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公主静静的看着陆羽,突然说道:“曾经有人说陆茜是这大玉国最惊才绝艳的女子,原本本宫是不信的。但如今看来,若是她能有你一半精彩,也当得其这个称呼了。”

  陆羽听完哈哈大笑。

  第一公主皱眉道:“你在笑本宫高看了你?”

  陆羽摇头道:“不,公主大人,您不是高看了我,而是小觑了天下英雄。莫说家姐有我一半精彩,便是她与我比肩,甚至高出些许,也依然是当不得这个称呼。”

  第一公主道:“怕是你把天下事看的太难了吧?”

  “不,是公主把天下事看的太简单了。”

  陆羽转过头笑道:“不过也难怪,你出身皇家,原本就站在巨人的肩上,走上一条通天捷径,考虑事情的角度自然跟寻常人不同。简单来说……公主大人认为大玉国创立之始,那些皇家先贤们是否历经千险万难?”

  第一公主道:“这是自然。”

  陆羽沉声道:“那公主就可以想象一下,十倍于那建国一般的难度是怎样的恐怖了。因为……一个平凡人要想达到您现在所身处的高度,就需要付出那么多!”

  {◎更…~新#最j快,上G酷B、匠网√M

  陆羽说完便又轻轻的笑了起来,暗想这位公主怕是也有曾经的世界之中,那位说出‘为何不吃蛋糕’的公主同样的性情和毛病。这不是邪恶,仅仅是价值观不同,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罢了。

  若非要说什么的话,应该说是‘公主病’吧,但很可惜,这不是病,只有不是公主的人,才会得公主病,而她们是真的公主。

  突然想到‘公主’二字,陆羽猛地转过头来,盯着第一公主,眨了眨眼睛,随后笑道:“请公主殿下为我们家这傻货取个名字吧。”

  第一公主一愣,歪着头看了一眼正躺在地上的小黑狗,皱了皱眉头,冥思苦想了好一阵,却依然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名字,便问道:“可有选择?”

  陆羽摸着下巴道:“那我就想几个,让公主来选一个好了。”

  “如此甚妙。”

  说到这里,两人便发现那‘应该昏过去’的小黑狗的身子微微动了一下,尤其是小耳朵,竟然竖了起来,还微微颤动两下。

  两人忍不住笑。

  陆羽便说道:“黑毛,大傻,二货,小黑……”

  他还想往下说,第一公主先忍不住了,赶忙抬手制止了他的话语。说实话,第一公主心中是后悔的,怎么就能让他来想呐?这些名字……但既然自己先问的,那于情于理也不能再否定陆羽,怎么也得从这些名字里面挑选出一个来了。

  “二货……虽然不明白这个名字的意义所在,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的字眼,若说这些名字里面……”第一公主有些痛苦的说道:“便叫做小黑吧。”

  于是小黑狗成了‘小黑’,它听到这个名字,耳朵无力的耷拉下去,又‘昏倒’了。

  陆羽频频点头道:“小黑?嗯嗯,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听起来很有深度。”

  “是……是吗?这样便好。”

  第一公主苍白的脸色浮现出一丝血红。

  陆羽点头道:“当然好,这可是公主殿下取的名字,会让这小黑名留青史啊。”

  第一公主的脸色更难看,突然发觉自己兴许是做了一个了不得的决定。

  陆羽哈哈大笑两声,转身走到小黑面前,蹲下身,伸出手指在它身上捅了几下,随后说道:“好了好了,别装了,起床干活了。虽然我不明白你连我都打不过却能坚守这里数百年的原因,但……”他脸色一沉,严肃道:“现在就到了你出力的时候了。”

  第一公主一听,神色禁不住紧张起来,下意识的就向楼梯的方向看去……

  “小畜牲,你可让我们找的好苦!”

  洪公子率先走上楼梯,看到这小小的空间中,正对面正是那个让自己十分气恼的小鬼,只要看到他,仿佛就能看到那封让自己颜面尽失的婚帖。

  所以他咬牙切齿的说着。

  陆羽一愣,抬起头看向他说道:“你是……谁啊?我不记得跟你有什么仇怨吧?话说,我好像跟任何人都没啥仇怨才是。”

  接着,其余三人也从楼梯走了上来,颇为狼狈。

  第一公主坐在角落中冷冷的看着,先是好奇于对方的组合,大玉国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还有魔宗……这让第一公主的脸色有些挂不住。

  其次,她想的便是‘又是他比本宫还早!’

  之前的狼群,就是陆羽率先发现,并出言警示,如今第一公主依然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却又是被陆羽提了醒。

  他是如何做到的?

  一系列的疑问,让陆羽在第一公主的眼中,彻底成了一个谜。

  姜思远走了上来,环顾一下四周,正要对陆羽破口大骂,却突然发现了角落中的第一公主。

  “公……公主殿下?您为什么在这里?!”

  他的惊讶程度就像是早晨起床在镜子中见到生了两个脑袋的自己。

  “哼,”第一公主虽然身受重伤,但气魄却在,沉声道:“本宫为何不能在这里?”

  “不行!您不能在这,您在哪都成,就是不能出现在这里,要不然……要不然我们……”

  他惶恐地看了看洪公子还有那两位魔宗,心便开始往下沉。

  破落户也走了上来,自然看到了姜思远复杂的表情,冷笑一声,便戏谑道:“此情此景,当真三九天喝了冰晶玉液,叫人心里熨帖。大玉国顶尖的纨绔,撞上大玉国第一公主,却势必要分出生死。”

  “你……你这是什么话?该死的魔宗!”

  虽然共生死同患难,但姜思远和两位魔宗的关系也不见精进。

  破落户大笑道:“什么话?自然是好话。若是让这位公主大人出去,说出你们跟我们魔宗合作的事情,只怕不光是你们自己,便是你们的家族都要遭受无妄之灾。”

  “你……你算计我们?!”

  姜思远一脸的愤怒,但大多却是惊恐。

  破落户有些‘委屈’道:“怎么能说是骗?姜大公子可是从来没问。”

  他转头看了一眼最后那名魔宗,怪异笑道:“我们看热闹?”

  他本想再把姜思远逼的紧一些,这样反倒会让他们这个奇怪的组合变得更紧密一些。

  可最后那名魔宗却摇了摇头,简明扼要道:“动手,夜长梦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