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里,我的嘴角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丝笑意,任他们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位天使居然成了我的女朋友,不知道他们要是知道了会不会砍哭我...

我对她笑了笑说:“真的吗?这么厉害哦。”

“嗯!”她重重地点了点头。

“但是你们学校我能进去吗?”我问。因为那个音乐学校是高中,所以现在还没放假也正常。但是我一个外校的能进去?

然而接下来苏晓笙的话是让我彻彻底底无语了。

“怎么不能?翻墙啊!”

我靠怎么连她也说这种话?袁世杰跟我说翻墙也就算了,但苏晓笙这是...呵呵。

她见我没什么反应,还以为我不会,于是说:“欸!别告诉我你不会啊!没事,我带你啊!”

0.0。

我一阵无语。

“你该不会也经常翻墙吧?”我问。

“嗯?你为什么要说‘也’呢?经常到是算不上,一星期也就三四次吧!”她说道。

我斜着眼看她,眸子里是说不出的无奈。低头看了看表,三点二十八分,时间还很早呢...

“别废话了,快走吧!”说完,她就抬手叫了一辆计程车。

而我能做的,就是跟着她咯。

车子行驶到一个路口,接着往右一拐,一幢古老的建筑矗立在距路边不远处的一个大操场的正中央。大楼表面呈木色,还刻有花纹。紧挨着大楼的,是一个很中国风的三层楼,朱墙绿瓦,顶部饰以金黄的琉璃。

远远望去一边是略显西洋风的大楼,一边是古色古香的中式建筑,二者的对比可谓强烈。

操场上还种了很多的梧桐,虽然现在没有树叶,但光是看着,就能让人联想到这里在夏天是如何的清幽。

“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苏晓笙拍了拍我的肩问。

“还真不赖呢。”我回答。

“别发愣了!等会儿会进去的,咱们先去喝点东西。”她朝我笑了笑,然后拉起我的手,跑向了旁边的一家名为“沫沫”的奶茶店。

店里零零星星地坐着几个人。店主是一位刚刚过了而立之年的小伙子。见到我们来了,便问道:“二位要点儿什么?”

“两杯大号的伯爵。”苏晓笙显得很熟练。

“好嘞!”

他转身进去忙活了,而我则是和苏晓笙闲聊着。

我问她晚自习有没有老师,如果有那那我怎么混进去。结果她却说既然是晚自习,那怎么会有老师。

我听了之后便想起了袁世杰,要是我们学校的自习课也没有老师,那他绝对是最疯的一个,那家伙,平时夏琳在的时候都敢逃课,这要是没有了老师,那不还得把整个班都给翘走啊?我清楚地记得,我的第一节自习课就是跟他们跑出去吃饭了...

这时,那位小哥拿着两杯奶茶放在了我们面前。

苏晓笙又要了两根麦管,然后就叫我出去了。

“现在干嘛啊?”我一边问,一边接过来她递给我的奶茶。

“去练琴室吧!我有一个好朋友,介绍你认识啊!”苏晓笙说道。

我哦了一声,然后举起杯子,狠狠地吸了一口。顿时,一股很熟悉的味道在我嘴里蔓延。我记得这个味道,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常常给我煮这个味道的茶。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再也没有给我煮过。但是这个味道却是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中。

味觉和嗅觉的记忆是很久的,甚至可以说是永久。所以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年,我的味觉还是记住了这个味道。

  T0酷!u匠Ig网C正u(版)首发{

苏晓笙见我这个样子,也是笑了笑说:“味道不错吧?”

“嗯嗯。”我回答,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这个味道的名字叫伯爵。

两人一边喝一边走,没走多远,走在前面的苏晓笙突然停下了,然后四下望了望,确定没有人后,拉着我跑到了一堵破败的围栏跟前。这围栏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对我来说还算勉强可以过去,但是苏晓笙就不一定了。至少目前为止我是这么认为的。

“怎样?要翻过去吗?”我问。

“翻过去?要翻你翻,我才不要爬那么高呢。”她一面说着,一面敲敲打打,仿佛在寻找着什么。

“奇怪...应该就在这儿啊!”

“你在找什么啊?”我不禁问道。

“该死...哪儿去了?啊!找到了!”她大叫一声。我顺势看去,只见她手里拿着一根破碎的铁栅栏,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围栏的中央已经是出现了一个大空白,不过看样子应该可以让人通行。

“走了走了,现在正好没人。”她对我挥了挥手,示意我钻过去。

我苦笑一声,侧着身子,勉强挤了过去。紧接着苏晓笙也是跟了上来。拽着我就跑,生怕被别人看见。

如果是跟孙婉春雨他们的话,肯定是不会这么谨慎的。不过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就想笑,因为实在是有点逗。

稍稍走了一段路,就来到了教学区。此时已经是有学生零零星星地在校园里了。与其说是零零星星,不如说是成双成对。因为现在来的都是一对对小情侣,勾肩搭背的好不亲密。

苏晓笙也是自然意识到了,对着他们的背影哼了一声:“哼,秀什么秀,我现在也有男朋友了!”话还没说完,她就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抓住了。转过头一看,我正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满目真情地看着她。

两个人的距离暧昧级了,贴得很近,我只要再一低头,我的鼻尖就可以碰到她的鼻尖了。我甚至可以感觉到她急促的呼吸和心脏不安的跳动。

如果我没有看错,苏晓笙的脸此时有些微微泛红。

暧昧的姿势就这么维持了几秒钟,在这期间我一直抓着她的手,抓住了她的眼睛。

我居然这么主动啊...

按照一些惯用的套路,男女主角像我们现在这样对视几秒之后,就应该是要打kiss了。然后镜头慢慢向后拉,最终定格在两个人的背影中。

但这不是肥皂剧,我本来想退开的,但是苏晓笙却是一把给我抱住了。粉色的发在空中飘荡,画出了一个精美的弧线。

“你以后只许对我好,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她在我耳边呢喃细语。

我露出了一丝带有玩味的笑容:“永远是多远?”

她咬了咬牙说:“一辈子。”

我听了淡淡一笑,揉揉她的头发,有些宠溺地说道:“放心好了。你在哪我就在哪,就算是我死了,我都会回到你身边的。我保证。”

她略带嗔怪地打了我一下:“别瞎说。”

接下来,我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惊天动地、颠沛流离、魂牵梦萦的话。

话的内容是这样的:哪怕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天,但这一天只要是跟她在一起,就可以死而无憾。

她明显愣了愣。

绵绵的情话,从我的口中说出的确有些奇怪,但我是认真的。但是后来,我也真的这样去做了。我也不知道我们的未来是怎么样的,是相濡以沫还是短暂交织,以后的事,谁知道呢。珍惜眼前人才是我现在应该做的。

这个年纪过于青涩,说爱什么的太敷衍,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她不放开我的手,我就永远伴她左右。

两个人的距离更近了,她有些害羞地闭上了眼睛,不敢和我直视。

看到她这幅娇滴滴的模样我就有些控制不住,有种想把她抱住狠狠地亲下去的欲望。但是我并没有。

这个时间,地点都是有些不相称,我想那么神圣的时刻,一定要在一个很浪漫的地方,气氛也要很柔和,然后我再取下她的吻。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个校园过于嘈杂,而且旁边还有很多围观的人。几乎校园里所有的视线都是集中了过来,落在了我们俩身上。

苏晓笙闭着眼睛,自然感觉不到什么。但是我就不同了,就算我也闭着眼睛,我也能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

“哎!你看那不是苏晓笙吗?怎么她也有男朋友了啊?她不是说她崇尚单身主义吗?”

“就是哦!之前好多男生跟她表白都被她拒绝了的说...那男的是哪个班的啊?我怎么没见过他呢?”

“但是他们两个还蛮般配的哦!”

...

为什么我听了这些话就觉得特别受用呢?能和她在一起是我的骄傲,但我的出现对她的影响这么大吗?连她的信仰都改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