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长大了。

  因为这个阵法。

  那么这个阵法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陆羽却依然不知道。

  他仅仅是自信满满的仰着头看着黑鸟,随后轻声问道:“怎么样?对于它的能力,你还满意吗?”

  黑鸟没有表示什么,也只是左右看看,随后……猛地挥动一下翅膀,包括陆羽,小黑,小阮,甚至蓝紫依,都被瞬间‘扇’到院落外面,虽然并没有受伤,但几个人都有些失落,感到丢脸,还有……疑惑。

  随后,黑鸟的头从院落里伸了出来,缓缓靠近陆羽,突然张开嘴,一口就把陆羽的上半身给‘吞’了进去,却没有咬,虽然看着吓人,但仅仅是‘含着’。

  P)酷!匠p网首发

  陆羽视线变黑,而且这动作也十分不雅,便无语道:“我说……喂,喂?这是……这是要干什么啊?你这样我很尴尬……咦?”

  说着,陆羽突然发现面前的漆黑变得无比明亮,甚至浙西明亮让他都看不清任何事物。

  而明亮来自于一个小小的淡红色的美丽的球。

  陆羽都不用想,也能知道它便是黑鸟的一滴精血!

  他不知道如何去接受这滴精血,它显得无比强大,温存中……也透着让他无法抵御的暴虐。

  但下意识中,他却又懂了,缓缓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任由那滴精血流入其中……

  陆羽只觉得自己口中一股热辣,却柔和,让他生出一种马上将它吞进去的欲望。这种想法来的极为强烈,甚至很下意识的,几乎就在一瞬间,要不是他狠狠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他就真的这么做了。

  他忍住了,所以黑鸟也松开了他。

  陆羽用鼻子重重吸了一口气,冲着黑鸟温柔一笑。

  他知道,对方只是把精血交给了他,至于他要干什么,是要自己吃掉还是送人,黑鸟就不会管了。之所以要‘含’着自己,恐怕这精血只要暴露在空气之中,一定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吧,也许……是危险。

  所以陆羽不敢张嘴,转身过来,看着正一脸呆滞的蓝紫依,无奈的摇了摇头。

  突然!

  手如电闪。

  在蓝紫依的眉心按了一下。

  蓝紫依一是从未想过陆羽会突然出手,其次……她也确实没有躲过。

  此一指,正是‘命悬一指’!

  蓝紫依一下子就动不了了,在这一瞬间中,她的心情极为复杂,有些恐惧,但更多的却还是疑惑。

  先是被黑鸟‘抽’出自己的庭院,现在又被陆羽给一指定住,难不成……这些家伙要抢自己的院子?话说这也根本不用抢的啊,那他们是要做什么?

  陆羽要做什么?

  他只是轻轻笑了笑,随后……拿出小刀,在蓝紫依的喉咙上就划了下去。

  这一下,可把蓝紫依吓的丢了魂。

  ‘难道要杀我?!为什么?!’

  刀子再进一分,蓝紫依就会死,可陆羽拿捏的极准,更确切的说,陆羽甚至可以把她的脑袋整个割开,只要留下几根血管和喉管,就可以保证蓝紫依不死。

  当然,陆羽不会这样做,只是在她的脖颈上‘挖’出一个孔洞,甚至蓝紫依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不再是从口鼻进入,而是直接从喉咙的孔洞而入,这种感觉……极为恐怖!

  她不止一次的在这个过程中被吓昏过去,却又被疼醒。

  但……也不知道幸与不幸,她经受病痛折磨了那么久,对于这种痛苦,倒是有些抵抗力了。

  一个孔洞,直接通向蓝紫依的颈椎。

  陆羽小刀突然一个翻转,颈椎上的骨骼……就被他给‘挖’开了!

  蓝紫依瞬间失去了自脖颈以下整个身体的所有感知。

  也正在这个时候,陆羽突然扑了上去,几乎是爬到她的身上,然后撅着嘴对着她的脖颈就‘咬’了下去。

  ‘魔鬼?!’蓝紫依心中惊骇:‘他……他要喝我的血?!’

  可就在下一刻,她只觉得自己的脖颈猛地一烫,一道热流自脖颈发出,上冲头顶下达脚心,轰然一声在她耳中炸响,她便这样站着不动的昏死过去。

  ……

  再等她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如此的日头在寒冬之中也算难得,让人心生暖意。

  但蓝紫依的心却是冰凉冰凉的。

  ‘我死了?我一定是死了吧。这是地府?怎么跟寻常世界一般摸样?’

  “放心吧,你没死。”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蓝紫依吓了一跳,但马上就听出这是陆羽的声音,便忍不住大声质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问完,她自己倒是先惊讶了起来。

  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光滑,软嫩,不像受过伤的样子,而且她毕竟能说出话来。

  所以她抬起头错愕的看着陆羽,满脸疑惑。

  陆羽却翻了翻白眼道:“女孩子就是女孩子,九死一生的情况下,首先关心的也只是自己会不会有伤疤……放心吧,若你的身上会留下伤疤的话……我也不会费那么大心力弄来那滴黑鸟精血,它可没有那么平凡。”

  陆羽显得有些疲惫,尤其是裤腿,已经被寒露打湿。

  他打了个哈欠说道:“一半一半,那滴精血被我送进了你的骨髓之中,它会重建你的血脉,更会塑造你身上的根骨,就是你的脊柱。你的命还是不错的,五成生还的机会,你赶上了,所以你活下来了,至于之前的病……放心吧,不会再有任何影响。甚至你还可以去练武,随意你练什么功法,都毫无影响……哦,不。其实还是有影响的,因为此时按照你的骨骼的资质,你不管练什么功法,都能把它练出圣阶功法的效果来,这点不同你应该不会有怨言吧?”

  “什么……什么骨头?”

  陆羽说了一大通,但蓝紫依却一个字都没听懂。

  陆羽无奈只得翻着白眼说道:“那我就说的简单点,就是说……你的脊椎,还有你的血液,原本是你自己的,但现在却不是了,它……你只要知道它很强大就是了!哎,我都没想到这一滴精血能达到这种效果,之前真不如自己吃掉算了……罢了罢了,反正都过去了。对了,你只要记得你现在的脊椎骨,应该叫做‘神骨’就对了,还有,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懂吗?”

  说完,陆羽摇摇晃晃的摔倒在小阮的怀里,疲惫道:“走,回去睡个回笼觉。”

  小阮轻笑,将他搂在怀里,便向陆羽的小屋走去。却在这时,陆羽突然又大声道:“不对!那个……小黑!嘿嘿……”

  他唤了一声,起码一人多高的小黑便一脸幽怨的挪到他的面前,视线左瞄右看,对陆羽有些气恼,对小阮有些……怪异,对蓝紫依有些嫉妒。

  但随后它就发现自己主人那一脸的不怀好意。

  “小黑啊,你这么长时间吃我的喝我的,你是宠物,所以我不跟你计较。但你现在……咳咳,太大了,当不成宠物了,也……太丑了,更加不能当宠物,我总不能白养着你吧?而且之前吃喝用度的帐你也是要还的,所以……你总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嗯……现在驼着我们回家,就算是……抵了你一顿早饭吧。小心,不要抵抗,饿起来真的是很难受的,相信我!”

  于是,蓝紫依便一脸愕然地看着一匹巨大的狼背着两个人潇洒而去,虽然那狼走的有些无力和委屈。

  而且……看着这个背影的,绝对不仅仅是蓝紫依一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