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并没有反抗,也没有拒绝。

  这是他预计的结果,也是他从见到这小黑狗就开始努力的方向。

  这座塔……太诡异了。

  虽然一路上来并没有遇到什么不同,但才见到小黑狗的那一刻起,陆羽便知道自己其实算是‘死里逃生’了。

  看正d版《章‘节E@上yJ酷AE匠$网

  因为这里有生灵,原因仅此而已。

  黑炎狼是灵体!正如大陆常识,灵体是没有思想,也不会形成生物自行行动的。

  但有一个例外,便是有人控制,甚至于……这灵体本身就是他人塑造。

  见到这小黑狗,陆羽就知道那些黑炎狼就是这小狼根据自己的身型弄出来的‘残像’一样的东西,那么小黑狗之强,自然显而易见。

  他之所以对如此强大的存在,却是如此的态度,完全是因为他没死。既然没死,对方又不可能心存善念,那自己没死的唯一原因,就是对方杀不死自己。

  有杀掉自己的能力,却为何不杀?陆羽也不明白,但却不影响他循序渐进的试探,一次次的通过言行试探小黑狗的底线,最终便知道对方不但不能动自己,还受到了自己的威胁。

  陆羽才不是什么好人,遇到如此好事,他第一件想到的事情就是‘招安’。世间魔兽皆通灵,或者说那个‘魔’字就是拥有心智的象征,但凡魔兽又会有一个特殊的能力,便是契约。

  不过这种契约很少会发生在与人类之间,大多都发生在魔兽之间,比如‘狼狈’,狈因为自己的智慧,会想方设法的与狼结下契约,让狼成为它的助力。

  契约有很多种,狼狈之间便是合作关系,但同样有从属关系的,被结下契约者,便需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上者,从而获得生存的机会,或者……修炼的机会,这种事在魔兽之中极为常见,尤其以‘龙’这种传说中的生物为最,它们往往会通过契约而组建成自己的魔兽兵团,即便人类大军它们也是不惧。

  而奇妙的是,缔结这种契约,上者可缔结百千,每一次甚至对自身还有助益,可是下者却只能缔结一次,并需要贡献出自己的力量。至于‘下者’所能得到的好处,怕只有那句‘一荣俱荣’吧。

  所以缔结这种契约,便都是使用以武力压迫等诸多手段,当然,也有极特殊的情况,是对方自愿。

  就为了这‘自愿’二字,陆羽才做了那么多的事。

  如今这个金色的小球,陆羽便知道这是小黑狗‘修为’,应该叫它‘内丹’,或者不是,反正它进入陆羽身体之后,温柔的如同母亲的手,在身体中循环一周后,便再次出去,回到了小黑狗的身体之中。

  小黑狗赶忙收回金球,便脱力的倒在陆羽的怀中呼呼喘息,仿佛一口气上来就会死掉一样。

  而陆羽却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了一丝……很奇妙的东西,他甚至觉得自己可以轻易的掌控对方的生死,同样的,心中禁不住对这小黑狗有了一种爱惜之情。

  这种情愫若在平时,需要长时间的培养和积淀,可就在这奇妙的过程之后,便突兀的就拥有了。

  “契约果然很神奇。”

  一句简单的话,让第一公主满脸错愕,不知所云。

  可却让小黑狗猛然惊醒,瞬间跳了起来,不敢置信的直勾勾盯着陆羽看,仿佛在看一个时间最大的坏蛋。

  陆羽面对这样纯真而质问的表情,一点也不觉得尴尬,歪着头很认真的对小黑狗说道:“哎呦?你的表情是在说,你自己被骗了,所以很伤心吗?拜托,真的不要这样,弄得我好像是坏人一样。首先呐,我可从未说过我不知道契约这个东西哦!我是知道的,但这又怎么样?如果你没有这么做的话,我还是会吃掉你啊,生如夏花嘛,这句话很美,但你也应该知道,夏花只有一季之美,在冬季,它们是枯黄的野草,甚至早在寒冬来临之前便死了,生命也是如此的灿烂……和脆弱,就像你一样。再者,我什么时候要求过跟你结下契约了?在我看来,吃掉你……仿佛更好一点,因为我现在真的很饿。而这个行为是你单方面决定做的,我只是好心罢了,看你如此卖力如此热情,不忍心把你拒之门外,仅此而已。对于我这么一个好人,更是你的主人,你觉得现在你适合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吗?”

  小黑狗整个都呆住了,然后全身剧颤,猛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哎呀,会弄脏衣服的。”

  陆羽第一时间把它给丢了出去,任其跌落在地面,全身抽抽的十分可怜。

  小黑狗是被气吐血了。

  第一公主看着这一幕,觉得陆羽真是太过分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也觉得这个画面是在太有趣了,便噗嗤一声又笑了出来。

  这声笑,仿佛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小黑狗双眼一翻,整个就昏过去了。

  “虽然本宫不懂什么契约,也不太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本宫只觉得你是个卑鄙无耻的家伙。”

  第一公主戏谑的说着,仿佛忘记了自己只要离开这秘境,就会面临死亡的事情。

  陆羽则是撇了撇嘴道:“还不是因为公主大人您说话,它才昏倒的吗?我做的事情它虽然气愤,但怎么也算是它自己的选择,这谁都怪不了,对此它最多就是发泄一下遍好,而且它不应该真的冲我生气的,毕竟……”

  陆羽的脸色突然‘安静’了下来,挂着温柔的笑,淡然说道:“公主大人知道人世间最可怕的事情吗?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是死亡,有些人会觉得是折磨,有些……稀奇古怪的人,会认为是被伴侣背叛,有些太过天真的人,会认为是活的简单。但实际上,真正可怕的事情,是有些人明知自己已经形同死亡,却依然苟延残喘的活着。简单来说……活得没意义,要死没勇气。它,如今就是这样,这偌大的地方,只有它自己的存在,公主大人说它是活着的吗?但它真的不想死。呵,契约?表面上是中了我的阴谋,但真要说起来,难道它的内心深处不希望如此吗?出现一线机会,让它有资格有勇气,走出这座高塔,走到外面的繁华世界中去。”

  陆羽转过头,面对第一公主,露出迷人的笑,开怀说道:“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但也不是普通的坏人。我呐,是一个有格调的坏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