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羽是忘了,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知道。

  林天弦为了救他,耗费了自己多年沉淀,一世领悟全为他人嫁衣。

  而事实上林天弦损耗的到底有多大?若不算境界,单算能量多寡的话,那种数量可以‘撑死’一位九阶高手!

  并非平凡人,也并非普通武者,而是九阶高手,距离圣级最近的存在。

  可就是陆羽的身体,就把这些力量全部给吸收了,然后……一丁点的变化都没有。

  这好像不奇怪,其实很奇怪。

  就如同此时的陆羽,他拼命的吸收着四周浓重的让他窒息的灵气,他并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到底会意味着什么。

  其他却有人知道。

  皇宫之中,有一个隐秘的房间,黑洞洞,四周烛火忽明。中间有一道奇异的圆形阵法,释放着白色的光,有一名老者身穿白色长袍,稳坐其中。

  此时却突然睁开眼睛,眉心一道金色符文骤然发光,好似晨曦中东方射出的第一道光华。

  他陡然而起,如烈风飘零,又如一道电芒,只一瞬,再现人影已在陛下书房之中。

  陛下明显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笔掉在桌子上,将纸染了一片。

  他皱了皱眉头,摇头惋惜道:“这幅字朕一直很喜欢的……”

  那是一副露茜的字,陛下正在临摹,忍不住提笔在原作上延笔迹挥洒,这样一掉,正好凭空给一个‘大’字填了一个点,变成了‘太’字。

  陛下放下笔,试图用绢布将墨水吸干,但想了想,又放弃了。

  叹息一声抬头问道:“除天地之变,国之将倾,你发誓觉不出阵眼一步,如今突然来见朕,可是有什么大事?”

  天地之变,国之将倾。这都是天底下最严重的事,而这位大玉国的陛下,仅仅是皱了皱眉头,甚至手中的笔都没有一丝颤动。这是属于君王的一份定力。

  “陛下,天枢阵有外人闯入。”

  陛下的眉头陡然间挑了一下。

  随后用平静的语气说道:“汝有大才,当年朕许你三个条件,便要你守这天枢阵。‘不饲黑鸟’,‘设立天枢榜’,还有……‘不杀逆儿’。这三个条件每一件都是朕心头之殇,每每午夜梦回都如利刺在心。但朕都同意了,并且也做到了,就是因为朕相信你的能力,这天枢阵在你看守之下绝难有失。而今日,你却来告诉朕,天枢阵有外人闯入?嗯……可知来人身份?”

  老者沉声道:“并不知晓身份。”

  陛下疑惑道:“莫非是大修为者?”

  老者却摇了摇头道:“只要是世上之人,便无一能瞒过老夫进入阵内。”

  “可是已有人进入了,不是吗?”

  老者眼睛眯了起来,眉心金纹更重,沉声道:“不是世人,也并非大修为者,怕是……”

  “嗯?说。”

  “怕是‘太上无情’。”

  陛下的手终于抖了一下,他猛地低头看向桌面书法,看着那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在‘大’字上多点出来的那个点……

  “太上无情?”陛下道:“莫非世间真有此事?”

  他思量良久,才叹了口气对老者说道:“可有能力将那人困在阵中?”

  老者摇了摇头道:“天枢阵乃是天地自成之物,行天地之事,却逆天地而存,老夫终一生修为,也仅能看守而无力掌控。那人能进入阵中,怕也不是因人力而为。”

  “此话怎讲?”

  “天枢阵,从亘古至今无人可破,无人可控,若有人进入,便是它自身意愿,这便是天意。”

  天意二字仿佛触动了陛下,他陡然大怒,一股气浪从身上迸发出来。

  “天意就是要让这国之根基的天枢阵有外人进入?”

  “天意无应,大道无形,太上无情。”

  嘭!

  陛下一掌拍在书案上。

  却又深呼吸一次,转身覆手而立,沉声道:“天枢阵已破,你也无需看守,但这责任……汝必担之。”

  老者微微睁开的眼睛再次闭上,轻轻拱手,人便飘后而去,无影无踪,空中只留下他苍劲声音。

  O酷g匠I!网¤'首r发‘

  “老夫必寻得此子,给陛下,给大玉国一个交代。”

  过了好久,陛下才转过身来,望着窗外呆呆出神,最终叹了口气,长息道:“天枢阵被破,朕又该如何给列祖列宗一个交代……”

  ……

  吸收,就像喝最美的酒,还不觉得醉,更不会撑,在意的仅仅是那沉溺唇舌的清流,滑过喉咙的醇香,流在腹中的温热。

  那当然会让人欲罢不能!

  陆羽此时就是这样一个状态,吸收着,吸收着,即便永远没有功法,那么没有什么关系了,这种感觉本就是他追求之一。

  可突然间,有了一丝变化。

  这变化来自于陆羽的手指,那让他恨多于爱的手指,此时竟然自行颤动一下,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热流,在其上盘旋留恋。

  陆羽心念一动,赶忙将手举在面前,便惊喜的发现自己的手指之上竟然缠绕着……一丝灵韵!

  陆羽有无穷功法,但想要使用,就必须借助小阮等人的灵气加持,‘借东风而用’而已。别人的东西毕竟是别人的,总没有自己的用起来方便。

  而灵韵……跟灵气还是两码事。简单来说,灵韵是境界和修为相结合的产物。而能将两者结合正是步入先天的首要条件,世人极少知晓。

  至于陆羽,则是从生下来就会了。

  所以此时浮现在他手指前端的就是灵韵,虽然少,但却足以让陆羽欣喜若狂。

  因为从此时开始,他便可以拥有修为了!

  “我等了有多少年?七年……不,八年……不,是九年。”

  算从来到这个世界,从娘胎中便开始算,已经将近九年时间了,他终于再次拥有了力量。

  却就在这时,他猛地觉得周围一阵颤动,抬眼一看便惊了他。

  四周原本浓重的白雾竟然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起码……这仿佛无穷无尽的白雾出现了一片‘空地’,四周的白雾似乎想要汇聚回来,填充这片被陆羽‘残忍’吸走的‘同类’。但可惜的是,陆羽的‘无情’远超它们想象,不管过来多少白雾,都会被他吸收,久而久之这里便没有白雾再过来,让这里也奇怪的成为了一片‘真空’,好似刀切一般的平整的圆形空间。

  陆羽皱了皱眉头,想明白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随后哑然失笑,琢磨着应该往旁边走一走,毕竟现在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已经吸收不到什么灵气了。

  可就是这么一走……简单的挪了几步,却出了大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