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就这么嘻嘻哈哈,一前一后地走进了苏晓笙的家中。

  这栋别墅看起来也是很气派的,前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园,而别墅内部的装饰也是很唯美,给人以轻松自在的感觉。

  苏晓笙曾经给我说过她的父母是搞医药的,难道这个行业的赚得这么多吗?答案我不得而知。

  当然我也不想知道。

  稍稍参观了一下,苏晓笙就拉着我去了一个很大的书房。书房的结构很独特,书架贴墙围了一圈,中间是一张沙发还有一个小书桌。

  她抱出一大摞乐谱放在桌子上,招呼我陪她一起看。

  这些书的内容都差不多,是世界上一些知名的曲目,比如《命运》,还有《月光奏鸣曲》。我只是简单地翻看了一下。其实我心里早有了相应的曲子。像参加这种比赛,演奏那些经典的曲目可能有一些不合适。因为如果演奏得不好,那这些十分具有有号召力的曲子就算毁了。

  而我记得父亲曾经演奏过的一首钢琴曲,没有广为流传却优美动听,琴谱就在我家,名字好像是叫做《黑天鹅》。作者是谁我已经记不得了,不过我依稀记得谱子的封面是黑色的,上面会印有一个很奇怪的图案。这本琴谱现在完好地被父亲保存着,正好可以当做苏晓笙的练习曲。

  “欸!你干嘛心不在焉的啊!”她在一旁有些不满我的这个状态。

  “没什么啊,我就是觉得你的这些曲子有点不太适合。”我如实回答。

  “不太适合?什么意思啊?”她问道。

  “你看,这些曲子都太有知名度了,倘若你稍微出了一点差池,按照评委的音乐功底是很容易就听出来的。”我认真地解释着。

  她也是听出来了我的意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但随后又是开口了:“那怎么办?”

  我给了她一个自信的微笑,安慰她说:“我那里正好有一本琴谱,旋律优美,意域广阔。像这种比赛,评委门主要看的就是演奏时的技巧和连贯程度。”

  “是吗?”她说道。

  “嗯嗯,而且你不是要会考了吗?等你考完以后,我带你去我家,琴谱就放在那里。”

  “去你家....你居心不良哦~你想对我做什么?”她双手抱胸身形不住往后退着。

  “我居心不良~”我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缓缓抓住了她的手。

  酷●匠=)网h永TI久t1免J&费m看小yM说:

  “你...你干嘛?”她有些惊慌。

  我故意装成很淫荡的样子,一下子抓住她把她压在了那个沙发上。

  “你....”此时,她所有的话都被堵住了。

  其实我只是想吓吓她而已,并没有想真的做点什么。谁知把她压倒的那一刻,看到她一脸惊慌的小眼神,我就忍不住了动了心了。那一刻,来得很突然。

  干柴烈火一碰即燃,我热切地吻住她的红唇,这一吻,仿佛天旋地转,光芒四射,扣人心弦,无尽无止。

  她意识开始有些迷茫了,她哪经历过这些啊?这可是她的初吻。

  她下意识地双手缠上我的颈项。“小.....小羽!”她无意间从喉咙深处哽咽着断断续续地喊出这个名字。

  然而当我听到后犹如一桶彻骨的冰水浇遍全身,我猛地跳了起来离开她,责怪自己一时冲动差点酿成大错。

  我有些狼狈地看着面带潮红,呼吸有些急促的同样也在不解地看着我的苏晓笙。不过她的衣服还完好地穿在身上,这倒是让我的罪恶感减轻了不少。

  “那.....那个...”我有些语无伦次。

  “你干嘛啊!”她面带愠色,大声地喊到,看样子是生气了。

  “对...对不起,我没想这样的....”我急忙道歉。

  她一下子站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我,整个人仿佛都是挂在了我的身上,我不解她的这个动作。她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干嘛道歉啊,我的意思是你干嘛起来得这么早啊?这可是我的初吻哦!我还没过瘾呢!”

  吓?我没有料到她会这么说。

  不过既然这样的话......

  我轻轻置起她绝美的脸庞,用我有生以来最深情的眼光注视着她。她原本红透了的小脸蛋此时还带有几分羞涩,躲闪着我炽热的目光。那种叫人怜惜的模样让我再也忍不住,缓缓凑近她的脸,每一个动作都仿佛浑然天成。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的鼻息,还有兰花的淡淡氤氲。

  月色交织,朦胧且清幽。

  就在两个人的嘴唇相差零点零零零零零零一厘米的时候,她突然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了我的嘴。

  “嗯?”我吓了一跳。

  “说你会永远保护我,不会丢下我一个人。”她眼里满是期待。

  我尽量温柔地,充满怜惜地说道:“会的,我会的。”

  此时的气氛变得紧张而浪漫,两个人慢慢靠近,彼此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气息也完全感受得到。视线也逐渐模糊直到眼睛完完全全地合上,两个人彼此之间都是到达了零距离,感受着对方的湿热。我慢慢地加深这个吻,而苏晓笙也是在默默地回吻着,犹如置身于遥远的伊甸园中。

  吻持续了很久都没有停,到最后我的呼吸都是被打乱,有些快要喘不上气的时候才是意犹未尽地和她分开。

  她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尽管极力装出镇定的样子,但她沁出的细细的汗还是出卖了她。

  我率先站了起来,伸出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你回过神了吗?”

  没有回答,她只是机械性地点了点头。

  我暗暗得意的一笑,她这个样子让我很有成就感啊!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苏晓笙才从刚刚的意犹未尽中缓过神来,对我说:“那个....你刚刚说的黑天鹅,现在能弹给我听吗?”

  “现在啊....”我喃喃道,要说我在父亲那里听到过的最多的一首曲子就是黑天鹅了吧?这首曲子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而且小时候还有偷看过内容,记倒是记了个大概,而且当时也不懂,但是现在的话对古典音乐也是有了一个充分的认识,要演奏应该也可以。

  “好啊!但是现在弹会不会吵到别人啊?”我问道。

  苏晓笙却是摆了摆手说:“不会啦!琴房的隔音效果可是很好的呢!”顿了顿,她明眸撩起:“也就是说你可以弹咯?”

  我点了点头。

  “好诶!”她像个孩子般兴奋。

  随着她来到了二楼转角的一个房间,这里应该就是她口中的琴房了。

  零星的月光从几个偌大的百叶窗内透了进来,洒在一架古朴的三角钢琴上,发出柔和的光辉。地上铺了一层地毯,它站在地毯上,迎接着我们的到来。

  因为有些黑暗,我正寻找着电灯的开关。可苏晓笙却说不用开灯,她想在这种环境下听我弹琴。

  我淡淡地笑了笑,答应了她的要求。

  琴声响起,眼前仿佛真的出现了一只只黑天鹅,像黑色的精灵,在跳舞,闪烁。

  我努力地回想,勉强做到了不间断的演奏。苏晓笙坐在一旁,如痴如醉,忘怀地听着。

  当最后一个音符发出回响,她已经是凑到我耳旁,悄声对我说:“你弹琴好好听哦!我耳朵都快要怀孕了!”

  虽然看不清我的表情,但苏晓笙能猜到此时我的表情一定是在苦笑中。

  “但是听起来感觉很难欸!我弹得起来吗?”她有些担心地问道。

  “当然可以啊!我亲爱的那么聪明....”我刮了刮她的小鼻子说道。

  “你能再弹一首吗?我还想听!”

  “好啊!”

  我的手臂环过她的身体,让她靠得更近了一些。

  因为身体靠得太近,我的下巴几乎靠在她的肩膀上。

  温热的呼吸和清晰的心跳声,突然成了这个世界里唯一能够让我们感受到的东西。

  两个人的身体同时僵住,没有多余的动作,两张脸近在毫厘,只要谁动一下都可以看到对方脸部的特写。

  苏晓笙有些紧张,同时也有些期待,期待与我对视的那一刻。

  我亲昵地拉起她的手摆在了琴键上,对她说道:“我们四手联弹好吗?肖邦的《夜曲》,最适合在这种环境下了。”

  她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双双把手摆上了琴键。

  上一次和苏晓笙的四手联弹,我们合作得非常不错。当然那时候我并没有想到两个人以后还会以这种关系再一次合作。

  这次我还是主低音部分,旋律由苏晓笙负责。

  和上次一样,两人的配合相当默契,天衣无缝,浑然天成。悠扬的琴音在夜空中飘荡得很远很远。

  一曲终了,我们相视一笑。

  接着我又是跟她亲昵地腻了好一阵,说了很多话,才是从她家里撤了出来。

  此时已经是三更半夜了,不过这一天对我来说很有意义。因为我跟苏晓笙之间的距离更进了一步,而且我还成功地得到了她的初吻~我永远不会忘了这一天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