家人五花大绑的送到殿前,只等先皇问罪发落,而这位洪大爷也敢当着先皇的面吼一嗓子‘让家里大人帮忙算什么本事?让他出来,小爷再打过!’

  他有些蛮,却蛮的聪明,从始至终,他打过的人不计其数,却从未打死打残什么人,即便是普通百姓。

  他有些傻,却傻的诡异,洪家除却一掌明灯之外,全都碌碌无为,偏生他却坐到了禁军统领。

  就是这样一个人,背后代表的利益权势,平衡挟制……太多太多了,任何一个人都无法短时间说得清。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如今却有人敢杀,并且当着这闹市街道,在这京城无人不知的事件中……杀掉!这里面仿佛就带着点什么不同寻常的意味。

  所以那些跑路的人心里很清楚,这并非国战,无需坚持什么大玉国军人的尊严。而且……阎王打架小鬼遭殃,凭什么?这是一场脑瓜子顶上的战争,自己这些在地上刨坑找食吃的普通人,跟着凑什么热闹?万一站错了队,还要殃及自己的家族,何苦来哉?即便站对了,又碰巧活下来了,那也同样没有好果子吃,成天提心吊胆是不是会被人杀人灭口喽,犯得着吗?

  禁军中的三种想法,几乎代表了现在都城之中被狼啸震动的所有人的心思。他们也存着这样的纠结与怀疑,所以这条只有军队的街道上,却迟迟没有更重量级的人物到来。

  但谁又能想到实际情况到底是什么呐?

  不过就是陆羽突然之间的……‘起床气’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