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轻车熟路’,第一公主领着众人走过一片荒芜,来到了这个更荒芜的地方。

  一眼望去,平坦,苍凉,上面耸立着无数矮矮的黑色石碑,上面刻画着或工整或凌乱的碑文,其中有些甚至不是大玉国的文字。

  这片地区给陆羽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墓地’。这些黑色石碑就是墓碑,上面刻着的并非死者的名字,也不是墓碑铭,而是他们留在世间的功法,仿佛……这也可以代表着一个人的一生。

  洪公子满脸错愕的走上前来,忍不住问道:“公主大人,这里……为何会有这么多功法?”

  第一公主冷声道:“本宫知道你们担心的是什么,无外乎是这些功法到底珍贵与否,又到底会出现在这里。”

  她转头看向所有人,然后转头又看向那片荒凉之地,终于叹了口气说道:“皇家多供奉,秘境徒幽深。多少人在这里死去?呵,早已经无法计算了。这里是歇脚地,有些人在这里仅仅是歇歇脚,或者前行,或者回去。但更多的人……却在这里永远的安歇了。供奉,一生之荣,或有好处,但却终究要贡献平生。京都自古多名士,每每徒留衣冠冢。他们最后的愿望,很多都是留下自己的传承,所以就将毕生所学写在这石碑上,我们皇家不会拒绝,也不会带走,只盼望有缘人将他们的衣钵继承,也算是……尽了一点心力。”

  简单一句话,让一旁的陆羽再次对第一公主另眼相看。

  他第一次‘另眼相看’,是发现了这位第一公主的骄横跋扈,跟印象中的绝世佳人还有很大的出入。而这便是第二次。

  简单几句话,其中两句,却道尽第一公主的心性。

  ‘每每徒留衣冠冢’,这是皇家的情分。

  ‘不拒绝不带走’,却是皇家的谋略。如果连那些供奉们最后一个希望都剥夺的话,那么天底下怕是没有人会心甘情愿的为皇家卖力了。

  不过陆羽同时也滋生出一个疑问来。

  那就是到底是何种情形,才会让那些高手能够跑到这里来,然后……却会死在这里,不但死了,甚至皇家之力都不能把他的尸首带回去?!

  第一公主走到一处石碑前,伸手轻轻的在其上抚摸几下。

  随后转头说道:“三个时辰,多与少,领悟全在你们,不规不限,诸位可随意。”

  说完,她自己却走到一旁,找一处干净坐下,对这些石碑不闻不问。

  众人对她的这种行为都表示费解,但却不影响他们立即跑到那些石碑旁边,拼命的寻找观看起来。

  只有陆羽,风轻云淡的领着小阮也走了过来,在第一公主的身边寻了个干净的石碑,轻轻坐了下来,眼望四周景致,怡然自得。

  第一公主皱了一下眉头,转身问道:“小家伙你为什么不去看?”

  陆羽摊了摊手道:“公主不是也没去看嘛。”

  "S看…正@版%%章=I节+上?S酷d匠k{网,

  第一公主哈的笑了一声,随后说道:“从三岁开始,本宫便开始研读这些功法,并修炼其中几种,直到现在还受益匪浅。虽然皇家并未将石碑带走,但……你不会认为皇家连临摹拓印这种事都不会做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陆羽好奇起来,转头盯着第一公主笑道:“那公主大人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并且要等上三个时辰。”

  “小家伙你不认为本宫是一个舍弃自己宝贵时间,给别人带来益处的人?”

  陆羽很真的摇了摇头道:“我觉得不是。”

  “哈!”第一公主笑的灿烂,伸手在陆羽的脑门上点了一下,说道:“若是别人,本宫便只因为这一句,就杀了你。”

  她说的温柔,但却真有杀机。

  陆羽一阵苦笑,身子也忍不住抖了一下。

  第一公主继续道:“不过本宫确实也没有那么好心就对了。之所以来这里,第一是要让人卖命,就先要许给他们一些好处,这道理本宫很早就懂。而更重要的是……本宫必须在这里等足三个时辰,反正无事可做,倒是可以让他们忙碌一阵,省得来烦我。”

  “这个理由我更容易接受一些。”

  “哼,本宫又不用你接受。”

  第一公主转头瞪了陆羽一眼,随后便闭目养神起来,并悠然说道:“即便本宫知道你是个奢侈浪费的小子,但此次机会当真难得,不去看看,怕是你这小子要后悔一辈子。本宫见你身边这位侍女的修为仿佛也不错,若只因为你的做派而耽搁了她的机遇,这便是你的不对了。”

  “受教了。”

  陆羽轻声说道。

  “哼,狂妄。”

  第一公主不再搭理陆羽,在她看来,陆羽如此行为除了狂妄之外,怕是就没有另外的解释了。

  而与此同时,在石碑间仅仅走了几步的蓝紫依也退了出来,走到陆羽的身边同样找了个石碑坐了下来,歪着头冷着脸盯着陆羽看,让他十分不自在。

  “我说……”陆羽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些无语的问道:“你不去看石碑上的功法,反倒来这里盯着我看,莫非我身上有功法?”

  蓝紫依很认真的点头道:“你有。”

  “呃……”

  陆羽赶忙低下头闭上眼,不闻不问起来。反正……被看了也不会掉块肉,看就看吧。

  蓝紫依那句‘你有’可并非随意说说。她原本就是个很聪慧的女子,从上一次陆羽一指就断了她的疼痛,而且说过只因为家族的关系才不教自己其他功法,但他从未说过,他的功法不如蓝家,甚至还说出蓝家功法的诸多缺陷,这只能证明陆羽手中有一套极为适合自己的功法,只不过不教给自己罢了。

  所以她放弃眼前的数以千计的功法,只因心中一个‘相信’。

  所谓人眼有神,即便陆羽把自己的眼睛都闭上了,他也被‘看’的十分难受。

  便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位小姐,能否请您不要再看我家公子好吗?这样会让他很困扰的。”

  小阮突然走到了蓝紫依的面前,不卑不亢地说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