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一句话让国主的脸色瞬间降至冰点。

  西宫?那是飘香公主的寝宫!

  国主如今年华有四十出头,突然生下一个女儿,在这世界算得上是‘老来得子’了,尤其这小女儿出生之时竟全身飘散阵阵花香,算是奇事,国主下意识说了句‘飘香’,便把小女儿的名号给定了。按理说皇家女子不及十四岁是不能定名号的,可国主却没有把此事驳回,显然对这小女儿十分喜爱。

  可飘香公主虽然天赋异禀,但也天生患疾,如今四岁,却病危不下五次,哪次都是依靠皇家供奉的夺天手段才捡回小命,所以皇宫中的火炉才实验完成,有了点眉目,国主就率先下令给西宫装上,以免飘香公主因寒气而再次发病。

  “怎么可能?不是经过了六次实验,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吗?怎么突然又炸了?”

  kE最#新_章节!:上a7酷匠网O

  “奴才也不知道啊,那火炉原本活力不盛,屋内暖不起来,下人们就添了几块炭火,可没想到……这温度倒是上来了,可是那烟囱却突然炸裂,伤了好几名宫女……”

  陛下心中稍安,忙问道:“只是宫女?飘香儿她没事吧?”

  “自然没事,只不过……烟囱倒灌了寒风,飘香公主冻得全身发紫,现在正有御医在医治……”

  “该死!”

  陛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深吸一口气道:“几名宫女不管伤势如何,都立即送去抚恤,若是伤的重的,再给一笔遣散费,让她们回家吧。”

  起因是宫女,但陛下一向仁厚,便不惩罚,反而抚恤,但也绝不能留,因为飘香公主的身边不容一丁点的冒失。

  随后陛下又说道:“可用的是最上等的碳?”

  “自然是最上等的,是从陛下的配额中挤出来的……”

  “哼,看来这火炉并不是那么简单啊……单纯的仿制还是会出现问题,看来这件事……还需从陆家着手。”

  陛下没有立即怪罪那些能工巧匠,他不会胡乱泄愤,在他的观点中,既然那些工匠是他选的,就代表自己信任他们,若是做的出来,证明他眼光好,若是做不出来,也只能证明他眼光不够。他不会因为自己的选择而怪罪那些能力不够的人。

  ……

  “阿嚏!”陆羽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皱眉道:“是有人在嘟囔我?”

  小阮在一旁笑道:“不,是少爷非要光着屁股站在窗前的缘故。”

  “哼,你以为我喜欢这么做?本少爷是准备用我这只小鸟,去撵走那只大鸟!”

  小阮愣了一下,随后笑不可支,赶忙用被子将陆羽给裹住,嗤笑道:“你那个宝贝徒弟还在看着呐……少爷也不知羞。”

  陆羽悻悻然说道:“赶跑了她也是一样的,看来这黑鸟就算是黏上小零了,哎,也不知道他们哪来的缘分。”

  小阮看向窗外,歪了歪头,疑虑道:“奴婢却总觉得……他们可不像是什么朋友,少爷你看,黑鸟正把小零抛上抛下的,看起来倒是一向寂寞的黑鸟找到了一件好玩的玩具……”

  “呃……还真别说,你这么一说吧……还真有点像。咳咳,听说黑鸟是从很小的时候就被陛下抓来的是吧?”

  “嗯。”

  “那……确实会少了些儿时的玩伴,说不定两个家伙都觉得对方与自己相仿吧。”

  小零的心情陆羽能了解。

  她首先是觉得黑鸟很好看,其次是觉得黑鸟很大很有趣,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像之前小零坐在黑鸟脚边说过的那句话一样。

  “大鸟啊,你也是没有爹爹娘亲的吧?”

  简单一句话,触痛了陆羽的心。

  “哎……”陆羽望着窗外长处一口气道:“反正也不会出什么事情,就先这样吧。”

  这一句话,便确定了黑鸟成为了陆家的一个新成员。

  餐桌上每天都会多出一个碗来,那就是它的位置。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陆羽也只得无奈的爬出被窝,冒着风雪走进国子监,未来的两个月中,他将会在这里面的‘寝室’度过。

  当然,他依然是带了小阮。

  至于黑鸟……它好像把陆羽给‘遗弃’了,现在还在陆家之中,整天站在那里望着天,偶尔陪小零‘玩’一会,只是玩的方式有些高难。陆羽知道,这时小零的机缘,黑鸟正在用它的方法,教给小零一些弥足珍贵的东西。

  重回国子监,国子监并未出现一丁点的变化,要说有,也只是少了几名学生,比如……姜思远。

  陆羽知道姜思远依然在担心陆羽把他的身份说出去,毕竟他是魔宗,毕竟陆羽是活人。既然活人,便不值得相信,因为这世上没人会跟魔宗讲信誉,因为他们自己也不怎么讲。

  只不过他还是想多了,陆羽会把这件事说出去?当然不会!

  为何?

  他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

  对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的归属感,对于这个世界的普遍价值,他同样也是呲之以鼻的。魔宗又怎么样?对他而言,与皇家,与那些神秘的大家族,又有什么不同呐?

  仅仅是‘名字’的不同,是不会让陆羽区别对待的,所以陆羽更愿意跟魔宗成为朋友,如果拥有共同的利益的话。

  至于洪公子怎么想……陆羽也不会去担心,他自顾不暇的,他会夜不能寐的,成天到晚只会担心第一公主会不会把密境中的事说出去,至于从小到大一起成长的至交好友姜思远……他虽然愤恨,但也不会去做些什么的。大家族,自有大家族的底蕴和城府。

  所以现在看来,最安全的反而成了姜思远!

  而其他人……陆羽原以为蓝紫依不会出现在国子监中,但她却出现了。陆羽以为第一公主会出现在这里,但她却偏偏没有出现。

  “这个世界上的女人,性子还真是要强。”

  这是陆羽对她们的评价,但却连小阮都听不懂。

  所以陆羽他们成了国子监中最微不足道的事情,相反,那些在密境中死去的各大家族精英子弟,才是现如今举国关注的重中之重。

  而即便是陆羽,也未能想到那几个人的死去,竟然会让大玉国变成……那般摸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红薯说:

加更!为啥?表白节嘛。说到表白?红薯爱你们,我亲爱的读者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