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说的,是一个骗局。

  但却是一个完美的骗局。

  之所以完美,因为这件事若对方‘被骗’了,那么他们就永远不知道自己被骗了。

  在陆羽曾经的世界中,几乎每一个成功,都是完美骗局,人们接受了它,还给它取了一个很有趣的名字,股票。

  那是一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你明明因他而失去一切,却只会埋怨自己的东西。

  放在这个世界上,自然被陆羽信手迁来,如此的好用。

  仅仅是第二天,工部主楼的那个陆羽的‘办公室’,就修好了,十分突兀的,异常的,翻天覆地的修好了。

  当特使领着陆羽去看的时候,连陆羽都被面前的一切给惊得够呛。

  “这陛下……还真是个执拗的人。”

  陆羽轻轻一笑,等到身边只剩下小阮陆茜还有那六个手下之后,才悠然的说道:“明明是想承认我的说法,执行我的办法,以后要从我身上搜刮大量的钱财,却连一句谢谢都不会说,仅仅以这种东西……来让我感受到他的好意。还真是……霸道啊,像极了用礼物去哄小姑娘的各色总裁呐。”

  他说着其他人听不懂的话,伸出脚来踩了踩连夜被搭建出来的地面,频频点头道:“看来我真的是小瞧了大玉国的工匠了,单单是这地面的修复,便可称为‘奇事’。”

  随后他又转过头来,突然冷哼一声,说道:“你们应该都很高兴吧?如今陛下亲自派人一夜之间将这里修复如初,甚至比以前更好,你们便免去了皮肉之苦了吧?”

  六个人赶忙跪倒在地,惊呼不敢,但脸上露出来的丝丝喜色,却怎么都隐藏不住。

  因为正是这一夜的突击,算是救了他们的性命。

  其实就在两天前,他们已经在商量逃跑的事了。陆羽从不监工,但有一个规定的时间,还有一个规定的效果,若是达不到,就弄死他们。

  如此的简单暴力,却又如此的有效。

  几个人拼死拼活,但……却终究没有完成任务,房间的修复极大的落后于计划,所以几个人凑在一块一想,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逃走拼一拼。

  当然,陆羽从始至终给他们的选择,就是‘自己死’或者‘家人死’,而他们不但想自己不死,也想要家人不死,这么多天,就是为了联系曾经故友,希望别人把他们的家人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而逃走的日期,其实就定在了三天之后。

  可以说是正在准备着,便就在昨晚,陛下突然派遣工部最好的工匠,一百多人用极大能力共同修复这小小房间,哪里会不快?一夜功夫,就把这里完全修复了。

  而这也让六个人的‘工期’变得模糊起来,毕竟现在已经完好如初了,谁又知道他们具体干到哪种程度?

  如此一来,家人的性命保住了,自己的小命也保住了,而且不用流亡……实在是……感叹命运之无常,气运之兴衰。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逃离的,不过就是陆羽的一个简单的实验。他一直在关注着他们。

  工期自然不可能完成,但陆羽也从来没准备杀光他们,只不过是想要看一下,这六个人在绝境之中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选择罢了。甚至陆羽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出逃计划,早已经将他们的家人暗地控制了起来,而一直没有说破的原因,也是想要看看他们能否在逃亡之时爆发出‘人性的光辉’或者‘技艺的光辉’。

  越是猥琐奸猾的人,越能在绝境中发挥出创造力,因为他们不是一根筋,他们的脑子很活。

  陆羽想要的手下,必须是一群能在任何逆境中都找到一条生路的家伙们,长命的家伙。而不是要找一些看似忠厚手段了得的……一根筋的短命鬼。

  所以对于这些家伙的那些看似粗鄙但真有些效果的计划,陆羽其实还是很满意的,只不过看着他们此时无法完全隐藏心中窃喜,陆羽又显得有些不高兴了。

  转头对小阮说道:“过一会把陆枫叫过来。”

  小阮轻轻一笑道:“大少爷应该没有离开太远。”

  正如小阮所说,陆枫非但没有离开太远,甚至……他此时就在这主楼之中。

  小阮只出去了一刻钟时间,便把陆枫给带回来了。

  身边没有了肉球的陆枫,再次恢复成那种意气英发的状态,走进屋先是冲陆羽拱了拱手,随后轻蔑的看了一眼那六个家伙,便风轻云淡的说道:“小羽,所有的点都已经布好了,人抓是不抓?”

  陆羽故作不知,疑惑道:“点?什么点?”

  “南城十里堡,张家肉铺对面一户人家。东城鹿耳巷子,最深处一户人家,南城城门抚顺镖局……这几处都已经准备就绪,总共七十三人……不,是七十四人,其中有位孕妇。”

  他先后报了六个地址,而每报出一个,便有一位陆羽手下神情若死,噗通一声再次跪了下去。

  最不堪的是老末,这货直接昏死过去了。

  那六个地址,是一大等人的家庭住址,或者亲戚住址,还有他们经常去的店铺……仿佛没有关联,但此时它们却有一个共同的作用。逃跑集合地。

  每一个家庭都想了各种办法,仿佛是预先知道陆羽要盯梢一样,或者装作出门游玩,或者装作走访亲戚,或者……干脆是连夜跑路,但终究会有一个集合的地点,只等全家人都聚齐了,再行逃跑之事。

  他们哪里能想到,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竟然早就在陆羽的监控之中,而自己家人的性命,也在对方的控制之中。

  那么……他们自然没了庆幸,而只有绝望。一方面他们绝望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另一方面,也要绝望他们恶意欺瞒。因为他们知道,但凡掌权者最讨厌的,永远都是欺瞒!

  “这老末,还真是……最有出息,也是最没出息啊……”

  陆羽忍不住哑然失笑,走上前去,伸出脚在老末的身上踢了几下。

  老末早就醒了,却又不敢醒,既然要死,他希望自己可以死的没有痛苦。

  大玉国以军人建国,甚至军人掌国,所以自然会有一套很残酷的刑罚,是即便是死都不想‘品尝’的。

  “好了,别装死了,你们那研究了好几天的计谋都没有瞒过我,现在临时起意的装死,又能瞒住我了?本以为老末你还算是有脑子,结果……只是个拥有小聪明的人呐。”

  最Mk新HD章Gd节上酷G匠网3!

  陆羽转头又对陆枫说道:“那些‘点’,便撤了吧,人活不易,家兴极难,拥有一个家业不知是几代人的努力才做到的,如果被我这样大手一挥就轻易斩草除根了,说实话,我也是有些于心不忍的,毕竟我善良。”

  一句话,让倒在地上的六个人立马站了起来。

  即便这话语中,体现了陆羽无尽的无耻,但同时也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六个好像可以……不用死了!

  “嗯,”陆羽轻声笑道:“看来你们明白了,你们也变得聪明了,是的,你们能够活下来,你们的家人……我不会去伤害。只不过……”

  他脸色突然一沉道:“若是连你们做出这种事,我都不惩罚你们的话,那我曾经说过的话便如同放屁一般了,你们不会希望有一个讲话如放屁的上司的,相信我,那会让你们更加痛苦。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将要面临的惩罚……”

  说到这里,陆羽突然抖了两下,随后一脸惊慌的说道:“对不起,一想起那种惩罚来,连我自己都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