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泼轻快版的卡农很快结束了,我也是很殷勤的献上了掌声。

  她仿佛意犹未尽的样子,在琴键上来回摩挲着,说道:“这触感真好啊!难怪你的眼光那么高呢,夏琳店里的钢琴都看不上,原来家里还有这么一个厉害的存在啊!”

  “你要是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常来啊!”

  “别了,我怕给你弄坏了。光看样子造价就不便宜,要真出了什么问题我可赔不起。”

  “呵呵。”我报以苦笑。

  她站了起来,四下看了看后,视线立即又被一个东西给吸引了。

  “你家还有大提琴哦!”

  顺着她的目光,我发现她正看着那把大提琴出神,一脸惊讶的样子。

  大提琴是母亲的,以前她都会拉一些比较忧伤的曲子,有时也会和父亲一起配合。他们的配合真的是....无法用文字形容了,而且钢琴和大提琴都属于西方古典乐器,而面前的钢琴和大提琴的音色都是相当不错的,独奏甚是好听,合奏更是华丽悠扬。

  一丝好奇的心冒了出来,记得苏晓笙曾经说过她主修钢琴副修大提琴,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来一个二重奏呢?

  当我望向她时发现她也同样在看我。

  两个人都心知肚明彼此想到一块儿去了。

  “合作。”我们两个人同时说了出来,接着便相视一笑。

  苏晓笙拿起了大提琴而我则是坐在了钢琴的面前。她现在的样子显得很有气质,像皇家乐队的首席提琴手。

  我问她弹什么,本以为她会说即兴演奏,但是这一次她选定了一首曲子,一首很适合现在的环境的曲子——《殇》

  这首曲子是音乐人薛汀哲所作,其中大提琴和钢琴的旋律都是比较低沉,让人听了有一种忧伤凄婉的心境,不过这也体现出了苏晓笙的大提琴功底,真的是很厉害。

  这一次,我们都是很用心地去感知对方,从而做到配合的顶峰。

  如果此时给我们拍一张照片,那一定会很唯美,而且复古。西方的古典乐器所发出的共鸣,超越了任何其他,激荡着我们的灵魂。

  我时不时地抬头看看苏晓笙,看着她一脸专注的表情,双手的协调。这也是另外一种美。

  她的大提琴功底绝不亚于钢琴,可以和母亲相比了。我这一生也就听过几个人现场拉大提琴,相比之下苏晓笙和母亲便是里面的佼佼者了。自认为自己的审美很不错,其他人根本不入我眼,而苏晓笙却让我眼前一亮。对于音乐,她真的是很厉害了。会钢琴,大提琴,甚至连竖琴都会,这个小姑娘也算是个音乐天才了。

  这是我在听完她的演奏后的评价,句句发自肺腑,绝无半句假话。

  简单的合作过后,苏晓笙的兴奋劲也过去了。她说最喜欢和我一起弹琴了,和我在一起弹有一种放松的感觉。

  于是我说要是她喜欢,以后可以天天都陪她一起练习。她听了之后笑了笑说还是算了,因为四手联弹比较毁技术,次数多了可能会造成自己之前习惯的改变,到时候就不好改回来了。

  她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于是我说那以后她有需要的地方,我随叫随到。

  “那你现在可以为我弹一首歌嘛?钢琴小王子?”她说道。

  钢琴小王子.....

  这个称呼....额啊,怎么不叫我“钢琴诗人”呢?

  但我还是按着她说的话去做了。先活动活动手指,全身放松,屏息凝神。接着便是拿出了我压箱底的功夫——靠找寻记忆深处的残存的音乐效果来演奏。

  凭着一丝意识,我缓缓地进入了状态。优美的铃音犹如天籁,流进苏晓笙的心间,让她有些微微失神。

  我忘情地演奏着,指尖轻快地跳跃在琴键上,发出一声声脆响。

  我弹的是薛汀哲的《破碎的回旋曲》,这首很考验技术,乐曲本身的节奏很快,在没有谱子的情况下要做到正常不间断地演奏还真有点困难。

  不过这对我来说还是没有问题。我是何许人也,单单背谱能难得住我?

  是的,难不住的。

  等到回旋曲最后的一个音符消散,就听见一阵掌声。苏晓笙在一旁激动得无以复加,眼睛里闪着锋芒:“你好厉害啊!什么都能办到。”

  这时候就应该谦虚点了,于是我对她说道:“别这么说啊,你才是全能的吧,什么都会,大提琴也拉得好好。这个应该很难吧?要掌握不少的技巧。”

  她点了点头,说:“刚开始拉的时候的确是很难,但是后来熟悉了就不觉得难了,就跟钢琴一样,因为我喜欢它,就算再困难我也会坚持下去的。”这句话中透露出不少的坚决。

  她这副坚韧不拔的心挺让我折服的。

  但是一丝爱玩的心又是钻了出来,我凑上去,咬着她的耳朵小声说道:“那么你喜欢我嘛?我能让你坚持爱下去嘛?”

  她被我弄得一阵颤抖,没好气地拍了我一下说:“哼,那就要看你爱不爱我了。你爱我就爱。”

  “这可是你说的哦!我最喜欢苏晓笙了!”我一副可爱的样子。

  她笑骂了一句,但其中包含的满满都是甜蜜。

  两个人这么闹了一会儿,都是有些累了。我把那本《黑天鹅》郑重地交给了苏晓笙,而她表示会加紧练习。

  过了没多久,就听见门铃发出了几声响动,同时还有外卖小哥扯着嗓子的叫喊:“你们的东西送到了哦!”

  “今天怎么这么快?”苏晓笙一边问,一边提着东西往里面走。

  “快还不好么?你不饿啊?”

  “嘿嘿,当然饿啦!快快快坐下一起吃,看这个田园披萨,哇,丝拉得好长.....”苏晓笙自顾自地动起了筷子,对任何东西都显得很熟练。什么东西该怎么做都是相当顺手,我在旁边看得一愣一愣的。

  “来,干杯!”她举起了她的热可可,上面还有用咖啡拉花勾勒出的小猫的图案。而我的则是普通的柠檬水,不过味道也不赖。

  看正版`C章f节上~f酷o^匠》y网;

  两个人风卷残云一般,桌子上的美食没过多久就变成了一堆包装纸。

  “啊!吃得好饱!”她伸了一个懒腰,“好久都没吃这么多了。”

  她嘴角沾着一小撮奶油,随着她说话而上下起伏,显得十分可爱。我本来想提醒她一下,但是看到她这幅萌萌哒的样子就有些受不了了。于是我一下子把她拉了过来,直直地看着她。

  “干....干嘛?”她不解地看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