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再次望向窗外,指着那一片美丽的森林说道:“看呐,那里曾经是一片无人问津的土地,三百年,才更换了一位主人。却就在更换了主人之后,那里竟然在短短的时间内,突然成为了整个大玉国最炙手可热的地方……今天临江城来了多少商贾?”

  “应该有数百人,代表了数百个家族。”

  “是三百七十八个商贾,代表了三百七十八个家族,其势力早已遍布了整个大玉国,甚至整片大陆……临江城何时这么热闹过?哼,一座山,倒是比一座晶石山更让人向往迷醉了……而这,就是那人的手段!他终究不是谁能控制的住的人,因为还在我们追求眼前一颗沙尘时,他已经摘下了天上的星!这样的人,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去杀掉他?”

  ……

  “今天的夜色真好。”

  陆羽难得穿了一身漂亮的衣服,难得没有去挽小阮的手,难得的抬起头看着无月的夜空,难得的对这番精致发表了自己的感慨。

  因为今天来了一位很难得的人物。

  遍寻大玉国,只有一个第一公主,自然难得。

  第一公主也抬起头来,看着天色,点头道:“确实很美,尤其是星,本宫本想摘下一颗戴在头上,这珠花总不算那么美丽,兴许就少了这一份华彩。”

  说着,第一公主忍不住往陆茜的头上看了看,那里也有一枚珠花,华彩胜似天空的星。

  “那还真是……”陆羽苦笑道:“暴敛天物呐。星光之所以美丽,因为它是燃烧的残骸,废墟自然美丽,它代表了生命的消散和岁月的更迭。但它的美丽,却永远只能存在于远方,若是摘下来,便真的没有一丝美丽可言。正如废墟,游览之人自然喜欢它的壮烈,但住在里面艰难求存的人,却觉得那只是一种对命运的诅咒。”

  第一公主转过头来,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说道:“你是在说本宫?”

  陆羽笑道:“小人不敢,公主是比那星光还美丽的天造地设,是我大玉国的瑰宝,自然不同。”

  “几日不见,不管是油嘴滑舌还是指桑骂槐,都有了长足的进步,看来这从四品的官职,当真是让陆大人脱胎换骨了。”

  “你这是吃果果的讽刺!”

  “是啊,本宫并没有否认啊。”

  “呃……”陆羽一脸的无奈,随后道:“不知道公主大人怎么有空光顾我这个小院,毕竟……我可没记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得罪了您。”

  “难不成除了得罪,本宫便不会来此?”

  “那到底是不是?”

  “是的,你真的得罪了本宫。”

  第一公主转过头来,居高临下……高大的她也没办法做出另一幅姿态来,如此的对陆羽说道:“临江城,铁木山,交出来吧。”

  陆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想让第一公主直白一些,可没想到她直白的如此彻底。

  “公主怎么就能断定,那铁木山是在下的呐?兴许……是家姐的。”

  “哦!”第一公主恍然大悟道:“真有这个可能,所以……交出来吧。”

  陆羽眼角一阵抽动,无奈道:“我是不是就没办法跟你讲理?”

  他连‘第一公主’这个称谓都省去了。

  第一公主却理所当然的点头道:“你有这个想法,就是很奇怪的事。不过你还真是让本宫失望,罢了,本宫也不会白拿你的,说吧,想要什么?”

  陆羽苦笑道:“抱歉,这个真的不能卖。”

  第一公主道:“本宫是在问你能不能卖吗?”

  陆羽道:“我知道你是势在必得,所以才会来,但真的不能卖。请你相信我,我并非是贪恋财富,或者权柄,或者想要从你身上获得更大的利益,或者……其他什么。我之所以不卖,并非是因为陛下,金钱,乃至地位,而仅仅是因为你。”

  “你就这么恨本宫?”

  陆羽苦笑道:“公主说笑了,我不恨你,我把你当成朋友,正因为朋友,我会为你考虑很多事情,有些事情在你看来可能是错的,是不合心意的,但却能让你过的更舒服。我不求你理解我,不求你感激我,只求你安平无事,一生昌隆。”

  “呵,你这个笑话,为何在本宫听来却一点都不好笑呐?”

  看正_A版,;章C*节r上z}酷G匠+‘网

  第一公主冷笑一声,进而直视着他,仿佛要用眼神透过他的身躯,看到他的内心。

  陆羽叹了口气,转身走到庭院的椅子上,接过小阮递上来的一杯茶,轻轻的喝了一口。

  他知道,此时若不能说服第一公主,他所定下来的大计就会彻底的失败,中断。他所求的,难道就真的仅仅是一座山峰木材所带来的收入吗?陆羽可不是那么容易满足,并毫无建设性的人。

  他所追求的很大,大到……这世上怕是都无人能懂,即便是最了解他的小阮,即便是最透彻的花千树。

  而这黑焦炭,正是那个目标之前,极为重要的一步。

  所以他不能放。

  “瓜田李下,公主可知民间总说的这句谚语吗?”

  第一公主脸一红,啐道:“平白说什么惹人厌的话。”

  陆羽轻轻一笑道:“并没有公主大人想象的那么龌龊。瓜田李下如今多形容男女之事,但实际上它本意却并非如此。瓜田之侧不提履,李树之下不摘帽,这是一种处事的智慧和原则。在瓜田中提鞋,外人看来便形同偷瓜,李树下摘帽子,看起来也像是要偷果子,不管你偷还是没偷,这么做便是惹人怀疑。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同样不立于瓜田李下。古人行事智慧,全在‘避嫌’二字上,因为这两个字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第一公主没有反驳,显然是准备继续听下去。

  陆羽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铁木黑焦炭,终究要有铁木。古人云十年成树百年立人,一般的树木十年确实可以成材,但铁木不同,它质地特殊,需三十年才会成材。别以为这仅仅是多了三倍时间,它的成长期,可是贯穿了一个普通人的半生!也正因为这样,要想让那片森林可以永远的被砍伐下去,每年能够砍伐的数量,却不及寻常树木的三分之一,森林极大,但若想长久,能砍伐的数量却极为有限,所以全天下人都会明眼看着还有偌大的森林摆在那里,却不供给用以维持他们温暖甚至生命的黑焦炭,公主若是这天下人,您会如何作想?是否会觉得拥有那座山峰的人是个卑鄙的哄抬黑焦炭价格的混蛋?还是说公主可以做那种杀鸡取卵的事情,把铁木森林一举砍伐殆尽?让这世间再无铁木?”

  陆羽说到这里,就停了一下,先让第一公主‘理解’一会,随后继续道:“前者,必会背负长久的骂名,而后者……只有无所顾忌者才能扛得住万民百般请愿,从而守护住长久。那么敢问公主大人,这两点,你们皇家想做那一件?又能做到哪一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