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公主的眉头难得的皱了起来,心中不停思考陆羽所说的事的可能性,可随后她有些绝望的发现……这不是‘可能’,而是‘必然’。

  皇家虽然是这天底下最大的家族,但它有一个极大的缺陷,就是……很难拒绝人,或者说,很难把事情做的‘完美’。总有人会不满意,若不满意的太多了,那么对黄泉来说也是危险的,所以皇家有时也会妥协,并且……比人们想象的还要‘经常’。

  如果黑木的产量真如陆羽所说的那样,那么……朝野上的文武百官,各地的王侯权贵,富商士绅,他们都来讨要黑焦炭,并且带着真金白银,能不卖?

  即便只卖一部分,那么到底卖给谁?是跟皇家亲近的?亦或者独善其身的?终究不能满足所有人,没有被满足的,终究会心生怨念。

  而最不能被满足,也最不可以有怨言的,便是这天下百姓!

  便因为陆羽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原本在第一公主眼中是‘宝贝’的黑木森林,此时却变成了炙手山芋,拿也不是,扔也不是。

  陆羽却依然继续说着:“这是缺点,那我再说说优点。黑焦炭的价格一直在涨,就在公主大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怕是它已经涨到了没有人能想到的程度。但……这又如何呐?它即便再涨上十倍,其实也没有皇家平时所用的那种金贵炭火相提并论吧?它现在真的很贵吗?只是相对于之前它很贵,只是相对于……没有人知道它的价值的时候吧?至于单论木炭市场,其实它只是有些小贵。而它真的很省,一晚上若想温暖,怕是要数十斤的木炭,所以大部分人都要前夜生火,后半夜依然还是捂着被子抗过一夜吧?但黑焦炭不同,只要几斤,就能带给人们一整夜的温暖。除去火炉这个不可或缺的存在,那么其实单单说每一夜的取暖费用上,现如今黑焦炭的价格依然是廉价的。”

  第一公主点头道:“这倒也是……”

  所以她更纠结了,因为这种属性,又让她生起了再次抢夺黑木森林的想法。

  可陆羽紧接着说道:“所以……其实黑木森林在我之手,远比在皇家之手,要对皇家好得多得多,若不是有你在,其实我倒乐得当个甩手掌柜。哎……朋友二字,当真累赘。”

  第一公主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没懂。

  陆羽道:“黑焦炭的生意,现在主要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个,占了七成多,是之贩卖给皇家,再有皇家转手卖与他人,价格方面……皇家所拿的价格要比寻常商贾便宜了四成之多,这就意味着皇家仅仅是转了一下手,就平白赚了四成的利润。除非皇家肯便宜卖,但……我相信你们皇家不会的。至于其他两成多,就是通过各种手段,故意的漏出去,私自贩卖给那些商贾。”

  “为什么要这么分?全部卖给皇家不是更好?”

  dD酷Q匠网》首:发;

  第一公主显然对这种事情,没有修炼或者政治来的精通。

  陆羽忍不住笑了,因为真的很好笑。

  “公主大人,若……没有那两成多的私自贩卖,皇家如何能涨价?你们自己涨?呵,会被骂死的,我们商人不怕,但你们皇家不是最在意脸面的吗?这种自己抽自己脸的事,还是让我们经商的人来做吧。私自贩卖,数量更少,但相对于皇家贩卖的要更快捷更自由,正因为自由,才能让黑焦炭的价格找到一个最合适的点……这个点就是人们认为它‘真正价值’的点!这无法估算,只能通过实际操作慢慢寻找。超过这个点,购买它得不偿失,所以购买量会减少。低于这个点,它又会变得太过廉价,购买量会增多,同样回归到那个‘点’上。当然,这其中也许会有囤积的事情发生,恶意炒热也在所难免,但……皇家那绝大多数的黑焦炭,却又能反过来影响价格。而从始至终皇家的定价,都可以根据那私自贩卖的定价来,可以说……私自贩卖的量,就是用来定价,而皇家,是用来稳定价格,以及赚钱的。”

  “有……有点复杂呐。”

  第一公主听的头都大了,听不懂,但不妨碍她明白陆羽所说的都是对的。

  陆羽笑道:“那好吧,我就用最简单的方式来解答这个问题吧。黑焦炭,若全部交给皇家,皇家便没有办法肆意涨价,它的价格应该稳定在现在,甚至会低于现在的价格,我们就用五倍原价来表示吧。因为这种办法的前提就是你们拥有了整个黑木森林,黑焦炭的成本自然就变得微乎其微,我们极端一些,根本不去考虑任何运输成本,制作成本,乃至砍伐成本,全算作你们皇家所得,那么……就是所有黑焦炭的五倍原价所得,对吗?”

  第一公主费力的计算一下,随后点了点头道:“是这样没错。”

  陆羽笑道:“那换一个,就按照现如今的交易办法,现在的黑焦炭售价是十三倍原价,并且还在上涨,这个价格据我推算,可以涨到二十五倍原价,并归于稳定。而皇家拥有七成的采买贩卖权,在这七成中又能获得四成的利润……这样算下来,其实皇家可以得到全部黑焦炭的七倍原价的利润……你看,很奇妙是吗?明明你们没有得到,甚至做的少,也不用担心遗臭万年被百姓辱骂,更不用担心那些官员士大夫们对皇家苦苦哀求,你们却比之前赚的要多!”

  第一公主在心中仔细算了算,发现……陆羽所说的真的没有一丁点的错误。

  因为她知道如果黑焦炭在皇家之手,五倍原价都算是高的,很有可能卖到原价!而且很有可能会不计后果的砍伐,断了后世的机缘,也会挨骂。

  但如果能拿到七倍原价的话……那皇家岂不是很赚?即能以大义打压奸商的名头来增加自己的名望,也能从中赚取大量银钱……简直就没有比这事还好的了。

  “本宫……总觉得有点什么问题,是被你给骗了。”

  她这样说,便是答应了。

  陆羽却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道:“我最奇怪的,是谁知道公主与在下是朋友,知道只要公主出马,在下就不得不将底牌尽出,不瞒公主说,在下可是觉得亏大了呐,若是换一个人来,亦或者把在下再次召入宫中,在下是可以把‘从四品’之前的这个‘从’字给去掉的,甚至改一个‘正’字。”

  去掉,官升一级,加‘正’字,再升一级。

  “哼,还说不是贪恋权势?”

  第一公主冷哼一声,但面色却极为柔和,她转头看了看懒在一旁的小黑,忍不住说道:“当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走狗。好好一个神兽却变成了一个懒狗……不过它真是长大了不少。”

  陆羽轻轻一笑道:“总算是有点用。”

  第一公主点了点头道:“今后若再入宫,便到本宫那里去坐一坐吧,常年无人,也怪无趣的。”

  说完,第一公主便离开了。

  看着第一公主离去的背影,陆羽重重的松了口气,瘫软在座位上轻声笑着:“可算是……给骗过去了。”

  一旁的陆茜和小阮却马上睁大了眼睛。

  陆茜惊讶道:“小羽你是在骗她?可是你说的……”

  陆羽翻了翻白眼道:“当然是骗了,我说的话倒是大部分都是真的,只不过有一点却是假的。”

  “什么是假的?”

  “呵,其实火炉这种东西,还有黑焦炭呐……永远也不会卖到普通百姓手上的!皇家根本就不用担心什么遗臭万年,相反,如果没有火炉,如果没有黑焦炭的话,百姓反而会更爱戴皇家吧。”

  “这……这又是什么歪理邪说?”

  陆茜一脸的无语。

  但一旁的小阮却说道:“不患寡,而患不均。少爷之前说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