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顾手段拼命求索,可以称为‘贪婪’。

  而简单挪了一下脚步,也同样可以称为贪婪。

  陆羽这不经意的一步,便因为心中的奢望而起,忽视而据,便正合了‘贪婪’的两个最基本的因素。

  所以他是贪婪了一次,上辈子加这辈子,他都很少贪婪,因为他知道这必然会付出代价。

  但这一次他疏忽了,或者说……巨大的好处让他选择性的遗忘了。

  其实只要他继续停留在原地,一动不动,那么那些白雾早晚还会过来,白雾终究是白雾,不是有灵性,但并非真的生灵。到那时陆羽再次吸收,怕是终究能把这里所有的白雾全部吸收干净。

  可惜,陆羽还是走出了这一小步。

  陡然间,一道玄之又玄的气机猛地寻找到陆羽,将他彻底锁死,然后……就像吃喝拉撒,就像是放屁。

  噗的一声,陆羽整个人被‘嘣’的腾云驾雾,瞬间离开了这个神秘的空间。

  “你……妹!!”

  ‘你’字说出时,他还在那神秘之境,‘妹’字脱口而出时,他已经身处……一个猪圈里面了。

  猪圈自然不会干净,味道还在其次,关键是猪们十分热情,一个个挪动肥胖的身子,把陆羽给挤在中间,先是好奇的观望了一下,随后便十分爽利了接纳了这个‘新住户’。有些还亲昵的用鼻子磨蹭陆羽的脸。

  陆羽呆呆地眨了眨眼睛,站起身,随后又坐下,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说君子远庖厨……万物生灵,都是这样可爱,可怎么办?”

  R更新、最+快#上酷Kb匠N.网'

  陆羽曾经这样跟小阮说过,‘人活着本身,就已经是世间最残忍的事了。’

  人努力的脱离野蛮,因为那是我们生来就带着的。

  “呀!不好了,猪变活人啦!”

  陆羽看着一个冒失的丫头一边喊着一边跑向远方,一脸的无语。

  这里是个富足的家庭,同时也是衰落的家庭。陆羽被这家人给‘救’了出来,洗漱干净之后,还请陆羽吃了顿饭,然后才询问陆羽的情况,准备把陆羽给送回去。

  陆羽则是问明白这家的方位后,告诉他们只要到街上去找一个正在努力寻找人的女孩子,把她带过来就行。

  那家人原本还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个小孩子知道有人在找他,并且知道对方肯定会找到这里来,可随着下人满脸惊愕的回来,并真的带回来一个满头是汗的侍女时,他们才忍不住感动起来。

  那侍女自然是小阮,在陆羽突然失踪之后,没有告诉任何人,独自在这天湖附近找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

  而终于见到陆羽之后,她仅仅是舒了口气,走上前来轻轻拉住陆羽的手,说了句‘少爷,该回家了。’

  然后就直挺挺的直接昏了过去。

  又休息了一个夜晚,陆羽和小阮才终于离开了这个善良的家庭,他没有说一句感谢,也没有一句客套,只是在临走之前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眼门外的匾额,上书‘晏府’。

  走在路上,小阮才忍不住问道:“少爷这三天……可曾凶险?”

  陆羽道:“那倒没有,反而得了一些好处。”

  “那就好。”

  小阮轻轻一笑,这时才终于放下心来。

  陆羽对这三天时间毫无诧异,虽然他只感觉在那奇异的空间中待了一个时辰左右,但实际上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全身心吸收灵气的时候,时间会流逝的多快。

  陆羽皱了下眉头,有些恶狠狠地问道:“那个第一公主,比武的结果如何?”

  “好像是败了。”

  “果然是败了的……”

  三天时间,其实并不长,但陆羽还是仔细的问着这三天时间内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走回了陆家老宅。

  正当他们要进门的时候,突然从街面上窜出一道人影,一把将陆羽的衣襟抓住,举起来大声吼道:“骗子!我……”

  来人想要大骂几句再狠狠抽陆羽一个嘴巴,但话到一半就骂不下去了,手到一半也伸不过来了,因为他的勃颈上出现了一把弯刀,刀刃已经刺入皮肤,虽然不深,但足以让鲜血顺着刀身流下去,而只要他再动一点……他知道自己的脑袋肯定会被削掉。

  陆羽身在半空中,因为被揪着衣领,所以只能仰着头,但也因为这样,让他显得有些‘高傲’。

  “小阮,放了他。”

  “哦。”

  小阮的柳叶弯刀立即消失不见。

  而此时,那人才感觉到脖颈上传来一阵冰冷的疼痛,还有他满身的冷汗,油腻的难受。

  “你也可以把我放下来了。”

  陆羽继续说着,那人神色复杂,但还是将陆羽放了下去。

  他此时的心情真的很复杂,更多的是惧怕。倒不是小阮的修为,因为这件事并非证明小阮的修为比他高,能被人将刀架在脖子上,这完全是因为他的疏忽,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陆羽身边这个看似若不惊风的侍女,竟然有如此高的修为。

  他所害怕的,是在当时那一瞬间,他真切的感受到对方真的会杀了他!

  “哎……”陆羽抚平自己的领口,随后抬头问道:“大少爷,为什么说我是骗子?”

  突然出现的人,正是陆家年轻一代中的第一高手,陆枫!

  陆枫明显气愤异常,咬牙切齿道:“三日之前你说过什么?让我晚上去你的住所找你,我去了,但你人呐?!害得我像傻子一样遭到别人笑话,你还说自己不是骗子?”

  陆羽歪了歪头,突然冷笑了一下,沉声道:“大少爷,这话可不能乱说。当初我说的可是夜晚你来我的住处,只要找到了我,我就会让你有赢了那个你赢不了的人的……机会。而那件事发生在三天之前,那敢问大少爷,那天你找到我了吗?”

  陆枫一愣,高傲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尴尬,随后却辩解道:“我找遍了整个陆府都没有找到你,到后来才听下人说你跟露茜一起出门,就一直没有回来,我怎么能找到你?!”

  他显得无比的愤怒。

  “哈,”陆羽却突然一笑说道:“我从未说过,会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面让你找吧?我从未说过我不会离开吧?你到底有多么狂妄,会认为我只能给你一个很容易完成的条件?”

  “你!”

  “总而言之,你失败了,你没有找到我,那么我们之间的交易……自然因为你没有完成约定而解除了。呵,我会在三个月后亲眼去见证你的失败的。”

  陆枫大怒道:“我呸!我看你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和本事,就算是陆茜也没有!”

  陆羽冷笑道:“哦?激将法吗?”

  “哼!你就是没有办法!”

  “哎……”陆羽无奈一笑,说道:“堂堂一个陆家大少爷,未来的家主继承人,怎么就像个孩子一样?罢了,看在同是陆家子弟的份上,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