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究竟怎样上演才不会有分离?我和她谁都没有错,只是缘分已尽。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无论怎么挣扎,亦不会溅起波澜,亦是这个城市里最普通的人。

  今天本来是要去夏琳那里的,可鬼使神差地,我走到了公园里,那个和她第一次约定的小亭子。它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云淡风轻。

  看着那些停留过的地方,安静如初,似乎我们并未来过,一切都已经回到原点,再也与我们毫无关系。

  在这里的,原本是两个人。如今那个人已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影子在寒风中摇曳。

  可惜就在这样纯白且伤感的情景下,还是被有一些不识大体的人给破坏了。不远处走来一伙人,大概六、七个人的样子。每个人嘴里都叼着一根烟。

  为首的那个朝我吹了一声口哨,示意我走开。

  我狠狠地皱了皱眉,这特么谁啊?

  待他们走近,一个染着黄毛的上来推了我一把然后说道:“尼玛的让你过去你没听到是吧!”

  呀!你特么还敢推我!

  老子好容易营造出来的伤感气氛都被你们破坏了,正好我一肚子气没地方发呢!

  拳暗暗地握紧,我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都是学生打扮,看样子应该不会太厉害。

  我冷笑一声:“什么,要让我走是吧?”

  “对!快滚!敢耽误我们老大心情,后果可是很严重哦!”

  “是吗?很抱歉这是我的场子,给你们三个数,立马给我消失!”我高声道。

  “哇!我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狂的人呢!”黄毛故作惊讶的表情。

  “一!”我没有理会他的话。

  “呦!还真敢数啊?你这么牛X...啊啊啊!”

  我没有数二和三,而是直接朝他们招呼了上去...首先开刀的自然就是那个黄毛了。

  因为我的心情差到了极点!

  几十秒后...看着躺在地上不停打滚的人,我冷哼一声,一把揪起刚才的那个黄毛,直接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你特么刚才说什么?”

  “大哥!救我啊!”他直接把我的问题无视了,冲着一位小伙子大喊道。

  那个人还捂着肚子,表情十分狰狞,因为刚才被我狠狠地一拳捶到了肚子上,现在他正躺在地上,哪有时间理会这里的情况?

  “他自身都难保了,有功夫鸟你?”我邪笑一声:“咱说说吧!刚才你推我的那一下怎么算?”

  话音刚落,我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阴冷阴冷,还没等他开口,我就是狠狠地把他踹了出去,他一声惨叫,凄惨而凌厉。我猛地上前,死死地扼住他的脖子,膝盖一下一下地往上抬,直击他的要害!听着他的惨叫,我竟然有了一丝兴奋的感觉。

  “你再给我吊啊!这么不吊了?嗯?”我近乎疯狂,最后一下,足足用了我全身了力气!紧紧扼住他的手也是在同一时间发力,他眼睛瞪得很大,都快要凸出来了似的。然而我的攻击还是落下了,他张了张嘴想发出一些声音,可我已经扼住了他的脖子,他还怎么发出声音!

  终于,他像一堆烂泥一样瘫倒了下去,不停地咳嗽着,嘴角还渗出了一丝鲜血。

  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竟感到一丝惊讶。

  这时,黄毛口中的老大终于是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说道:“大哥,这..”

  “嗯?”我挑了挑眉毛。

  “怎么,你现在还让我走吗?”我的语气特别不善。

  他听我这么一说,顿时一惊。随即,他换上了一副讨好的模样,对我点头哈腰:“没,大哥我们跟您开个玩笑呢。这黄毛不懂事,您教训得好!他就是欠收拾!”

  .酷:匠r网q永{久免Fq费pY看☆小v、说D

  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问道:“你在哪儿上课?”

  “我们都是职高的。我叫陆雨泽。刚才被您暴打的那个黄毛叫袁帅...”他一一介绍着。

  袁帅?我偷偷笑了一声,堂堂大元帅就这么被我一个小兵斩于马下了?哈哈!真讽刺。

  “你们什么意思?找茬啊?”我问道。

  “我们绝没有那个意思!”他回答得很坚决:“我们只是想在这里玩一会儿,见您在这里就想让您让一下。没想到这个混蛋对您不敬,您别放在心上啊!”

  口是心非...我心里想着,本来是想到这里静静的,结果全被他们破坏了。那我待在这里就没有什么意义了,想到这,我就抬腿准备走。

  “您要走了?”陆雨泽见状,说道。

  “不行吗?”我是真的有些烦了,老子都不找你麻烦了,你还在这里瞎bb,真的是。

  “可以可以!那您以后有什么事就尽管来找我,随叫随到!”说着,他递上来一张名片。我见状也是无奈,这货连名片都有啊!收下名片,我径直走了出去。

  “靠,我到底是怎么了?”我问道,怡冰的离开带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可我也不至于平白无故对人家出手吧?只因为被他推了一下?还好这个陆雨泽也是个精明人,知道自己打不过我,要不然,我相信我会进入暴走模式的。

  一路都被淡淡的忧伤围绕着,我走到了琴行里。

  “凌小羽你怎么现在才来啊!我可是帮你代课代了两个小时哎!”刚进门,我就听到了苏晓笙的抱怨。不过我也没有理她,而是径自走进了夏琳的房间。

  没有敲门,我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小羽?你怎么了?”夏琳见到我也是一愣。她可以清楚地发现我有些不对劲。

  听到她这么问,我看着她,用很悲伤且阴冷的语气说道:“She's.gone”(她走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用英文,只是觉得,我不敢说出那三个字,我怕眼泪不听话。

  “你是知道的。”我继续说道。

  夏琳只是沉默了一阵,方才开口:“我不告诉你是怕你伤心...”

  她肯定能看出我喜欢怡冰,为了不让我伤心就不告诉我,这位老师也是够好的了...我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有时候,直到珍贵的时刻成为回忆,我们才会真正认识到它的价值所在。很可惜我没有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时光。

  我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夏琳本来想叫住我的,可是她也只是有些担忧地看着我。

  刚刚平复的心情此时又溅起了阵阵涟漪,我不知道我现在是谁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那种感觉就像是失去了一种信仰,开始变的盲目,再没有追求,好像一切都随着放弃她而消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