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紫依愣了一下,随后冰冷的眯了一下眼睛,对陆羽说道:“你不错,只不过御下之道却不足道。”

  显然在说小阮的无礼。

  陆羽苦笑一声,睁开眼睛叹了口气道:“御下之道?蓝大小姐,你这回可错了。若是她不高兴的话,六日之后我肯定就不会再出手了。”

  “你!”蓝紫依猛地站起身来,有些不可置信,有些气恼愤怒。“你这是在威胁我?”

  她身为蓝家子嗣,甚至是蓝家最有权威最有地位,同样也是最美丽的一位未出阁女子,自然应该受到重视。可如今在陆羽的眼中,自己还比不上他身边的一名侍女,这让她有些接受不了。

  陆羽有些痛苦的挠了挠头,心中不明白为什么女人都要攀比?先前是第一公主和她攀比地位修为,甚至美貌,如今又来跟小阮攀比起自己在陆羽心中的地位……

  “对不起,我不是在威胁你。”

  陆羽有些歉意地说着。

  这也让蓝紫依的面色稍缓。

  可是接下来,陆羽便朗声说道:“我这是发自内心,出于善意的由衷的劝告,听与不听都在你,如何选择也在你,所以这不是威胁,因为我没有逼着你去做任何事。”

  蓝紫依暴怒,却因为她冰冷的性子,所以变现出来的……便是冷若冰霜。

  “阿嚏!”陆羽突然打了个喷嚏,随后抖了两下,无语道:“咦?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冷?”

  小阮帮陆羽紧了一下衣服,随后微笑道:“若是夏天的话,还真是不错呐。”

  “关键现在是冬天啊,这里还挺冷的,真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是个什么心性,稍微不合自己心意就到处放寒气,好似修为不要钱,可以随便乱放似的。”

  小阮道:“兴许修为高的人都这样。”

  “嗯,有可能,哎,真让人羡慕啊。”

  两人一搭一唱,把蓝紫依气的要死,不过她表现愤怒的方式就是对陆羽不再理会,坐在一旁,独自生闷气放冷气。

  “噗嗤!”

  一旁的第一公主虽然闭幕眼神,但这些话语自然躲不过她的耳朵,见蓝紫依吃瘪,竟忍不住笑出声来。

  于是,一个无语,一个气恼,一个欢喜,还有一个思量着是否在夏天把这放冷气的女人给少爷抓去。

  四个人就在这里静静的坐着,谁也不打扰谁,这一坐,竟然就坐了三个时辰。

  “时间到了。”

  突然第一公主站起身来,转身望着荒地的另一个方向,沉声说道:“十二个时辰,只有十二个时辰,所有人分头行动,能得到多少全凭造化,是否死去也全是个人气运,但十二个时辰后所有人必须回来这里,若没有回来的……本宫会在离开后通知你们的家人。”

  现在有些人正在认真修炼,有些人依然在苦苦寻找,有些人则是博闻强记的试图把所看到的功法全都记在脑子里面,但不管是哪一种人,这三个时辰都显得过的太快了,明显不足够。

  他们原本想要再跟第一公主讨要一些时间,却听到第一公主如此郑重其事地说着。而最关键的,让他们彻底放下手中的事情,专心致志的转过头来,并且满脸惊骇的,却是眼前发生的一个诡异的现象。

  碑文荒地的尽头处,空间陡然一变,就像是一潭清水被‘竖了起来’,又有人在其中投入一颗石子,荡起了无穷无尽的涟漪。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这波纹之中发生着变化。

  洪公子惊慌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第一公主冷哼一声,不回头的说道:“你们是想在这里听本宫仔细讲解,从而浪费三年仅出现一天的宝贵时间……还是立即跟本宫进去,将这些时间换成未来无限可能的自己?”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除了陆羽。

  “那个……我倒是想听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其中的原因,我是不太在乎是不是浪费,我只在乎自己的小命啊……”

  第一公主皱着眉头转过来,看了陆羽一眼,随后……猛地伸手提起陆羽的后脖颈,再突然一跃,整个人便冲进了那片竖立的‘涟漪’之中,消失不见了。

  人消失了,声音却留下来,只有简单一句,两个字。

  “呱噪!”

  小阮忍不住笑了起来,摇头道:“少爷真是的……”

  没说完,也冲进了涟漪。

  蓝紫依紧随其后,因为他们进去了,所有人不再犹豫,也马上冲了进去。

  洪公子和姜思远这次却没有留在最后,而是在蓝紫依进入后的第一时间也冲了进去,那种焦急的模样,仿佛……在逃避着洪水猛兽一样。

  三十个人,确切的说三十一个人,在大半进入之后,突然从队伍的后方冲出八道身影!

  “啊!”

  第一声惨叫出现的无比突兀,并且只叫了一半,就戛然而止,好似在尖叫的过程中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

  没有进去的人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到了残肢断臂,听到了更多的惨叫。

  一声出现的突兀,却必然不会仅仅是一声,仅仅一瞬间,八道黑影如虎入羊群一般,疯狂吞噬着队伍后排的生命。

  “你们是什么……啊!”

  一位华服子弟还没等问出一句完整的话,便只觉得面前寒光一闪,心生危机之下喊叫出来,却同样仅仅半声,他就看到了自己的身体远离自己而去,在视线模糊,变得漆黑之前,他还看到了从自己断开的脖颈中高高喷出的鲜血!

  这些跟随第一公主进入秘境的人都是什么人?各贵胄家族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会在数月后参加京城大比,背负家族振兴希望的天才,从出生开始资质惊人,再被家族不计代价的使用丹药功法不停催生的绝对强者。他们随便拿出一个人来,便可以在京城这地界上随便行走。

  可就是这些天之骄子们,却在这一瞬间之中仿佛羔羊一般被肆意的屠杀,每人……只花费了对方一刀,别说反抗,就连一句呼喊都发不出来!

  短短不足一盏茶的功夫,遍地都是尸首,总共十一人。

  至于其他人,则是在发现力所不逮的情况下,第一时间冲进了‘涟漪’之中,仿佛只要冲进去,就能捡回一条命。

  八道黑影终于停了下来,望着满地疮痍,站在‘涟漪’之前。

  八道影,八柄刀,八个人。都穿着黑色紧身的衣服,都带着银色的虎牙面具,眼神也都是一样的冷静冰寒。

  为首一人走到涟漪之前,伸出手,想要触碰这涟漪,却被一股无名之力给挡了回来。

  那人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仿佛万年不融的冰冷双瞳微微皱了起来。因为他的手掌在颤!

  酷匠网首@d发c@

  “老夫自踏入先天以来,从未对某件事物产生无法抗拒之感……秘境之谜,果然霸道无比。”

  他叹了口气,转过头望向身后七人,沉声说道:“此处定是亘古封印,对大修为者极为抗拒,但对修为较低之人反倒不去理会,汝等修为皆在九阶之下,此行便由你们继续。记得,不论发生什么,都要尊‘孤山’之名,绝不可随意妄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