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话,让陛下的眼睛猛地瞪圆,就连瞳孔都放大了。

  他忽地一下从皇位上跳了下来,三两步便横跨整个大殿,直接来到陆羽身前,控制不住激动的声音问道:“你……你说什么?你说你知道天书?!”

  陆羽点头道:“是啊,微臣当然知道了,记得有一次家姐看到微臣的字,便说微臣写的是天书。还有一次,小阮同微臣聊天,也说微臣讲的是天书,所以这天书……”

  “滚回去!”

  “咦?……哎呀!”

  陆羽被陛下一脚踢出去老远。

  “这个该死的臭小子,你的那个天书也是能跟‘天书六卷’比的?!如果不找个机会好好惩处这臭小子,老子便不配当这一国之主!”

  国主一边往地上吐着口水,一边撩着自己的衣襟就往回走去,丝毫没有去看正倒在地上一脸幽怨的陆羽。

  陆羽没有说谎,只是对方……既然聪慧如国主,也是理解错了。

  真话,往往比谎话更容易骗人。

  这是陆羽的惯用伎俩,百试不爽。

  他此时一脸的愁苦,可怜巴巴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揉着自己还有这脚印的屁股,一瘸一拐的向宫门外走去。

  没多一会,那位公公便赶了过来,走到陆羽身边,一脸艳羡的说道:“杂家可真是羡慕陆公子,不……现在应该叫陆大人的才是。”

  “羡慕?啥?”

  “杂家服侍陛下这么多年,却从未被陛下踢过呐。”

  “你想被踢?”

  “杂家自然想。”

  “有病!”

  “杂家觉得,怕是全天下人都希望被陛下踢一脚呐。”

  “全天下的人都有病!”

  两人有说有笑,便走出了宫墙,站在宫门外面,陆羽冲着那位公公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开,回到那国子监中。

  ……

  对于陆羽突然被国主下旨召走,国子监中所有人都一片惊讶,更重要的是,他们对陆羽的态度也出现了转变。

  如今算下来,国子监这个原本权贵所在,却并不那么精彩的地方,突然之间就变得热闹非凡了。

  首先是密境历练权贵子嗣之死,堪称国子监之殇,尤其这件事的主事人其实是第一公主殿下,权贵们无处发泄,便开始四下搜寻魔宗下落。

  其次是黑鸟突然出现,然后极为霸道的占据了国子监一个院落,谁都不让进。国子监主事曾向进入,如今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

  其中也有些小事,但足够热闹,比如陆枫,再比如陆羽。一个是‘后起之秀’,一个是‘陛下亲召’。这便会给人一个错觉……乱局之中,奇峰突起!

  ‘陆家怕是要转运了!’

  这几乎是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但也有例外,比如蓝紫依。

  此时她正坐在一张床上,原本陆羽的床,每天他唯一的盼头,被小阮搂着睡上一觉的床。

  而且她明显没有离开的意思,即便面对陆羽那张能放下一个鸡蛋的惊讶的嘴。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8G说v

  “为什么我来这里?哼!”蓝紫依撇了一下嘴,理所当然的说道:“我的家被黑鸟占了,而黑鸟是被你引过去的,所以这只能怪你。如今我无家可归,自然要住在你这里。”

  “那……那我住哪?”

  陆羽无奈的问着。

  “住哪?”蓝紫依左右看了看,随后说道:“这房间其实挺大的。”

  “那我要睡床!”

  “我占着呐。”

  “你忍心让我一个正在成长期的孩子睡地面?!”

  陆羽开始反抗。

  “也可以选择门口。”蓝紫依丝毫不让:“你这里四面漏风,尤其门口最是严重,你可以堵在那里。”

  “我……”

  陆羽发现自己跟对方讲不了道理,所以索性不讲了,走到一旁往凳子上一坐,开始生闷气。

  正这时,小黑艰难的从正门‘挤’了进来,偌大的身子往房间里面一趴,就占据了一半的空间,随后它伸出自己的千爪指了指自己的肚囊,意思很明显,是让陆羽睡在那里。

  “我嘞个去!老子已经沦落到让一个宠物来关心我的地步了?躺你身上?你也配?我跟你……咦?”陆羽一边说一边走过去,然后往小黑身上一躺,随后舒服的说道:“倒也还不错。”

  小黑的身上没有野兽的腥臭,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奇怪的味道,就像是……春雨刚刚打过树梢,嫩芽倔强的从干枯的枝条伸出头来,吐露的一丁点的气味。

  蓝紫依坐在床上,伸手下意识摸了摸干瘪的床板,又看了看明显软绵温暖的小黑的肚囊,突然一脸委屈,满心的羡慕。

  “别说!不换!”

  陆羽不等蓝紫依说什么,便立即声明自己的主权。

  “哼!”蓝紫依一声冷哼,便再次陷入沉默。

  好一会,她好似从一个冰雪姑娘,变成了个耐不住寂寞的小丫头,看着陆羽说道:“你的医术……是我平生仅见,我知道你修为不高,但就凭你的医术……这世上你大可去得。我认识一些权贵,有很多人生有奇病……”

  “停!”陆羽赶忙摆手道:“别,可千万别!我之前就说过的,医治你的事情不要跟外人提起。”

  “这是为什么啊?你就要浪费这天赋绝技?”

  “哎……”陆羽知道这冰雪小丫头是钻了牛角尖了。

  “既然你这样想……那我来问你,终我一生之能,我能救过来几个人?就算我一天十二个时辰不休息,又能治得了多少人?”

  蓝紫依一脸肯定道:“以陆公子手段,一天起码过百,一年便是数万之数!”

  “你……还真在算啊……”陆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道:“好吧,就算是十万好了,一年十万之数,好神奇,好威风,但……那又如何?每年大玉国需要医生大夫医治照顾的病患,何止百万千万?他们赖以生存的,是你们这传统医术数百年乃至上千年上万年的传承,虽然有些地方薄弱了些,但自有其价值作用。然而我又算什么?不是自夸,我的医术不与任何人同,也高于很多医生,但这又能怎么样?我只要将医术显摆出来,我并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也并不能治愈所有的人,相反,我却真的会动摇那千万年传承医术的根基!根基被毁,举国医界动荡,到那时……因没及时得到医治而逝去的人……我又能救回来几个?”

  陆羽叹了口气,在小黑怀里找个了舒服的姿势放松精神,闭上眼睛。

  他悠然说道:“所以说有时候人呐,并不是只要做的问心无愧就行了,只能看到眼前这一点利益或益处,却没看到它能造成的影响。问心无愧?呵,多么自私的一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