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即便是见惯了生死的第一公主,看到这一幕也是一脸的震惊,赶忙上前一把打掉陆羽的手,只留那小刀还刺入手臂之中。

  “你这是在干什么?”

  “注意看,”陆羽轻声说道:“我……流血了吗?”

  “嗯?”

  第一公主的眉头皱了起来,因为在刀口之下,竟然真的没有一丝鲜血流淌出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是什么功法?若真是如此,你们陆家是否在练一种邪功?!”

  “哈哈哈哈!”

  第一公主表现的越认真,陆羽便越是忍不住笑。

  “邪功?”陆羽道:“公主大人还真是有想象力啊,我是在做一个实验,而结论……就跟我预期的一个样。我没有流血,跟我自身没有关系,自然也跟功法没有关系,而是跟‘这里’有关系!”

  “这里?”

  最M新@章ie节$上7酷TQ匠6d网sN

  “是的,”陆羽叹了口气,认真的说道:“从进入秘境开始,我就在疑惑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个歇脚地会发生……那么奇怪的事情。人可以出来,可以到那歇脚地去,甚至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在石碑上留下自己的功法传承,但……却又为什么皇家连他们的尸首都没有接回去?之前我的想法是……对,就如同公主大人此时的担心一样,是否是因为皇家害怕那些人把秘境的秘密带出去,所以才杀人灭口,根本就没有让他们出去!”

  “皇家……皇家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第一公主说的很没底气。

  “放心吧,”陆羽笑道:“皇家确实没有这么做,公主大人也无需有什么负罪感。”

  “那这又是为什么?为什么皇家不把他们接回去?”

  第一公主显得有些担心。

  陆羽愣了一下,随后问道:“莫非在那片墓地,有公主大人认识的人?”

  陆羽的问题并非无的放矢。早在之前陆羽就想过这个问题。公主大人是需要等待三个时辰,等待着‘涟漪’的出现,表面上看她在那名为歇脚地的墓地等待三个时辰就变得理所应当。但实际上……这也表明公主大人对涟漪开放的时间十分清楚,也极为肯定,那么……她其实完全可以等三个时辰之后才带领众人进入秘境就可以了,为什么要提早来?

  答案也许就是公主大人所坐的位置,还有她闭上的眼睛。

  深处危地,还要闭上自己的眼睛,绝非为了闭目养神,而只能是为了祭告。

  用三个时辰来祭告一个人,这人第一公主一定认识,而且关系十分亲密。

  第一公主的眼神突然一阵痛苦,随后又一阵遗憾。

  “本宫今年二十一岁了,即便是公主,也算是个老姑娘。并非本宫太过挑剔,也并非陛下太过仁慈,可以忍受全天下的闲言闲语……本宫曾经订过婚帖的,那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陆羽眨了眨眼睛,随后道:“看来公主大人很喜欢他。”

  不知为何,陆羽有些失落。

  第一公主笑道:“其实本宫只见过他三面,第一次是在本宫七岁那年,帝都的雪很大,原野,屋顶,还有本宫那小小的庭院,到处都是白茫茫的,尤其本宫庭院内的一株小树,竟被那雪压倒了。不过很美。那一天父亲领来一个人,只是一个参将。本宫还记得父亲是挽着他的手走进来了,所以本宫对那个人很好奇。只不过本宫当时也有些怕他,那个人身上的死气太重,离着很远好像就能嗅到一股鲜血的味道。

  第二次见到他,是在出征北疆的时候。本宫当时十四岁,站在城楼上跟父亲一起送走百万大军,站在最前面的,骑着一匹黑马,让百万大军随他一起举起手中兵刃,宣誓保卫大玉国的……就是他。闪亮的兵刃,整齐的指向天空,在阳光的照射下就像银色的麦田。那时本宫知道了,他是这大玉国最优秀的男人。

  第三次……是在这秘境的门口,那一次是本宫亲自送他进入秘境。很多人劝过他,陛下劝过,本宫也劝过,然而他还是进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第一公主苦笑了一声,说道:“在歇脚地最中间的地方,听说就是他留下来的石碑。上面的功法真的很简单,是一种七品的功法,几乎所有人家都知道这种功法,也有很多人都练习它,但真练成他这样高度的,却只有他一个人罢了。那个功法本宫也看了很多遍,也亲自修炼了,但真的没有什么特殊的。”

  她说的是功法,但陆羽知道她说的是一个人。

  仅仅三面吗?在这个世界中,女子婚前能够见上三面其实真的不算少了。最主要的,是他见证了第一公主的整个人生,而第一公主也知道了他的传奇,这便足够了。

  陆羽撇了撇嘴,有些酸酸的说道:“这么长时间了,还忘不了?”

  第一公主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忘了,就嫁了。”

  如今没嫁,所以没忘,很全面的回答。

  “那你这次进来,是要看他,还是为宝?”

  “都是,”公主大人沉声道:“本宫很想看看,当初让他不顾一切都要进来找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陆羽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那是个坏男人。”

  第一公主愣了一下,思索一阵,随后冷声道:“你这臭小鬼是想说不在本宫身边守护的,就是坏男人喽?本宫倒是觉得,为了儿女私情放弃那些的人,才不算什么好人。”

  “不,”陆羽笑道:“有追求有上进心的男人自然是好男人,但……没拥有的去追求,和拥有了之后肯于放弃,虽然结果都是什么都没有,但区别却还是很大的。他追求了,拥有了。”

  第一公主皱眉道:“你是说……他没有因为本宫而放弃那些,所以才不算好男人?嗯……如果当时他可以放下一切的话……”

  她没有说下去,心中想着‘如果那样的话,现在的自己又该是个什么摸样,应该……会很幸福吧’。

  结果,陆羽再次摇了摇头。

  “你到底要说什么?”

  这让第一公主有些懊恼。

  陆羽笑了笑,脸色却突然沉寂下来,缓声说道:“他是选择放弃了的。但他依然不是一个好男人,因为他选择放弃的方式…太不明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