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见多识广的我此时竟觉得有些目不识丁,有种小巫见大巫的感觉。

苏晓笙没有多说,而是径自走到跟前坐下。

我一愣,她会弹吗?

是的,她接下来的动作证明了她对竖琴的精通。

指尖清扬,来回浮动,犹如凤鸟的轻哕。

苏晓笙的这个样子使我想起了古希腊神话中的太阳之神——阿波罗。

相传阿波罗很擅长弹奏七弦琴,而七弦琴就是现在的竖琴。他被视为司掌文艺之神,主管光明、青春、医药、畜牧与音乐。他用竖琴弹奏出的曲子不论谁听到,都会情不自禁的走到他面前聆听他的演奏。

而在我眼前的,这位仙女,不正是才华横溢,青春且靓丽的吗?

竖琴不同于其他西洋弦乐器,它采用的是拨弦来引起琴身的共鸣。经苏晓笙之手,竟有种中国风的味道,像高山流水似的可以滑动。

苏晓笙那专注的神情,像秋天的一汪清泉不起涟漪,让人看了就心生怜惜,窗外射进来一束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的心间,沾染上圣洁的光泽。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让时间定格在这一刻,两个人在一起永远这么下去,耳畔响起的是那首无尽的华尔兹。

我静静地站着,看着那乖巧可爱的背影,随着双臂的动作而微微起伏,长长的秀发也是飘忽不定,扭动着它曼妙的身姿。

这时,曲子已经达到高潮,速度也是快了很多,但是曲调依旧优美动听。

高潮迭起,琴声清脆又宛若夜莺的轻鸣,响彻天际。

最后的几个音节,苏晓笙采取了很轻缓的方式,与之前的清脆形成了鲜明对比。

不过也算是承接了整首曲子的核心,总的来说是非常不错的。

我呆呆地看着她,内心无比的震撼。思绪仿佛也跟着那悠扬的琴音飘到九霄云外去了。还是苏晓笙在我身上掐了一下,我才回过神。

“哎!你怎么了?傻了吗?”她伸出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吓了一跳,本来还沉浸在音乐的幻想中,她这么一下子,直接给我拉回现实了。

“你弹得好好哦!”我给她竖起了大拇指:“我都听醉了!”

“你这是夸我还是贬我啊?”苏晓笙撇了撇嘴,有些无奈。

“当然是夸你咯!欸,你知不知道,刚刚你弹的时候,我以为仙女下凡了呢!还自带BGM的那种,那场面,简直了!”我有些不着调地说着,因为我觉得语言已经无法形容了。

“哈哈!是吗?”苏晓笙也是微微一笑,“这首曲子我可是练了很久的,而且谱子也很难找,所以我刚开始接触竖琴的时候,就想有朝一日,我一定要练成这首。现在,梦想实现了。”

“你还真是厉害呢...”我说道。

“晓笙!你在里面吗?”这时,门外传来了陈静的询问声。

苏晓笙没有回应,只是看着大门。

没过几秒,门就是被推开了,而推门的正是陈静和陆雨泽。

陈静一见苏晓笙,立马就朝这边奔了过来,还边跑边说:“哈哈,我就知道你在这里。快走吧!我们去找谱子,你不是很重视这次比赛的吗?”

苏晓笙点了点头,叫上了陆雨泽和我,几个人直奔图书馆而去。

但是两名女生挑来挑去,还是没有找到称心的曲子。而我和陆雨泽则是坐在小板凳上偷瞄着来来往往的美女们...

艺校就是艺校啊!美女就是多,而且姿色都是不差,这学校可以说是男人的天堂了。

其实这个举动是很猥琐的,我们两个人明明都要女朋友的说...不过这是男人的天性,想改也改不了。我和陆雨泽两人相视一笑,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丝小邪恶。

“欸!你看那个妹子,你猜她的小内内是多大号的?”他拿胳膊杵了杵我,小声说道。

“啥?”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一看可好,把我惊得差点坐地上了。

那是一个身材十分不错的女孩,虽然穿着厚厚的棉衣,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她高高挺起的玉兔们。用童颜巨乳来形容她是再适合也不过的了,她长着一张娃娃脸,后脑的马尾高高的扎起,让人看了就有种想呵护她的欲望。而且她应该是那种天然呆类型的,与俏皮的苏晓笙完全不是一种风格。和她同行的几个女生就没有她那么引人注目了,如果用平原来形容这些她们的话,那刚刚那位女生的胸部就称得上是山峰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山峰。

看到她我突然想起了前些日子因为胸大而在网络上走红的韩国幼儿园老师,眼前的妹子丝毫不逊她一分一毫。

这学校真不错哈...

“她就是袁帅那个班的,叫楚墨桐,擅长中国古典乐器琵琶。袁帅那小子可是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但人家就是不喜欢他。”陆雨泽给我这么讲着。

我心说你把人家的底细查的够清楚的呀!你还知道什么吗?

他听我这么问,顿时就有些邪恶了:“其他的我也不感兴趣,我就想知道她是什么罩罩的。你觉得呢?我猜绝对到E了!”

“E?”我坏笑一声,虽然我不知道网上那些36D呀,多少多少F的,但我敢肯定,这位楚墨桐肯定有G及以上了。因为她光是走路,胸前那两对波涛汹涌都是在上上下下地起伏,吸引了无数男人的眼球。

“啊~她以后的男朋友肯定特幸福。”陆雨泽伸了一个懒腰,继续说:“每一个男人不都希望被像她这样的给牢牢地夹住吗?”

...

哦凑这白痴在说什么?听起来很有内涵的样子可为什么我听懂了呢?

“哦不...”我发现我也有些跟他一样了,这么污的句子都能听懂...

“每次我见到她都想冲上去对她说一句‘妹纸能用你的欧派闷死我吗’”陆雨泽嘿嘿地说到,“陈静的大平原实在是太硌人了!”

随即两个人又是一阵坏笑,把稍微不错的女生通通意淫了一遍。

我们这正猜一个女生的小内内是条纹的还是豹纹的呢,一旁的陆雨泽突然痛呼了一声——啊!同时他的身体也是向前飞出去。

  酷匠P网)/首`s发;;

怎么了?我的视线还没从那个女生身上离开,就觉得背后一阵怪力,我整个人也是跟陆雨泽一样,扑街了...

谁踹我!

背后传来苏晓笙高亢的音调:“凌小羽陆雨泽你们两个在干嘛?”当然和苏晓笙一同说话的自然是陈静了。

苏晓笙气呼呼地走了过来,一把揪起陆雨泽说:“你个污妖王要污就自己污好了,别把我的凌小羽也带坏了!”

“啊!谁带坏他了啊?我们正在做一些和谐友好的交流呢!”陆雨泽看了我一眼,很无辜地说道。同时我们俩都是心有灵犀的坏坏地笑了一声。

“和谐友好?”陈静的声音提高了一度:“那我来告诉你,刚刚那个女生的小内内是淡蓝色条纹的,上面还有一个小金鱼的图案。怎样?你还想知道什么?”

“哇你怎么知道的?”陆雨泽一脸惊奇。

“我们是一个宿舍的当然知道了!哎不对啊,你怎么还敢反问我?”陈静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说完她就拖着陆雨泽走了,我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他,祝他好运咯!

但是...

我这里还有一个麻烦呢,等他们走了以后,苏晓笙对着我哼了一声,说道:“哼,你个大色狼!”

“你们都听到了啊...”我苦笑一声,正想说些什么,哪知她没有废话,一甩头,朝外面走了出去。

“哎!别走!”我大喊一声,追了上去。

她并没有理会我,只是自顾自的走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