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教习并非司马教习,而是另一位普通的老者,虽然修为不高,但对于修炼的基础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关键是他不会将自己所教的都强加给国子监的弟子,而是给予充分的留白。即便在陆羽眼中,这也算是个优秀的教习了。

  但这还不足以让第一公主她们出现。

  果然,整堂课不管是第一公主还是蓝紫依,都在闭目养神。

  闭目养神是一种很委婉的说法,其实就是睡觉。

  一整堂课,那老教习说的差点头吐白沫,精彩至极,但终究不能把这两位姑奶奶给弄醒,最终无奈叹息,在课程结束时转身离开了教室。

  没了教习,教室又恢复成‘自然’,大家畅所欲言,但真正能说的事情却没多少,渐渐的,人们的目标再次集中在陆羽身上。

  j更新最快t上、酷bf匠网\|

  “喏,你看,陆枫那小子没来。”

  “是啊,别说那小子没有可取之处,起码他有自知之明,今天就不敢来了。”

  “不过那个陆家的小孩子今天还是来了。”

  “来了就来了呗,年纪小不懂事罢了,不过昨天他说的话,那还真是……狂妄啊。”

  “哼,没见过世面而已,他还以为京城的大比就跟市井中传闻的那样,或许觉得这京城大比就跟那穷乡僻壤的小门小户竞技演武一样。哼,等到了大比开始之后他就会知道,流血?那根本就是小事,哪次大比不死几个人?”

  “我看他肯定就是最先死那个。”

  大比……会死人?

  议论声很大,并没有刻意的回避。

  陆羽听的真切,心中忍不住冷笑一声。

  原本他以为大玉国的这位国主,也是个高高在上却无太多头脑之人,但通过这些人的这一句话,他就知道大玉国的国主……并非是什么简单人物了。

  传闻中的大比,更像是一种闹剧,陛下心血来潮,百官立即响应。

  但如果出现了死伤,那意义就太不一样了。

  死伤,绝不是一个‘心血来潮’想要看到的。而看到了,却没有加以制止,直到现在为止这么多年过去,大比却依然会出现死伤,这……就意义非凡。

  旁人兴许能看懂,兴许看不懂,但陆羽知道,这是国主的一种治国手段。

  皇家,是天下最大的家族,但也……仅此而已。并不是真意味着这全天底下所有的事物都归他们皇家所有。

  权臣掌政,武馆不世功勋,都会让他们在一瞬间中,拥有可以比肩皇家的权势,更能让他们轻易的夺取‘政权合法性’。

  所以自古以来皇家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权衡’。

  顾名思义,就是将权力尽可能的维持在一个平衡的位置上,而他作为最大的家族,自然会掌握更多的能动性。

  试图做到这些,能做出的事情有很多,但大多都收效甚微。

  而‘京城大比’的‘伤亡’,却让这件事变得容易了一些。

  只要有比拼,就有优胜劣汰,就有勾心斗角。只要有死伤,就有仇怨悔恨,数方敌对。

  而只要有敌对,皇家反而就会越安全。

  比如现在,即便陆羽不想掺和进大比的事,但他也知道两个‘敌对’。第一个自然是陆家与洪家,看起来像‘鸡蛋和石头’的关系,但终究也是敌对,其中再夹杂一个权势滔天的蓝家,他们必然会不停的仇视敌对甚至互相打压,自然无暇积攒力量,从而达到可以跟皇家抗衡的程度。

  另一个,也同样是蓝家和洪家,但这里面就没有陆家什么事了。蓝家表面上在军方势力第一,但实际上……却依然要矮洪家半个头。一个新晋,一个陈酿,两个家族因为一纸婚约……有可能变成亲家,合成一个在军方势力能够跟皇家叫板的势力,也可以因为这件事成为仇敌,互相倾轧,让两家在争斗中不停消耗,最终成就了皇家。

  是好?是坏?却都因为上次那场大比,而出现了分歧。

  其实洪家最开始像蓝家提亲的,并非是现在这位名动京城的‘洪公子’,而是他的哥哥,同样是一位惊才绝艳的人物,被洪家赋予厚望。但就在上次京城大比的时候,却被本应成为亲家,甚至嫁入洪家的蓝紫依,以一招诡异的招式击败!据传闻,战败后的洪家那位惊才绝艳,因为心生懊恼不甘,竟然在半个月后吐血而亡了。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洪家才再次投出婚帖,而且是在陆家投完之后,第一时间投了过去,其中的意味……十分深远,其中的恶意,显而易见。

  所以军中最大的两个家族现在是敌视关系的,互相都较着劲。而造成这一切的,就是那个‘京城大比’。

  “京城大比?呵呵,那哪里是一场闹剧?分明是皇家的一场分权盛宴。”

  陆羽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句,随后却又在心中补充道:“与其说分权,倒不如说是……饕餮盛宴!”

  以一场精心设计的比武,将京城中所有权贵都‘设计’一遍。大声喊着‘引君入瓮’,而又让那些权贵明知是陷阱,也只能自己老老实实的把头伸进去……不是饕餮,又是什么?

  众人议论的声音并没有让陆羽产生什么愤怒的情绪。他只会觉得对方是一群无聊的家伙罢了。

  就像他,真的没有时间去议论别人的是非。

  可就在这时,当陆羽遭受到无数鄙夷的眼神的时候……同样承受着几乎所有人爱慕却惶恐的目光的蓝紫依,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缓步走向教室后方,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站到了陆羽的身边,看了他一眼,随后硬生生的坐在他的身侧。

  转头冷声问道:“你受的伤不要紧吧?当时是我急了。”

  一句话,陆羽没有什么反应,倒是小阮猛地抽出腰间弯刀,一张脸变得倒是比蓝紫依还要冰冷。

  昨天她就发现了这个伤口,她不可能发现不了。但她没有问,因为陆羽没有说。

  如今听到蓝紫依说的话,自然知道了陆羽受伤的原因。她不问,却不代表她不会愤怒。

  陆羽仿佛也知道她会做出的反应,轻轻伸手按住了她的手,冲她温柔一笑,用这个表情告诉她自己并无大碍。

  随后才转头对蓝紫依笑道:“我也没有脆弱到受到一点伤害就会死。”

  蓝紫依放心的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之前你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段?昨天晚上……还有今日,真的没有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