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人果然怕了,因为这话是陆羽说的。

  从开始到现在,陆羽可谓是处处诡异,给他们的感觉……便是自己所面对的并非是人类。

  但只有一点他们却有一个共识。

  陆羽从不说假话。

  他说怕,他就真的会怕。他都怕,自己等人为何不怕?怎么可能不怕?

  突然之间,六个人连‘只要留得性命’这句话都不敢说了,因为没有自信。

  陆羽冷笑一声,说道:“要怪的话,就怪陛下吧,他扰乱了我的计划……哎,营长也是,陛下也是,总是拿自己的好心,肆无忌惮的做错事,给我添上无数的麻烦,哎……”

  说话间,陆羽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球,跟之前炸掉这房间的小球有些像。

  它是闷雷,陆羽对丝舞的仿制品,也正因为要实验它的能力,他才跑进黑森林,从而结识了蓝紫依。但有一点却是让他有些无奈的,便是这闷雷的性能……他却一直没来得及检验。

  “拿着。”

  陆羽轻声一唤,老末赶忙伸手过去,双手捧着,任由陆羽随意的将闷雷扔在他的手心。

  老末正好奇这小球到底是什么,便听到陆羽说道:“这枚……叫闷雷。我取得名字,具体从何而来……捡来的。具体是做什么用的……你们记得之前我扔进这房间里的小球吗?就是它……”

  这简单的一句话,便让老末全身剧颤,尿了裤子。

  一股热臊味瞬间充盈整个房间,半条裤子都湿漉漉的,还冒着热气。

  但此时的老末却一点也不觉得丢人,他双眼一黑,险些昏倒,又一亮,紧张无比的望着手中的闷雷,然后再一黑……如此往复,让他身体摇摇欲坠,所以……其他五个人就疯了。

  他们也不会在此时嘲笑老末的不堪,即便他一个年近半百的人就在他们眼前尿了。而是赶忙冲上来,也不管干净还是肮脏,抱腿的抱腿,搂腰的搂腰,还有两个人一人撑住老末一条手臂,拼死没有让那闷雷从他手掌上落下去。

  但……终究是没人敢去碰触它。

  老末也不敢,但就在他手上,他自然也不敢扔,所以他才颤抖,又不敢颤抖,两条手臂便被内息硬生生憋成紫色。

  然后就哭了。

  “大……大人……我们……我们……”

  老末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一阵哽咽,听起来有些恶心。

  陆羽皱了皱眉头,撇嘴道:“晦气!”

  小阮便在一旁突然简单挥舞了一下手臂,房间的门窗便瞬间洞开,风从窗来,再从门出,房间中的气味便轻了很多。

  陆羽道:“你们……这么激动干什么?我还没有说完呐。这枚闷雷呐,只是之前那颗的仿制品罢了,嗯……起码应该是仿制品。”

  这句话,又让六个人欲哭无泪,但也同时松了口气。

  抱腿的嫌脏了,松开了。搂腰的脸红了,啐了一口离开了。抱住胳膊的对视一眼,也觉得尴尬了,也准备放开了。

  连老末都准备合上双手,然后问问这所谓闷雷到底是要让他们干什么了。

  可便在此时,陆羽继续说道:“它的威力嘛……据我估算的话,应该是之前那枚的十分之一,很小就是了。”

  唰!

  五个人又冲上去把老末给搂住了,尤其两个抱腿的,因为动作太快,导致……脸颊碰到了老末腿上,那一股腥臊也挤进口鼻之中,他们想吐又不敢吐,表情十分可怜。

  “大……大人……”

  老末的声音已经极其无力了,声音打着颤,一阵风就吹散。

  陆羽道:“我不是在耍你们,只不过是你们反应太大了点。至于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呐……很简单,就是你们六个人一起,把这枚闷雷拆开。别看它小,怕是有成千上万个零件组成,彻底的分开……而且不让它爆炸,就是你们的任务了。简单吧?至于完不成的话……嗯,那我也不会惩罚你们的,毕竟,把你们零散的尸体从墙上抠下来后,我也没办法鞭尸的。”

  六个人眼睛瞬间就红了。

  吓得。

  这玩意……扔一下就会爆。

  然后让他们拆,这不是……要他们去死吗?

  所以他们的脸色都露出了一份惊恐……还有决然,他们知道自己死定了,但万幸保住了家人,他们应该庆幸的。他们唯一遗憾的,就是自己为什么这么倒霉,被这个恶魔给盯上了,要如此戏耍他们,甚至虐杀他们!

  “好了,你们加油。”

  说完这句话,陆羽便带着小阮和陆茜走出了这个房间。

  陆茜一直浑浑噩噩的,一直也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便好奇问道:“那个小球到底是什么啊?怎么那些人……那么大的男人,都……都那什么了,真是丢人。”

  陆羽笑而不答。

  LM酷匠(/网m)唯!一正…W版,¤其P*他Pd都4是盗版z…

  倒是小阮轻声说道:“之前少爷扔了一枚丝舞,把这高楼炸出一个孔洞来,如今这枚叫闷雷,有那枚丝舞十分之一的能量。”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他们那么害……怕……”

  陆茜的脚步停了下来,随后……满头的汗水便不停的往下流。

  一个多月,让她的见识增长了太多,包括对这工部主楼的了解。

  什么东西能把它炸出一个孔洞?陆茜不知道,但不管怎么想,都能猜到那玩意的威力!十分之一?即便只有十分之一,只要炸响在身边,那她也是百死无生的局面……

  “我咬死你!”

  陆茜突然扑到了陆羽身上,张开血盆大口在他肩头上一阵狂咬,一边咬一边口齿不清地喊道:“早晚有一天要被你吓死,不如现在就咬死你!”

  陆羽报以苦笑,因为陆茜咬的真不是很用力。

  ……

  距离大比的日子,渐渐近了。

  陆羽和陆茜也必须回家一趟了,出来两个月,音信全无,着实算是夸张的事了,尤其……他们两人的岁数加起来都还没有到三十岁。

  但谁又能想到,正是这两个孩子,搅动了一方风云?

  当然,回家的路,永远会变得漫长,即便不管是工部主楼还是国子监,距离陆家只有不到五里地。

  才走出国子监,陆羽特意穿上官服……大玉国从未有这么小的从四品官服,还是一色青,内裹镶金,原本工艺复杂,并且很多图案绝不能少,而小了,就只能‘精益求精’,也还好陆羽是工部的内部人员,才在陛下的命令下,赶制出来这么一套,但穿在陆羽的身上,还有略显臃肿,让他看起来如同一个可笑的娃娃,丝毫没有当官的威严与气势。

  小阮颇有些不甘心,一直在背后不停的整理着,但……十分徒劳。

  陆茜却一反常态,平日里她的穿着可谓是‘走在时代的前沿’,在整个临江城算得上佼佼者,时髦者,即便是到了京城,她的打扮也是十分出众。但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她却只穿一身黑色衣服,略紧,仿佛为了方便行动,就去掉了所有繁华。

  “这倒真是新奇。”

  陆羽忍不住说着。

  陆茜却一笑,说道:“你说过的,洗尽铅华。你说过的话我记住的不多,但这句我最是喜欢。”

  “就这样一身黑衣?一匹黑马?”

  “嗯,便是这样。”

  “足矣!”

  陆茜本以为陆羽会讥讽她几句,却没想到他竟给出了这样肯定的赞许。足矣?到底什么才能称得上足矣?尤其在女子的装束方面?

  陆羽轻声说道:“在一个遥远的故事中,有一位一生不败的将军,以一身白甲银枪闻名于世,而这种装束不过就是他年轻时当兵的统一配给罢了。他的装束被人赞许,永远只因为他的人。之所以受人尊敬,也只因为那身衣服代表了一份坚持与怀念,即便因为这身衣服,他一生不得重用,他也无怨无悔。”

  随后转头看向陆茜,轻声笑道:“所以不要担心这身衣服的来历,你这样一直穿着,就很足够了。”

  陆茜愣了一下,随后轻声问道:“那位将军叫什么?”

  “赵云。”

  “倒是个奇怪的名字。”

  “有机会的话,我给你讲一下那个无比波澜壮阔的故事吧。”

  “嗯。”

  陆羽身子小,却居高临下的看着陆茜,如同长辈爱怜的看着孩子。不是因为气势,而仅仅是因为他此时是骑在小黑身上,而此时的小黑,远比陆茜那匹神骏的黑马要高大的多得多。

  也正因为这样,其实他们所过之处,四周的百姓早已被吓得半死。

  也不知道是哪位人才突然冒出一句:“怪物攻城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