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琳这酒后乱性的毛病我可是见识过两次了。真的,要不是想让她高兴,我才不会点酒呢。

  没有多说什么,我替她围好围巾后就直接拖着她走出了包厢。走廊里袁世杰和孙婉春雨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怎么这么久啊?”

  “你特么还好意思说!”我没好气地说道。

  这时苏晓笙也是走了出来,我看人来齐了就说:“那个...”

  话还没说完,他们就像事先知道什么的一样,都是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我见他们这样心里也是有数了,本来还想说谁帮忙把夏琳送回去,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今天谁也别跑,都和我一起把她们送回家,然后你们再想干嘛干嘛。”

  “这种事我们两个大男人不合适做,谢谢你今天的款待,我们先走了!”袁世杰一边说着,一边推着孙婉春雨走远了。

  “我擦....”我没好气地骂了一句,然后用看着救星似的眼神看着苏晓笙,可怜巴巴的说道:“晓笙姐姐~你会陪我的对吧!”

  我真怕她说不会,可没想到她还真说了不会!

  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难道上次那一幕还要在重演一次?

  见我这个样子,她也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逗你的啦!”

  我在一旁斜眼看着她,心说你这玩笑开大了啊!

  “我担心是夏琳的人身安全才跟着你的,你要是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的话,哼哼哼....”

  我的眼睛顿时变成了半月形,也没有和她拌嘴。

  “你知道她家在哪吗?”我问道。

  “不知道欸!要不我们送到她爸妈那里去吧!”苏晓笙说道。

  “不!”我回答得很坚决,到她家她那个老爸就又要和我扯一会儿,时间也不早了,我还要回去睡觉啊!

  “那你说怎么办?”她有些急了,“对了旁边有一家宾馆,要不让她住那里好了。”

  “听你的咯!”我苦笑。

  安顿好夏琳后,我看苏晓笙一个女孩子,我就寻思着也送送她吧,哪知她很潇洒地回了一句:“不用,我怕你对我动手动脚的。”

  “我有那么坏吗?”我心想,她不让送那是更好,我直接回家就好。

  这次相聚后几个人的距离是更近了一点,期末考试也是如约而至。

  我是不用说的第一,张宇也是在最后的几天里用功读书,考到了全班第四。孙婉春雨的成绩还算稳定。

  但是袁世杰....我就不吐槽他了。

  另外还有一个人,怡冰,我曾经的天使。

  我又想起了她,不知道她在那个学校,还过得好吗?

  这次的考试,她应该还会是她们那边的第一吧?

  我突然发现我还是很想念她的。

  唉...我为什么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呢?

  想约她出来,但是我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如果现在我在大街上遇到她,我也不会去打招呼,而是看着她,默默的,远远的。

  终于到了寒假,我们也是都休息了,毕竟辛苦了一个学期。

  我照常走在去琴行的路上,这些天我不用上课,就天天跑来,也算是打发时间。

  走着走着,我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人,走路的样子让人看着怪不舒服的,一看就是爱装13的。

  待他走近后我才发现不对劲,这逗逼头上居然套着一个丝袜...当时我就笑喷了,头顶丝袜?真特么一神经病。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证明了她不是神经病。

  “把钱拿出来!”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匕首,指着我恶狠狠地说道。

  我笑的更大声了,抢劫啊这是?抢劫至少戴个滑雪面罩吧?你这戴个丝袜让我情何以堪?真替你智商捉急。

  见我这样,他一下子把那条丝袜撸了下来,露出了他的真面目。

  这是一个骨瘦如柴的小青年,他的颧骨高高地凸起,眼圈还是黑的。

  “你是在搞笑吗?”我问道。

  出乎我意料的,他只是轻笑一声,然后收起了匕首。

  “咋的?还要近身肉搏啊?”

  “呵呵,小伙子这么自信啊?你可别高估了自己。我也是带了人来的,就是你后面的那辆大东风!”他指了指我背后。

  我心说这句话怎么有些熟悉呢?这人是不是傻?抢劫还要带人?而且我也没有听到引擎轰鸣的声音啊!

  但我还是回过头去,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表情很认真,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安全。

  然而我这一回头可是惊出一身冷汗!

  一辆大卡车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的身后。没有发出一点点声音。

  这可是让我大吃一惊,要知道我的听觉可是不会出问题的,但这是怎么回事!

  我无意中扫了一眼车上拉的人,可是这一扫,顿时把我吓傻了。

  车上拉的人居然全都没有头!

  他们一动不动地站在,整整齐齐,仿佛根本就不是这个个世界的人。

  这时,那个小青年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露出一个大大的“佐”字。

  “他就是佐蜚?”我心想,但我现在正在研究退路,因为他已经挥刀向我而来了。

  就在这时,一阵寒风刮过,车上的那些无头鬼也是动了起来。他们不是像那样在地上走,而是直接飘起,直逼我面门!

  当时我都快吓尿了!前有狼后有虎,而且这些“虎”还不知道是什么。

  他们的移动速度异常快,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他们就闪到了我的面前。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钻进并撕裂我的身体.....“不要——”

  我猛地睁开眼睛,身体直僵僵地弹了起来。

  我大口喘着气,环顾四周,我这才发觉原来只是个梦。

  “我擦,吓死我了...”我心有余悸地小声喃喃着。

  我怎么会做这种梦?

  我不知道答案,但我知道的是,这是一个凶兆。

  无论是那些无头鬼还是佐蜚,我都得重视起来,难道他们最近要出现了?

  我现在不得不再去一次武道馆了,要不然这每天提心吊胆的。

  一头倒回床上,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我跟老杜打了声招呼后就往武道馆走了。一路上我的小心翼翼的,生怕昨晚的梦境会变成现实。我也是有点神经质了,那些妖魔鬼怪的怎么会是真的呢?

  这时我突然想到夏琳那边我也得请假,这次去我也不知道要多久,也许要很多天呢?混战这个东西也是比较麻烦的,不知道师傅有没有办法。

  我给夏琳打了个电话,说我最近就不去她那里了,小朋友们就先让苏晓笙照顾。她听到后还很不高兴的哦了一声,但也没拒绝我,就是让我跟她多聊聊天。

  我赶紧应了一声,随后就挂了电话。

  走到了武道馆,里面怪冷清的,估计是快要过年的缘故吧。平时这些弟子在这里训练,到了传统节日春节,学校里还是会给他们放假的。

  可我就不同了,我能不能休息完全取决于师傅的心情。心情好了就放我回家,心情不好就一个劲的给我做特训。我也是够悲催的。

  我四下瞥了一眼,发现并没有人啊。我想到师傅可能在看报纸吧,平时他没事了就看看报纸打发时间。

  E酷匠C网唯0d一B`正版,N其G他B都R4是=@盗(i版n

  我走到他一贯用来看书的门房,果然没错,他在看着报纸,手里还拿着一个小茶壶,看起来还挺悠闲的。

  他也是注意到我了,只不过视线并没有往我这里看,只是专注地盯着报纸,头也不抬地冒出一句话:“什么风把你吹到这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