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派拳法,最后取胜的一方必然是更加心狠的。很明显的,他就是那个人。

“讨厌....”

我眼里闪过一丝狠毒,就算如此,我也不能束手就擒,我不把他灭了,那我就成赝品了。

我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就像一汪秋水,不起涟漪。在之前的一层层地狱,我的心理发生了全新的转变,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冲动,不会意气用事 。相反的,我学会了冷静,学会了勇敢及果断,而且还有我还有希望。我想即使是面对一个这么强大的敌人,我也总能想到办法,去战胜他。

当然,我的自信是从来都没有消失的,因为我就是我,是无法被打倒的!

我终于再一次动了,像一只苍鹰,在发现猎物后,俯冲而下,一击毙命!

可我还是把问题想简单了,他可是另一个我!而且实力要比我高出很多。

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了,他十分从容地抬手抵挡,两个寒刃剧烈地撞在一起,即使是如此寒冷的物质,也是擦出了火花!他又是一下子甩开我的手,冲着我的肩膀就是一刀。

“啊!”我只觉得一阵生疼,紧接着便是一股强烈的酥麻感。低下头一看才知道,他竟然削去我一块肉!

那恐怖的凹陷,火辣辣的,还在往外不停地冒着血。我看了都有些不敢相信,这居然是自己身上的!我捂着伤口一连后退了好几步,直到挨着一堵墙为止。钻心的疼痛不断挑逗着我的神经,让我不断地抽搐着。

可还没等我喘口气,他又是冲到我面前对着我就是一拳!我惨叫一声,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整个人都是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不行,这样下去,我就真嗝屁了!得想个办法啊!”我焦急地想着。可是越急就越没有注意,现在我的脑子里就是一团乱麻,再加上强烈的痛感,让我的思维变得迟缓了。

面前的“我”缓缓地向这里走来。透过他的眼神,我感到了强烈的杀意和讥讽,这让我感到陌生。这真的是我吗?难道我这么狠?

前一个问题的答案当然是否认的,这不是我,而是一个很像我的假想敌罢了。但是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我想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或者说我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无形之中,就是面前这样,赶尽杀绝,不同情,不怜悯。面前的凌小羽,虽然外表和我一模一样,但是由孽镜折射出来的,却是其凶狠、暴戾的一面。

“你可以去死了。”他这么说道。

这句话我以前也说过,而且还不止一次,但是有人对我这么说我就忍不了了!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和我一样!

我擦了擦因为疼痛而沁出的冷汗,脸色一变,变得十分严肃。

既然有两个“凌小羽”,那我就暂时放弃这个名字,放弃之前我一切。从现在起,我就不是从前的我了,而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什么手眼身法步,都把他们暂时封存起来吧!因为现在不是凌小羽在战斗。

寒刃也是被我收了起来,我现在是赤手空拳的状态,但我没有丝毫的畏惧。

对面,“凌小羽”早已等不及了,迈起步子就向我攻来。我双手自然摊开,像是在汇聚天地间的力量一般。我似乎可以看见,他的攻击落下的一刻。

但我是不会让它发生的。

我一个空翻,闪到了一侧,接住了他的攻击。然后拽住他的胳膊,膝盖猛地向上一抬,只听得“咔吧”一声,他的胳膊被我折断了。

不过他是感觉不到疼的,这一举动对他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只是一只胳膊不能动了而已。

他仿佛一心一意的想杀了我似的,也不管他的断臂了,抬腿就往我的腹部踢去!

我没有躲闪,而是硬生生地接了下来。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听过很多次但我从未用过的招式——夺命剪刀脚!

还没等他靠近,我凌空飞起,两条腿成剪刀的样子死死地锁住了他的喉。

他还在不停地挣扎,不过也是徒劳。我双腿越收越紧,相信他现在连呼吸都困难了。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十几秒,十几秒后,他的身子也是变成了一束光,消失不见了。

  !#更新最/快|上酷匠9¤网"*

我大口喘着气,肩膀还在淌着血。结束了吗?

其实我刚才完全是乱打一气,没有靠着意识以及身法。但也唯有如此,我才勉强打赢了他,因为我面对的是另一个自己。

这时,周围星空的景色也是骤然间变幻,变成了一面发着白光的大银幕。久违的师傅正一脸微笑地在正中间,双手背后。

看到他我也是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终于过关了。

我走到他面前,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笑容:“师傅....我算是成功了吗?”

他大笑一声,捋了捋胡须:“那当然咯!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成功的。你可是我教出来的最好的徒弟了,觉悟高,又能吃苦,可谓是一个练武奇才了。”

我苦笑一声:“那我通关的奖品是什么呢?”我可不会忘了这个,我这么拼死拼活的,从十八层地狱里侥幸存活,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呵呵,你已经拿到了啊!”他这么说道。

“我靠....”我心中顿时有数百只羊驼跑过,这不会是个套路吧!

他见我这样也是大笑一声:“我想你应该知道,这地狱中,每一层都会有一个作为训练的主题。你能通过,就说明你已经掌握了作战时的要领。前六层是铸造你的身体,中间六层是训练你的心智,而最后的几层就是实打实的正面对决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不过你在第十七层中的表现倒是让我很惊讶啊!居然能直接把敌人大卸八块,要知道他的铠甲可是很坚固的。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武器居然会这么锋利,但是这个武器对你来说应该是比较称手的,这一点不难发现。有这么一个利器,你之后的历程也许会比较轻松吧!”

听到这里,我不禁苦笑一声,寒刃的锋利,要超出一切物质,毕竟人家是外太空的产物嘛!

“现在,你的身手,你的心智,应该都是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这就是我要给你的最好的礼物了。”师傅这么说着。

我无语,没想到还真是这么老套的套路...

当时我就摆出一副苦瓜脸:“可是师傅你看!为了得到礼物,我的胳膊都被砍掉一块肉欸!你现在告诉我礼物就是这个地狱让我情何以堪!”说着,我就把袖子往上一撸,准备让他看看我的伤口。

我接下来的事却是让我目瞪口呆,袖子下那还有半点受伤的痕迹!光光滑滑,甚至连一丝血迹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我大叫了一声,随后不解地望向了师傅。

他只是摆了摆手说:“这没什么。那那个空间里的一切都只是表象而已,都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所以出来以后,你之前受的伤自然消失了。”

我仿佛被他的这番话惊到了,这什么黑科技啊!不是只能操控人的思想吗?

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却是让我有些小兴奋:“当然我说过要给你一个好东西的,这点我不会食言。”

“什么好东西?”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他让我先在这里等等,然后转身从一个小屋子里搬出了一个小盒子放在我面前。

这里面是什么呢?我有些好奇,同时也有些激动,因为我能感觉到,这个盒子里装的,不是普通的东西。

他对我点了点头,示意我打开它。

“是什么呢?”我抱有一丝好奇,走上前打开了那个盒子。里面的东西却是让我倒吸一口凉气——那居然是一把枪!

那是一把青铜色的手枪,枪身上的花纹很有中国风的味道,像是一条龙蜿蜒着。枪柄上还有一只凤凰,张着羽翼,样子好不精美绝伦。

我抬起头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这是给我的?”

他笑着点了点头说:“那当然了,不然放我这也没用,别再生锈了。”

“可是,枪这个东西....是不容许携带的啊!更别说用了。”我高声提醒道。

“废话,我当然知道这一点了。所以我才要告诉你,这把枪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拿出来。这是给你保命用的!”师傅一脸的正经。

我无奈,难道还要我每天带在身上?

轻轻拿起来,放在手里把玩着。这把枪稍微比手大一点,还是比较小巧的,也便于随身携带。

但有一点我有些奇怪,就是师傅从哪搞来的?

“师傅,这把枪从哪儿来的啊?”我问道。

他听见我这么问也是做回忆状,想了一会儿说:“我记得好像是好几年前,一个军火贩子被人追杀到此,被我给救了。后来他为了感谢我,就留下了这把枪。从那之后,它就一直躺在这里了。”

我满头的黑线啊!还军火贩子?咋这么奇葩呢?

“这里面没有子弹吧?”我说着,上好了膛。

“当然有啊,怎么会没有呢....”他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身边“嘣”的一声。

“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