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卓林第一次看到侍郎大人如此震怒。

  他以往都是笑着的,甚至有些胡闹,即便是因为一块秘银大家扭打在一起,他也会以弱小的身躯加入其中,甚至做出那种抱着他大腿哭的要死要活的事。

  他仿佛从来都会生气,仿佛永远像是一个顽皮的孩子。

  但如今,他不笑了,身上明明没有修为,却散发出一股让郝卓林这样九阶武者都恐惧的气息来。

  郝卓林知道,这股气息名为‘杀气’!

  侍郎大人在这一瞬间,暴怒到甚至动了杀心,这让郝卓林变得十分恐惧。

  正因为这份恐惧,让他清醒了一些。

  所以才瞬间想明白他自己到底犯下了多大的错误。

  那到底会是什么?根据他人描述,那应该是一件很小的东西,起码之前是无人会注意到的,也能被一个孩童随意掌握,随意使用,然而……它可以轻易的将主楼炸出这么大一个窟窿来。

  主楼是什么?大玉国以城墙之坚闻名于世,而主楼便是其中之最,也是工部的脸面,是要比皇宫来的更为坚固。若说皇宫是皇家的居所的话,那么这主楼就是大玉国最后一座堡垒。

  而便是这座堡垒,如今却在一个孩童手中……被炸出了这么大窟窿!

  但他自己竟然面对此事,没有立即去追查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世上还有比这更大的失误,更大的错误吗?

  别说现在侍郎大人是带着杀气的,便是郝卓林自己都想一把捏死自己,太傻太丢人了。

  “属下马上就去问!”

  说着他又要激动。

  侍郎大人却摆了摆手,叹息道:“罢了,若此时逼问,怕是那小子不会说的,但他如今毕竟是工部的人,我们早晚有一天会探寻出那事物的秘密的,而且……要快!”

  随后他突然又焕发出以往的微笑,满脸甜蜜的说道:“话说……今日家人传话过来,说是我那宝贝孙女要来主楼游玩,随便挑两件珍宝,说是要给她夫婿的弟弟送一个见面礼,当真是奇怪的紧,这世上哪有嫂子着急给小叔子送礼的道理?不过……罢了,反正只要她高兴就好。”

  郝卓林一时间有些转换不过来,错愕在当场,支支吾吾的根本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当官真的好难,还是安心打好自己的铁,好像比什么都强。

  ……

  当官难,难当官。

  因为太多的人想当官。

  比如蓝家。

  蓝大将军战功卓越,战场上以杀伐果断闻名,但到了自己家中,却被那些凡尘琐事烦的脑仁疼。

  无他,蓝大将军的官职并非世袭,他若倒了,抑或死了,蓝家这偌大家业,也就败了。

  所以不管是依然健在的双亲,还是围在身边的各种亲戚,整天都在担心这种事,尤其以自己那几个兄弟为重。他蓝大将军没有子嗣,不用担心没给儿子留下家业,其他人却受不了,所以只要有一丝机会,他们就尽可能的想要趁着蓝大将军依然坚挺的时候,将自己或者自己的家人塞进官场之中。

  正因为如此,此时蓝家所有的长辈才汇聚一堂,同时将‘怒其不争’的目光投向一个女子。

  蓝大将军最为心爱的过继来的女儿———蓝紫依。

  …酷匠)H网h永1久免费看I小:;说

  终究……不是亲生,终究……家族不似军旅。

  “贤侄女啊,怎么能不嫁?”蓝大将军的大哥是个酒囊饭袋,总觉得自己很有说服力,而且在这家中他地位也算是不低,便第一个苦口婆心:“那洪公子是个多好的人?这整个大玉国还能找出比他更为精彩的男子吗?没有嘛!再说那洪家,跟我们蓝家也算门当户对,你嫁过去既不算吃亏,也不至于受辱,刚刚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嘛。我可听人说了,人家洪公子那叫一个英俊,主动讨好他的姑娘可是多了去了,可是人家哪个都看不中,唯独就喜欢你,还为了你险些丢了性命,非要跟去那劳什子的密境,这不管在情在理,你都不应该辜负人家一番心意啊。贤侄女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知道天下有多少女子会羡慕你羡慕的要死呐!”

  蓝紫依一副冰冷,对此言论丝毫不感兴趣,甚至只用鼻子发出一声冷哼。

  “咦?你这……”蓝家大哥险些骂人,看在蓝大将军的面子上才作罢。

  另一人却马上接口,说话的人正是蓝紫依的亲生父亲。

  “贤侄女……”他这一声倒是显得有些尴尬,亲生的,还要叫侄女,说出口也有些别扭,但他咬了咬牙,还是继续道:“你这门婚事,原本是个死结,因为我……我早年的一时糊涂,让陆家钻了空子,甚至把这件事闹到了陛下那里,弄得陆公子和洪公子都脸上无光,但……他们可都是真心对你,即便被万人嗤笑,却依然对你是一心一意,这份情谊当真难道。如今万幸,陆公子……算是有了着落,而你就应该跟洪公子成亲完婚了。这件事躲是躲不过去的,你自己心里也清楚的很吧?并非说洪家是我们蓝家得罪不起的,单说在你父亲的仕途上……若是得罪了洪家,身在军部的他总会十分难做。只有你们的结合,才能保证你父亲的官位稳妥,才能保证我们蓝家的长盛不衰,不管是在你自己,还是在整个家族,这婚约……你便不能不从,何苦反抗?”

  说了半天,可蓝紫依就是低头不语。

  这下可把这位陆家酒桌上最好的朋友给气的不轻,大声喝道:“你倒是表个态啊,这么多长辈都在看着你,指望着你,你就这般自私自利?”

  “我不嫁!”

  蓝紫依猛地抬头,大声的喊出了这三个字来。

  让全场的气氛瞬间为之一滞,好似空气都凝结住了。

  “你这妮子!自古婚约便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是看在你修炼还算勤恳的份上,才多问了你一句,你倒在这里耍泼?谁给的你的胆子?!”

  这是在骂蓝紫依,肆无忌惮的骂。若是旁人,如此辱骂一个蓝大将军溺爱的女儿,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但这位却不会担心,因为她是蓝大将军的亲娘。

  所以蓝大将军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脸色红如重枣,深吸一口气,才一脸歉意地看了蓝紫依一眼,随后说道:“紫依,四岁那年你身染重病,为父又行军在外,出不得力,还是你大伯一路跑到皇宫,在殿前跪了两天两夜才求来御医给你医治,才保住了你的性命,这份恩情……你可还记得?”

  “我……”

  “十四岁那年,为父曾问你这京城公子可有称心如意者,你当时说没有,为父问的紧了,你便说这京城之中也只有几位公子还够得上资格,其中便包括这位洪公子。”

  “那是因为……”

  “女儿你终究是要嫁人的,为父这些年征战沙场,近几年更感觉身体每况愈下,每到阴天下雨便全身刺痛……这是在战场上留下的病根。而为父也不想老死在病床上,为父一生为将,即便是死,也要死在沙场之上,战阵之前!但……为父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外冷内热,心性要强,为父也想过到底什么样的男子才能配得上你……呵,但在为父看来,这天下男子没有一个能配得上我家麟儿!但你终究是要嫁人的,既然如今有婚约在此,便是一份缘分,何不……就此断了为父忧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