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轻松写意,且自由的国子监,此时却透露出一股肃杀之气。

  有其他国度的人对大玉国有这样一个评价。

  “边境之上可以小打小闹,我们有三百万控弦之勇,他们有两百万怒马鲜衣,可谓势均力敌。但千万不要进入大玉国腹地,因为那里有亿万百姓,便有亿万兵甲!”

  魔宗出世,国子监弟子被杀,便让此时的国子监变成了‘军前杀阵’,人人倒提兵刃而行,气机重如铁,明如血。

  一个看似平和的国子监,瞬间变成了铁与血铸造的战车!瞬间会碾碎任何肝胆挡在他们面前的敌人。

  这也让国子监瞬间团结了起来,即便是往日不受待见的家伙,此时看起来也是那么可爱。

  比如陆枫。

  原本被所有人瞧不起的他,却因为修为真的还算不错,此时也成了香饽饽,起码……现在周围也出现一群人,总体来说,他有了朋友。

  四阶的修为实属平平,但陆枫却不是靠这个,而是靠着……他在仅仅十日之内,从四阶修为突然变成了五阶,而且还是国子监高级教习亲自评定,这就意味着他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尤其是在受了伤之后,突然就将自身修为增加了整整一倍!这是什么概念?若不是有了机缘,那就只能说……他是个‘后起之秀’。

  后起,不是指的年轻人,而是指的那些‘大器晚成’,但其实也并不算太晚的家伙。

  功法一途,往往三岁定终身,出生是什么资质,长大便会有怎样的境界,但也有例外,是在成年之后经过一些事情,修为突飞猛进,对这种存在,人们喜欢称他们为‘后起之秀’,而那种诱因,就被称为‘开窍’。

  在人们的认识中,陆枫就算是开窍了,所以才能从四阶突然之间变成五阶,并且这还不是结束,他会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一次次变得更加强大。

  不过此时的陆枫,却绝对没有什么高人应该的样子。

  而是仿佛怨妇一样坐在陆羽的面前,用一张呆滞的脸看着他,然后说道:“我恨你。”

  陆羽哑然失笑道:“为什么啊?”

  “那天我昏过去了,你却把我独自留在那里,你知道我接下来所遭遇的事情吗?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在那黑林之中不知为何认识了黑鸟时,你不知道,你跟随第一公主大人再次进入密境,你也不知道,而我经历的……”

  说到这里,陆枫突然哭了,还哭出声来,而且真的有眼泪流下来,看起来极为可怜。

  陆羽被吓了一跳,赶忙问道:“你这是干什么啊?怎么了这是?突然哭什么啊?”

  陆枫深吸一口气,随后道:“其实我也就只比你早到家一天,而后那么长时间,我都没有去找你,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是为什么?”

  “不想。”陆羽果断的摇头。

  陆枫却大声道:“不!你必须知道!”

  他随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深吸几口气,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沉声说道:“我经历了……生不如死!”

  一字一句,字字带血。

  “呃……我看你现在不错啊,怎么就生不如死了?挺好啊,衣服……嗯,也比以前的好看了许多,面容嘛……兴许是修为的关系,也红润了很多,你现在很健康啊,怎么就生不如死了呐?”

  “我不是在说这些!我说的是自己的心!”

  陆枫再次大叫起来,随后又坐了下去,长长叹了一口气,抹掉自己的眼泪,他知道自己是无法用这真实痛楚的眼泪来动摇陆羽了。

  “那一天,你走了,你义无反顾的走了,留下我一个人,仅仅是我一个人,在那黑林的边缘处,没有了任何保护。难道你就不曾想象,若是突然出现野兽把我叼走,然后吃干抹净埋骨他乡?”

  陆羽上下打量着他说道:“你不是没被叼走吗?”

  “不如被叼走!!”

  陆枫的眼泪又下来了。

  “我……我是被人捡走的。”

  “捡?”

  “嗯,”陆枫无力的点了点头道:“我被人捡走,醒来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富贵人家,那是个很大的家族,比陆家大很多很多,在大玉国的地位也多出很多很多。”

  “这应该算是你的机缘啊,怎么就生不如死了?难道他们虐待你了?”

  “那倒没有。”

  “那还不是好事?”

  “我倒是希望他们虐待我,甚至把我做苦力,甚至……甚至杀了我我都开心!可是……可是……天啊,我怎么就这么倒霉?”

  “我靠!到底是什么事啊?这才多一会?你就哭天抢地好几次了,你是个男人,说话有点条例行不行?!”

  “好吧……”被陆羽一骂,陆枫终于平静下来,沉下心说道:“当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有一个人躺在我的身边,一丝不挂,而且……是个女子。”

  “艳遇?”

  看正c版章C节上‘酷匠{网\

  陆羽的眼睛亮了起来。

  结果一句话,又让陆枫哭了起来:“小羽,我是直到那家的大人来了之后,经过多番劝解和教育之后,才……才终于明白了那玩意竟然是女人的!”

  “那玩意?”

  “头!有那么大!”陆枫比划了一个水缸的体积。

  “身子,有那么粗!”他试图比划两下,但又嫌弃自己的手臂太短。

  “那一条胳膊就比我整个身子要粗!”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然后看了一眼自己的腰,却又觉得自己的腰有些细,好像没啥说服力。

  “关键是脸!那是人的脸?眼睛……眼睛有铜铃那么大!我喜欢马,也喜欢马的眼睛,但我不喜欢马的眼睛长在人的脸上!”他说话的声音带着恐惧的哭腔。

  “那是鼻子吗?那哪里有鼻子?!你知道我需要花费多大的功夫,才能找到她的鼻孔?要把脸上的肉翻开来才能看到!”

  听到这话,陆羽忍不住一阵呲牙,但还是无情的反问道:“你……为啥要找她鼻孔呐?很无聊啊。”

  “我……”陆枫赶忙摇头道:“这不是重点!”他急了,又深呼吸几次,才继续道:“重点是……重点是她还没有头发,没有头发啊!光亮亮一个大脑壳,还他妈的那么圆,就为什么那么圆?为什么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