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哪?人呐?”

  陆羽穿过‘涟漪’,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阵扭曲,脑袋也一阵刺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只看到一片焦黑的土地,还有……第一公主大人。

  除此以外,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哎哟!”

  随后他就被丢在了地上,第一公主眯着眼睛沉声道:“小声点。”

  陆羽歪在地上揉着屁股,苦笑道:“那个……小阮呐?他们人呐?怎么就剩下我们两个了?难道他们都没有进来?”

  “哼,本宫都进来了,他们又有什么退缩的道理?之前看了那些功法定然受益匪浅,也会对这真正的秘境心存奢望,谁又舍得不进来?”

  第一公主蹲下身,极为认真的对陆羽说道:“原本本宫是打算自己走的,可无奈你这个小鬼太过呱噪,这才带了你进来,也算你的机缘,你可千万不要胡乱行动,如果你不听本宫的话,那一会遇到什么危险,本宫可就不管你了,任由你在这里自生自灭。”

  陆羽看着她,先是看着她的脸,却忍不住往下瞄了一下。第一公主虽然身材很高大,但比例却极好,尤其一双腿堪称造物主的恩惠。但也有一个‘比例失调’的地方,就是……她的胸口。陆羽甚至怀疑,如果自己躺在她身上,整个身体都会‘陷进去’,被彻底夹住掩埋。

  总体来说,就是大!

  第一公主感受到陆羽的目光,好奇的低头看了一眼……随后,望向陆羽的眼神充满了戏谑。

  “怪不得走到哪里都要带一个侍女,原来你这臭小子还没有断奶呐。”

  “呃……”

  陆羽想要反驳一下,但他也知道此时不管说什么,其实都没啥说服力,于是只要悻悻然选择闭上自己的嘴。

  “臭小鬼,静静的跟好我。”

  说完,便向前走去,速度还很快,一点都没有理会陆羽是否能跟得上来。

  不多时,陆羽就被落下了,整个人远远的被甩在后面。

  但他却一点都不担心,一个人?别人一个人的时候会孤单,他一个人的时候却能‘成事’。

  蹲下身抚摸了一下地面。从进来开始,他就感觉这片焦黑的大地有些奇怪,伸手一摸,入手便是一片黑色粉末,很细,轻轻一撮就能涂满整个手指。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有问题,因为……这焦黑的状况,太像是刚刚形成的,按照他的经验,烈火燎原,三日焦黑,七日雨洒,十五日满目疮痍,一个月却又会长出野草,更为茂盛。

  只有一种情况可以让焦黑持续很久很久,那就是……‘火不灭’。

  陆羽甚至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不灭火’,一种看不到却一直在燃烧的火焰,它从亘古而生,必将随世界而灭。

  所以摸下去的时候,他是带着一点小兴奋小期待的。

  但……地面非但不温热,反而有些冰凉。

  不是‘不灭火’,那是否就意味着这里是烈火过境不足七日之地?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这里是秘境,从第一公主流露出来的字里行间,陆羽能断定这里才是真正的秘境,至于之前那个所谓的‘歇脚地’甚至第一公主拿出来的地图,都只是秘境的‘表面’而已。

  若是举个例子,秘境就像是一座分成内外两道的城池,之前那歇脚地就是外城的部分,而进入‘涟漪’才算是真正进入到了秘境的内城。

  既然内城,自然不能轻易进入,所以才有三年只开一日的情况出现。

  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里的焦黑又是从哪来的?火焰在哪里?因何而起?因何而灭?

  陆羽站起身望向四周,这里……出了焦黑之外,竟然连一片残破的瓦砾都没有,更不要说一株花草树木。

  而最让陆羽震惊的,就是……没有石头,也没有结晶。

  火这种东西,有极限,就像地面的焦黑,因为总有一些东西是火焰无法烧干净的。可是这里却仅仅留下了这些‘黑’,它们是什么?为什么只有它们?

  酷《,匠L网4:正版G~首发

  “不是让你跟好本宫的吗?怎么突然停下了?”

  第一公主突然出现在陆羽身边,脸色有些愤怒,如同看着一个不听管教的小屁孩。

  陆羽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在脑海中快速的计算起来。

  “嗯?本宫在问你话,你为何不答?”

  第一公主伸出手来就想使劲捏一下陆羽的脸。

  却在此时,陆羽突然抬起自己的头,沉声道:“原来……是这样!曾经有个讨厌的家伙说过,遇到一件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可以先想出所有的可能,再剔除掉那些可以通过验证被否定的。最后剩下的那个,不管有多么的不可思议,但它一定就是事实。”

  “你这小鬼突然之间在说什么?”

  “公主大人不觉得奇怪吗?”

  “关于什么?”

  “歇脚地,为何留下那么多石碑。秘境,为何分内外两层。既然可以开启,为何需要三年时间才会开启一次。你明明对这秘境了解极多,但在这里却百般小心,并有些惶恐?”

  一连串的问题,或者说是‘陈述’,让第一公主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良久才叹了口气道:“其余的事情本宫没有办法解释,因为本宫甚至整个皇家也诸多疑惑。但最后一个却是因为本宫确实在担心。”

  她转头看向这片焦黑的深处,沉声说道:“本宫有一条路径,是无数前人用性命验证出来的一条安全之路,可谓万死独生之路!这条路的尽头有本宫最需要的东西,为了它,本宫甘愿冒如此风险。但它也并非绝对的安全,或者本宫走错一步,或者这里诸般变故,只一种,就会让本宫万劫不复,本宫岂会不惶恐?”

  陆羽叹了口气,点头道:“看来皇家对这秘境的了解……还真的是很少呐。呵,千年时间?让我有些想笑。”

  第一公主怒道:“臭小鬼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陆羽冷笑一声,带着讥讽,随后从怀里摸出一柄小刀,猛地刺入自己的臂膀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