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公公便是一惊,其一是因为‘狗屁倒灶’这四个几乎是抽了陛下一巴掌的用词,简直是癫狂的无法直视。

  其二是十六人只要六个,这简直可以说是无理取闹了。

  “这……只怕是不妥吧?陆大人何不再考虑考虑?”

  o_酷匠'、网U首Z发

  他望着陆羽的眼神,略有担心,而其余十六个人更是一脸的愤慨和无奈,觉得这个不足十岁的娃娃还当真是喜欢胡闹,当然,他们也紧张。

  文公公很喜欢陆羽这个小子,因为陛下喜欢。

  所以虽然不便明说,但文公公依旧想要帮助陆羽一下。

  为何帮助?因为今天这件事,原本就是陛下的一次考验。

  一个人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有三点,第一点,智慧和能力。第二点,胆量。第三点,用人的能力。

  正如陆羽言‘医’,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有限,所以需要借助他人来完成。

  官员更是如此,说是管事,最主要却还是管人。

  有一句话叫做‘韩信点兵多多益善’,这是极富赞誉的一句夸奖。有些人终其一生只能管理好他自己,而大部分人,则是连自己都管理不了。再往上,有些人可以管理五人,军中便是伍长,政界便是吏。经过锻炼或者天赋,有些人可以管理百人,便有百人长和官员。可掌管万人者,当真不是很多,也需要层层下放,以军队为例,便是将军管着十名千人长,千人长各管十名百人长……以此向下,总是个层塔级的结构。

  所以能维系一个层塔,让它稳而不乱,这便是管理者的能力所在,越优秀的管理者,就能将这层塔建的越发高大壮大。而那位韩信,则几乎可以管理到十层左右,便可以掌控百万之众,所以才有多多益善的说法。

  但……也有例外,极为特殊的例外,并非层塔,却依然可以管理万计之人,堪称绝世之才。

  当然,这种人到底是笨蛋还是天才,就不那么好评判了。

  陛下给陆羽十六人,便是一种测试,想看看陆羽将他们分成如何的层次,而每一层又会是多少人。若是没有能力的人,往往只会从中选出一个优秀者,用他来管理其余,便是一对一的最轻松的管理方法。若是有能力,若能分出两到三层,每层有四到五人,那陆羽便是个很优秀的人才了。

  但陆羽若是没有分出层级,全部平衡的管理,即便他能每一个人都照顾的过来,却也并非大才,只能说是怪才,不堪大用。

  管理,如建高塔。

  这就是陛下的考核。

  而陆羽一上来就要把十六个人变成六人,这……便是不合常理,自然也不符合陛下考核的要求。

  所以文公公让陆羽再考虑一下,便就是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而陆羽却轻轻一笑,摊手道:“考虑?我考虑过了啊,而且考虑的很清楚,已经不用再考虑了,就是六个人。”

  文公公的眼角抽动一下,暗叹道:‘莫非真的是一个扶不起的烂泥?只会夸夸其谈和小聪明,但却没有真正的天赋?’

  他叹了口气,便问道:“那杂家敢问陆大人,这六人之选……大人可有计较?”

  陆羽点头道:“嗯,我已经选好了。”

  “能否告知杂家,是何依据?”

  陆羽哈哈一笑说道:“原本这件事是不应该跟你说,也不应该让他们知道的,但既然公公问了……”

  他走到一名工部官员面前,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掌,说道:“选拔人才嘛,无外乎才情德行两种方式。才情便是能力,德行便是忠诚。若我为县令宰辅,自然首选忠诚,我不需要他们拥有多少能力,只要他们不造反就成。反正国之车轮只由百姓自发推动,有或者无,只求安稳便可。但我是工部的官。”

  他指了指那手掌说道:“比如这位,手掌上有奇形怪状的老茧,这是经常接触铁锤等工具才会留下的,而经年的高温火烤又让他手上无毫,皮肤绷而亮,骨节粗大,指甲不平。这证明他在锻造机巧一图上十分用心用力,即便天赋再不佳,上万个时辰也能磨练出一把好手。他在才情上算是合格的。”

  那人微微一愣,随后大惊,下意识将双手缩回自己的袖子中,他真的不敢相信,有人可以单单看过自己的双手,就能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而且在上面灌注了多长时间。

  惊讶的同时,他也有点感动,起码……自己的辛苦终究还是有人能知道,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勤劳也仿佛收到的报酬,心里美滋滋的,甚至眼角还有些酸楚湿润。

  陆羽又走到另一人面前,同样是看着对方的手,朗声道:“玉匠丹青之人,工作前总会在手上涂一层蜡,久而久之会让手掌变得异常光滑柔嫩,但细小处的雕琢最是伤骨,他指节突而不均,尤其有一种淡黄之色,明显是常年血脉不通所致,每逢阴天下雨甚至会隐隐作痛,肿胀难忍。而这种状况只需十日左右便可恢复,但此时他的手却依然如此,显然也是勤于劳作之人,尤其心中一股韧劲,更是上上之选。”

  被他描述的人,原本看向他的眼神是一脸的鄙夷与不屑,可听完这些,他的脸色就变了,看向陆羽的眼神多了一份疑惑与凝重。缓缓搓着自己的双手,目光中竟然还多出一份火热,暗想这位‘小大人’一定是深得此道,说不得日后要多加沟通。

  陆羽便就这样一个个说过去,有些人确实有大才,有些人胜在勤恳,但有些人……则是偷奸耍滑颇为不堪。

  一路走过,一路描述,陆羽最终回到文公公面前,咧嘴笑了笑,说道:“所以我说我已经考虑好了,所以这十六个人中我只要六人。”

  文公公整个被惊住了。

  他从未见过有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素未平生的人仅仅通过细微的观察,就了解的如此之深,这简直就是……神技!

  之前所有的担心立即消失不见,温和笑着对陆羽说道:“既然陆大人有如此见地,那杂家便不再多言了,那……六个人,便是那几位吗?”

  随着陆羽的‘描述’,文公公便注意到十六个人中最有才华最为勤恳地六个人,他们也确实在工部极为优秀,只因为性格问题,才久久没有归宿,如今被陆羽看上,倒也是他们的造化,算是苦尽甘来。起码……陆羽懂他们。

  那六个人触及到文公公的目光,腰杆不免都挺得更直了一些,有些激动,也有些期待。

  “嗯,六个人我已经选好了,就是他们。”

  随后,随着陆羽伸手指点,六个自己都无法置信的家伙走出了队列,直到站到陆羽面前,感受到陆羽亲切的目光,他们都还不太相信。

  而文公公也整个呆住了,其余人更是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全因为……明明陆羽都看的十分清楚,说得十分明白,但是……却根本不去选那几个有才华且勤恳地,反而选了六个最是无能,最为献媚,从始至终都弯下膝盖冲陆羽恶心的笑的家伙!

  “陆……陆大人,”文公公笑着,只是有些勉强,他略显尴尬的说道:“您不是在说笑吧?在逗杂家开心吧?”

  陆羽嘴角微微一撇,最后突然大笑三声,背着双手,一脸傲然站于世人面前……虽然在这里他是那个最矮的,但所有人都被他突如其来的气势所震,错觉的感知到他仿佛才是那个最高大的人。

  “忠诚?那是陛下需要考虑的。能力?那是工部需要考虑的。至于我?我的选择条件就很简单,两个字便足够,那就是‘听话’!我不管他们是不是无能猥琐,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口蜜腹剑,更不管他们是不是只钻营卑劣小道……但他们绝对足够听话!相对于那些只要我捧上几句就骄傲的不得了,开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相对于那些手高眼更高,还需要我去哄着的家伙,相对于那些自视高傲,总把风骨尊严挂在嘴边的家伙……我就是更喜欢这些无能卑劣脸皮厚,还很听话的家伙。怎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