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依看着自己的两个‘父亲’,满脸的不可置信。

  尤其是蓝大将军,是如何的疼爱自己,即便自己在无理的要求,对方也会义无反顾的同意,而如今……她才知道自己终究是女子。

  那样的劝慰虽然会让她有些感动,但终究也是劝,终究也是让她嫁。

  就不能……不嫁吗?

  如果不是家族安排,如果是自己与洪公子在某个场合偶遇,也许……自己会心甘情愿的嫁给他,毕竟他确实是那么优秀的人,也算是一位良配。

  但蓝紫依就是不喜欢是被家族安排的,逼迫的,这样看起来,不管对方是否良配,她也变得好似一个家族的工具,一个可以用来联姻从而增强家族实力的工具!

  她不想成为工具。

  她可以不要爱护,可以不要荣华富贵,她可以为了家族牺牲自己的性命,但……却不想为了家族牺牲自己的尊严。

  她是人,不是工具,她最起码有一个选择的权利。即便是死,她也希望那个选择,是由她自己做出来的。

  虽然结果是相同的,即便结果是相同的,被选择和主动选择,仅仅是一个意识层面的问题。

  但……人,人这种超越动物存在的生灵,难道一生所追求所依据的,不是这个所谓无用的‘意识’吗?

  而这个意识形态,人们往往会赋予它一个极为简单而让人奋不顾身的名字———自由!

  所以她绝望了,在嫁人这件事情上,整个家族并没有一个人站在她的一侧,帮她说一句话。

  ,酷V*匠?网首发%|

  有些人绝望之后会妥协,而她绝望之后……会反抗。

  “我便是不嫁!”

  蓝紫依大声吼道:“所以我修炼,即便差点因此而死掉,我也依旧坚持,因为我就是不想嫁!为了这件事,我便早已把自己的性命也豁了出去!父亲大人,您曾经在整个大玉国的面前,夸奖我是个有着倔脾气的女子,并以此自豪,我也同样如此。所以今天请再一次的允许我倔强一次。”

  “你这臭妮子好不要脸!”

  蓝大将军的母亲被气的不行,大声吼道:“你个养不熟的白眼狼,蓝家养你教你,含辛茹苦把你养育成人,不计代价的提供最好的修炼机遇,让你成为放眼大玉国也出类拔萃的人物。而你呐?你为家族做了什么?如今便是嫁人这一点小事,就要跟你整个家族对着干,还要我们容忍你的所谓倔强的自私……你还有没有点身为家族成员的责任,还有没有点身为子女的自省?若你要怨,就怨你生在这大家族,大家族给你荣华富贵,给你绝顶功法,便需要你付出如今日这般的代价!你当全天下好处,你得到它们都是应该应分的吗?!该死的不懂事的小妮子,今日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偌大个蓝家,还能因为你一个人而失了规矩?来人!把她绑了扔进地牢,不给饭吃不给水喝,老身倒要看看她还能倔强多长时间!”

  话音刚落,几名家将便冲了出去,试图要将蓝紫依拿下。

  蓝紫依岂会就范?双臂一展,猛地一道劲风将几名家将掀翻!

  但她力道终究有些失控,一道气浪穿过众人,竟然直接冲在老太太的身上,她呼吸为之一滞,内息受阻,身体一阵摇晃险些被吹的昏死过去。

  “大胆!”

  蓝大将军突然咆哮,一手微抬,一道波光便冲散蓝紫依所有劲风。

  再伸手一压,蓝紫依整个人便跪在了地上。

  因是紧急为之,蓝大将军自然也没了分寸,这一压,便有些用力。

  蓝紫依跪在地上,地面青石已经龟裂,不时便有鲜血流出,而她嘴角也出现一丝血迹。

  蓝大将军一看,便是心疼欲死,脸上满是歉意,但此时却不能心软,只能大声喝道:“反了天了?不尊家族之命也罢了,不理会众家长好话说尽,也罢了,但你竟然以下犯上攻击祖母?你难道是为了拒婚,便是连‘人’也不做了?!”

  蓝紫依有些歉意,有些惶恐,但更多的……却是愤怒。

  “你们为何要如此相逼?好话说尽?还不是想拿自家女子去换你们今后的富贵?不堪!无智!”

  她大吼一声,便就想这么死掉算了。

  甚至已经放下了生存下去的信念,一瞬,目如死灰。

  却在此时,她突然想到陆羽说过的一句话。

  ‘坚持不下去……就吃了它。’

  现如今,自己不正是坚持不下去了吗?

  莫非……那东西其实是一枚毒药?

  好吧,既然这样,那真是很好的,毒药吗?吃了便吃了吧。

  说着,她伸手入怀,掏出那颗小小的药丸,一脸决绝的扫视一眼蓝家所有家长,然后在众人‘不可!’‘放下!’的怒吼声中,一口将药丸吞了下去。

  易变……

  陡起!

  ……

  “哇!少爷您快看,有一个肉球在打铁啊!”

  正考虑如何在废墟上铺上一层华美地板的陆羽被小阮的声音吓了一跳。

  别过头翻了翻白眼道:“很少见你这么一惊一乍的,怎么突然就……哎呀!有个肉球在打铁啊!”

  目光所及,让他整个惊住,眼睛瞪得老大,不可思议的看向楼下。

  主楼九层,中为空,一举似向天鸣。

  一层那如闹市般的场景,便是哪里都能看到,居高临下,看的更清。

  此时在一楼之中,一座火炉之旁,众人回避,只留一个‘奇形怪状’,偏生一袭红衣,正用一只不知道是手还是什么的玩意,挥舞着巨大的铁锤,一下一下打在一片烧红的铁锭上,火星四溅,当当声响。

  正是一个圆形的穿着红色衣服的肉组成的大球,在打铁。

  小阮嘻嘻一笑,挽起陆羽的小手走到栏杆之旁,凭栏俯视道:“果然如少爷所说,世间无奇不有,兴许是一块肉肉修炼成精,倒似人一样行为处事,连打铁都会了呐。”

  “恩恩恩,还没准真是这样。”

  陆羽十分认同。

  他们二人话语声大,但却无人打扰。现在其他地方不知道,但二楼三楼四楼所有工部人员,都知道三楼来了个疯子,避而远之,自是可以理解。

  陆羽看着热闹,突然又是一愣,随后脸色几次变化,最后变得哭笑不得,指着一楼一处道:“我好像知道那个肉球……是谁了。”

  “是谁啊?”

  “小阮你看那。”

  小阮顺着陆羽所指看去,就发现在肉球打铁的旁边,站着一个颤颤兢兢的粉面小生,不是那陆家的天才大少爷陆枫,又是哪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