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身影高七尺,身披铠甲,脸戴鬼面,手持着一杆三叉戟,直直地朝我劈了下来!

我神经高度集中,很早便发觉了他的踪影,眼疾手快的往旁边一闪,轻松地避开了。

不等我平稳落地,他又是横向一扫,斩出了第二击。我只觉得一阵冷风,身子在半空中强扭了一圈,一脚踩在刀锋上,来了个轻捷的翻身,飞到了他面前,紧接着双脚猛地踢出,砸在了他的头上。他的头盔应声而落,整个人都是倒了下去,三叉戟也是飞到了一边。

可他又是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翻身而起,转眼间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中世纪的弯刀,向我劈了过来。

我甩了甩手,释放出了寒刃。带着阵阵寒气,冲他迎了上去。

他先是朝我刺了几刀,但都被我闪过去了。在又一刀劈来之际,我敏捷地一个空翻,寒刃迎刃而上。

“锵!”他的刺刀竟被寒刃斩成两截,我又是突刺到他的身旁,瞅准他的心脏,发了疯的捅了进去!

这时,音乐也是到了高潮:“oh,卡木昂逆战逆战来嘢!王牌要狂野...”

“应该收拾掉他了吧?”我心想,之前只要伤到他们的心脏,这一关就过了。

可面前的武士却没有消失,反而牢牢地钳制住了我的双手,然后用头狠狠地撞了我一下,还撞到我的鼻子上了,这给我疼的。

我急忙向后退了几步,和他保持了一点距离。同时也有些奇怪,这次怎么捅他的心脏也捅不死呢?难道要用其他的办法杀了他?

可是他现在应该算是刀枪不入了吧?有铠甲,甚至连心脏都武装起来了,这让我怎么过啊?

突然,我想到这一层地狱的名字是拔舌地狱,难不成要把他的舌头拔了?

我擦...

我翻了一个白眼,应该不会是这样吧!

也罢,既然对心脏的攻击没有效果,那我直接把他脑袋分家不就行了?我就不信没了脑袋他还能动!

我不可置否的笑了,笑得很狂妄。

抬起手,我再一次审视着寒刃,依旧是淡蓝色,象征着冰的颜色。

对面的武士捡起来他的三叉戟,摆好了战斗的姿势。

我身轻如燕,没几下就窜到了他面前,准备进行收割。

可他也知道自己的不足,就是太笨重了,行动不便。这一漏洞倒是给了我很大的发挥空间。他挥舞着那把三叉戟,不停地变换着进攻的招数。我也是见招拆招,两人一时间打了个难解难分。

这时,我觉得他的寿命可以就此终结了,于是卖了个破绽,他一下没砍到我,而我则是一下子摸到了他身后,操控着寒刃朝着他的脖子扎了下去!

锋利的刀刃,从后面进去,从前面穿出。我又是往下一用力,直接把他从中间劈开了....三只寒刃,三斩六断!

那一瞬间,他一下子停下了所有的动作,直僵僵地立在了那里。随着一声细小的“呲呲”声,他的身体开始变成一缕烟,消失了。

背景音乐终于停下了,第十八层地狱的大门也是出现在我的眼前。

第十八层地狱,孽镜地狱。这时,人工智能也是做了最后一次提醒:“恭喜你,到了第十八层地狱,孽镜地狱。这一层支撑你的,是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希望。有了希望,就像有了一个努力的方向。去吧,迈向属于你的胜利吧!”

我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义无反顾地走了进去。

我还是很激动的,因为终于到了最后一层了,过去之后,我就可以从师傅那里得到一个好东西吧?想想就兴奋。

这一层的结构很是奇怪,只有一个接近半圆的大厅,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很小心地观察了下,并没有什么异样啊。

“这是怎么回事?”我心想。

突然,一切都变了。整个大厅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幕布,上面投满了一闪一闪的星星。我也站在这星系中,就像站在宇宙里一般,感觉自己像是变成了宇宙的一个分子。

我面前,一个光影渐渐形成团,继而变成了一个人的形状。待他完全成型,我诧异地发现,这不是我吗?

这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也在看着我,把我看得有些发毛。一个和自己长的一样的人站在你面前,谁不害怕啊!

这时,一个声音发话了,只不过不是人工智能的,而是另外的一个声音:“这世间,最难打败的莫过于自己了,你若是能战胜面前的自己,那你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了。相反的,你若是败给自己,那就永远别想出去了。你面前的自己,将会代替你,而你,则会待在这无尽的虚空之中。”

拜托!有没有搞错!我一愣,难道说失败了就永远也出不去了吗?

“拿出你的毕生所学,勇敢战斗吧!”

这句话的话音刚落,那个“我”就是双手握拳,释放出寒刃,朝我突刺了过来!

我一愣,这冒牌货把我的寒刃都复制过去了啊?这就有点不好对付了。

对面是别人还好说,可是面对自己,我有点下不去手。

“孽镜地狱,要战胜自己。这局要是输了,那就等于失去了你的一切。所以,赌上你的未来,全力以赴吧!”心中一个声音对我这么说道。

我定了定神,心一狠,也是释放了寒刃冲了上去!

我瞄准他的心脏刺了过去,他很漂亮地躲开了。我邪笑一声,接着一个飞脚踹了上去,这是我的惯用手段,利用假动作获取先机。

可是他好像知道我的意图,丝毫不慌张,把双手护在胸前,挡了下来。我见攻击被他化解了,就又是一记肘击,直逼他的面门!

然而他仿佛能预见我的动作,一个侧身,又是躲开了。同时朝着我的胸口就是一脚,直接把我踹飞了。

我在空中翻了个圈,稳稳地落在地上。没有多余的废话,我又是冲了上去。

跟他简单的交了两手后,我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为什么他知道我的攻击意图?而且我的拳法还有身法他都是清清楚楚,我每动一下,他就能相应地做出克制我的动作,最后自然是我被他虐了。

  1h更"6新(最t6快上;酷匠A{网3◎

我再一次想起了这一层地狱的名字——孽镜地狱。

难道说面前的“我”不仅长得像我,连我都身手都是一模一样的?那这还怎么打!我每一次出招都能被他化解,那就等于他通晓我的心思,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同派拳法,最后取胜的一方必然是更加心狠的。很明显的,他就是那个人。

“讨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