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平滑,却立即出了血,而不是缓缓流出,仿佛……那股气机就是要见血。

  肉球赶忙收回手掌,半响后才感觉到痛楚,随后对这把小刀更为惊讶。

  “弟弟,你这柄小刀……是从何而来?”

  这柄小刀是从哪里来的?陆羽自然清晰的记得,因为这是小阮送给他的第一件‘礼物’。

  “哦,是小阮从厨房帮我偷出来的,你知道的,像我曾经在家族中的地位,是不会有闲钱能买的起刀剑之类的东西的,甚至一把菜刀都买不起,怎么可能拥有这把小刀?”

  确实是小阮从厨房偷出来的。

  肉球一脸的错愕,随后分析道:“莫非……是原主人无意间得到?他并不知道这小刀的厉害?”

  陆羽哈哈一笑,摆手道:“怎么可能?这柄小刀就是厨房一位打杂的从铁匠铺买来的,而且也是当地的铁匠随手打造的,是最便宜的那种,他丢了都不心疼,所以这么多年我才用的坦然。”

  “这……”

  肉球知道陆羽没有理由骗她,但这件事……也太不可思议了,难不成……大玉国寻常的铁匠铺中,也能锻造出神器了?而锻造出神器之后,就当作最差的东西给卖了?这……怎么想都是不太可能吧。

  但面前这确实是神器,毋庸置疑,便从方才割开她的手掌,她便能确信这一点!

  虽然她长相……有些奇特,但这种代价并非没有好处,比如她看似虚胖的身体,看似柔软不堪一击,但实际上,她便是把双手伸进火炉灼烧一两个时辰,那双好似铁塔的手都不会变红!

  若用一个词来形容肉球的话,‘铜墙铁壁’这个最为合适。

  她生来便是如此,天赋不凡,堪称大玉国最神奇的几件事之一,现在依然被国主等几个知情人津津乐道。

  但就是这一双手,徒手可以拿起烧红铁块,直接把它们揉捏成型的手,却被割伤了,甚至那手都没有接触到刀刃,这是……何等的可怕与神奇?

  然而如此神器,此时就放在她的手中,过往的经历却又如此普通,这就有些不能让人理解了。

  但这种奇怪,却是建立在两个基础之上,第一是这小刀是神器,而且毋庸置疑。第二,是陆羽真的没有骗她。

  如若神器,按肉球猜想,两个基础必定有一个是错误的,那么……谁能有可能错?自然是陆羽。

  “弟弟是亲眼得见吗?是亲眼看到那铁匠打出来,然后再贩卖吗?如果没有亲眼所见的话,那是否……这小刀其实是那铁匠捡到的呐?他并不知道此物的珍贵?”

  陆羽轻轻一笑,并没有回答,只是伸出手来,做了一个翻手的动作。

  肉球便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双手翻转了一下,手中的小刀也同时翻转了一下,露出刀身的另一面来。

  而在那之上,却并非一片平滑,而是在距离刀柄很近的地方,有几个烙印进去的小字,上书‘崔氏铁匠铺’……

  歪歪扭扭,深浅不一,明显是一个很差的小铁匠铺的一个小小的‘广告’罢了,也算是‘物尽工名’。

  “这……”

  肉球的脸上再次出现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这……实在是无法理解。

  而实际上,她的猜想也有漏洞,比如……如果是铁匠捡到的话,即便捡到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东西的宝贵,那么在接下来的接触中……他必然会不小心的也像肉球一样被割出伤痕,自然也会发现小刀的不同。即便他笨到离奇而没有发现,但这小刀是陆家大厨常用之物,既然常用,自然知道其秉性,岂会依然不知道它的珍贵?

  所以这小刀在最开始的时候,就真的是平平凡凡的东西。

  但它此时却又真的是神器,何为?

  关于这点的原因,其实陆羽有一个很大胆的猜想,甚至他都有点不敢想。

  就是……他的双手!

  这小刀作为陆羽随身之物,平日里总会使用,也总会被拿在手里把玩,亦或者说,这小刀与其他兵刃唯一的不同,就不过是在他手中把玩过而已。

  而他的手……这双陆羽至今想不出世间还有什么东西能够伤到它的双手,不停的吸收着他的修为,甚至试图把他好不容易精进的修为再吸收殆尽的双手,真的算是极为古怪的。

  所以陆羽会大胆的猜测,是否双手之上,吸收了那么多的灵气,会稍微……释放出一点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后沾到那小刀之上,长年累月之下,就让小刀产生了细微的变化?

  其实原本这件事他不敢想,今日却不得不想!

  {酷匠9网p正版¤$首I:发

  而他想得办法,也十分简单,那就是……不能单单自己一个人乱想,要找到专业人士跟自己一起去想,所谓人多力量大嘛。

  所以……这柄小刀会‘掉’下来。

  其实若没有陆羽暗中的操作,怎么就会那么巧,这小刀会在肉球离近的时候,单单因为一个轻微的撞动就从怀里掉出来呐?

  陆羽是故意的,不但让它掉出来,还要掉在那短剑的身上,至于后果……他其实也没有想到会这么震撼。

  而之所以他今天要做这个实验,就完全是因为之前的那颗‘丝舞’,就是他扔进房间中的那颗‘炸弹’。

  终其数年时间,以前世知识和这个世界的神奇,锻造出来的最强的护身手段,仅仅三枚的丝舞!

  但即便是这样,丝舞所表现出来的破坏力,其实远超陆羽自己的想象。它名为丝舞,因为它释放能量的方式应该是如丝般飘柔,便如同无数丝线在空中飞舞,悄无声息,让人防不胜防,从而伤人保命。

  但……这哪里是悄无声息?

  声音大到整个都城怕是都听到了!这哪里还是丝舞?分明是就是炸弹,单纯的以力量见长的炸弹而已啊。

  那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虽然从未试验过,但丝舞能够有几斤几两,他这个耗尽那么长时间的制作者,又岂会不知道?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让他无言辩驳。

  那就一定意味着是某种过程,某种东西,出现了什么问题。

  而陆羽身上唯一能称得上是‘奇怪诡异’的东西,便就是他的双手了!

  所以他才想研究一下自己的小刀到底是怎么回事,目的其实是为了研究一下丝舞到底为何发生如此变化,最终的目的,却是想要知道他的这一双手,到底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陆羽总有一种感觉,他如果继续这样毫不在意的话,他早晚会死在自己的双手之上!或者被它吸成人干,或者它自己爆裂,将陆羽炸成一片飞灰。

  “唔……那个,我对这小刀其实也一直觉得很奇怪,它就一直被我带在身上的啊,这其中也没见发生什么特异的事,但它总有不同了……嫂子,你见多识广,你来研究一下它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薯说:

  抱歉,晚了。

  今日六一,红薯过节去了。

  红薯还小,这是一年中唯一属于红薯的节日!!!

  但终究还是晚了。

  为表歉意,便漏了本书第一大坑,初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