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茜这一睡,便睡了三天三夜,她太累了。

  唯一一次清醒,也只是躺着吃了一点东西,就继续睡过去了。

  三天后,她才醒了过来,精神饱满。

  “那只狼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大一只哦!”

  陆茜刚吃过饭,嘴巴还没有擦干净,第一个问的事情就是这个。

  陆羽撇了撇嘴道:“就是一个懒货,你喜欢的话就送给你好了。”

  小黑猛地竖起耳朵,然后冲陆羽就大声的叫了起来。

  陆茜忍不住哈哈大笑,说道:“还是算了,又不能看家,养起来还蛮贵的。对了小羽,我来找你的时候,见到一个老头子,硬要勒索我,不过就是弄坏了一个门而已嘛……不过他说我们陆家怎么了陛下,这是怎么回事啊?”

  陆羽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随后苦笑道:“其实……也没什么了,只不过我设了个局,原本给了他出路,他却贪图名声,自己往里疯狂的跳,我是拦都拦不住啊。”

  陆茜呆呆的眨了眨眼睛,随后说道:“陛下会记恨你的,你好不了了!”

  陆羽摊了摊手道:“凭什么?这世上啊,有太多的人想要不停提升自己的修为,提升自己的地位,都是想要成为一个彻底不讲道理的人!陛下也想成为那种不讲道理的人,但……不行,偌大天下,只要身在其中,便必须守住规矩,要讲道理。陛下凭什么针对我?没有道理嘛,我从来没骗过他,甚至还劝过他不要去搞什么室内火炉,但他就是不听,不敢搞了,还搞出那么多来,现在需要黑焦炭了,就又想从我手里抢夺去,世间哪有那个道理?至于黑焦炭会涨价,其实也不是我想要让它涨的,大家都想要嘛,而我做的……仅仅是限定了每天的供应而已,至于他们自己主动加价非要买走,难不成……人家送上门口的钱我还不要吗?尤其……竞价而得,这也确实是公平一些,难不成供应不足,我便要看着某个人顺眼,或者看某个人权势大就把东西卖给他?而那些权势不足的人,就没有办法买到一点?这么缺德的事我是不会干的。既然要经商,还是要让这买卖顺其自然的发展好,因为不管是我卖还是他们买,都会自行调节出一个最好的方法来,来延长这个交易的稳定。反而如果陛下想要动什么手脚的话,黑焦炭就真的卖不下去了。陛下好像也知道这个道理,也许是身边有什么能人给他支招,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沾着理,也不能扰乱这个市场,那么……他虽然心中有气,但也都是他自找的,他为什么要来对付我呐?”

  陆茜思索一阵,随后苦笑道:“陛下……怕不是那么讲道理的人。”

  说到这里,她突然又是一愣,赶忙问道:“这么说来,当初我还纳闷为什么你要利用大水灾的时候,花费了几乎我们所有的既得利益,却用来换取了那几座奇怪的无人关心的山,原来就是为了那黑焦炭呐!你隐瞒的可真深,连我都不知道呐……不过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这件事?!”

  、w酷}P匠'i网首发9

  陆茜显得很生气。

  陆羽轻轻笑道:“告诉你?那我来问你,若你早就知道这黑焦炭的事,如果你在京城中被贵胄弟子刁难,你会怎么办?”

  “哼!”陆茜冷笑道:“若是按我以前的脾气……贵胄?你们家冬天的温暖,都是从我这里买去求去的,你还敢跟我说贵胄?”

  陆羽一阵苦笑,随后道:“就是这样,若让你知道的多了,怕是……这偌大京城,也要让你掀翻了天,你这位临江城的小霸王,可不是那么容易在京城中也成为小霸王的。”

  陆茜脸一红,随后又疑惑道:“那为什么现在告诉我?”

  “因为现在的你……不同了。”

  这样一说,陆茜便沉默了。

  确实,她变得不同了。曾经在意的,现在不那么在意了。曾经会恼怒的,现在也一笑置之了,曾经认为是世间最重要的事,如今看来……也就那么回事了。

  她不知道,其实这就叫成熟。她只知道,自己不同了。

  ……

  每个人都会有那么一瞬间,量变成质变,突然之间便意识到自己的不同,这种事发生在很多人的人生中,也有一生都没有发生的。

  跟陆茜一样,也有一个女孩子发现过自己的不同。

  临江城,一栋古朴的建筑中,一名少女仿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个屋子,淡然的坐在其中,倚着窗,看着天空的风景。

  天空能有什么风景?千篇一律,再有变化,也就是那么几种,又有什么风景可看?

  但她就是在看,看的是那么认真专注。

  随后她低下头,看着院子中一个人,正纠结着,然后……冲着小楼的方向走了过来。

  那是宋大家,她才见过李夫人,跟她说了一些事情,临走时想了想,还是决定到这个小楼上来看一看。

  不多时,果然宋大家便敲响了那少女的房门。

  “门没有锁。”

  这是少女的应声。

  而这道门,其实从来都没有锁过,甚至它都没有锁头。但只要少女不亲口说一句‘门没锁’,这道门就是锁着的,谁都无法打开。

  宋大家走了进来,显得拘谨。

  寻了一处蒲团,小心的坐了上去,也不看那女子,只是低着头说道:“有些事情……兴许你想知道。”

  少女叹息了一声,随后道:“某个家伙果然是不安稳,到了那里,都会掀起一阵风雨。”

  宋大家一阵苦笑,说道:“那人确实好像是这么个秉性。”

  少女突然不再说‘那人’,而是没来由的说道:“我曾经有一个朋友。”

  宋大家一愣,赶忙把头低的更低,仔细的听着。

  “她叫小空。”

  少女伸出自己如玉的手臂,在空中微微挥舞一下,那惊鸿一瞥的白皙,便是苍天怕是都要嫉妒。

  “小空很好,她永远都陪在我的身边,也永远抚慰着我。不管在我受罚的时候,还是绝望的时候,连同那几个为数不多的高兴的日子,也是只有她在陪着我。她不说话的,所以她只安心的听我述说,说着我的一切,说着我的喜怒哀乐,有真,也有假,因为我希望小空她也能快乐。但她……其实原本就是快乐的吧,因为她是那样的自由,在天高海阔,可以任她去留,但她却留在我的身边,这让我很高兴。”

  少女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宋大家,突然笑了,露出绝世容颜。

  “很多人都劝过我,包括父王,说小空是不存在的,是我想象出来的东西,说我太孤僻了,那是病。其实……这些不用他们来说的,我知道的,我之所以给她取名为小空,就是因为她……仅仅是我身边的空气啊……”

  少女轻轻的笑着,笑得有些苦涩,却也有些幸福。

  因为她继续说道:“直到我也开始警告自己,准备把那个自欺欺人的小空从心中抹除的时候……她……小空?或者不是,却真的出现了。”

  “你看,”少女伸手随意一指,她面前的一个茶碗就分成了两半,切口极尽平滑,动作极尽轻柔,仿佛它天生是两半,而被人力合在一起,如今人力不再,自然而断。

  “你看,小空是真的存在的,而且她还能帮我做任何事,多么的有趣。”

  宋大家听着这种言论,自然知道那个‘小空’到底是什么。

  面前的这位少女,曾经不被人重视,直到现在为止也注定只能成为联姻筹码的她,却实实在在是整个大玉国第一天才。而这种天才,并非她生而有之,便是她突然的能够跟这天地中最无法堪透的灵气……真的成为了‘朋友’。

  所以宋大家很惶恐,额头上一滴冷汗滴落了下去,却不等落在地上,便被一股清风带走,消失在空气之中。

  这个小楼从来都是一尘不染的,即便一滴汗水,都不允许滴落在地上。

  “为……为什么今日要跟我说这些?”

  宋大家不理解,或者说有些理解,便这样问着。

  少女轻声笑道:“宋大家,你不觉得那个人……很想我的小空吗?”

  宋大家一愣,随后惊喜道:“莫非……你也想跟那个家伙成为朋友?”

  少女却摇了摇头,淡然说道:“小空,一个便足够了。”

  一个,便足够了。

  那多出来一个怎么办?

  水满则溢,溢出来的水,自然要擦掉。就像这个小楼,空荡荡的,却再不容一件事物,即便一滴汗水。若流下怎么办?自然抹杀,不留一丝痕迹。

  宋大家……一阵心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