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一脸高兴的样子,我笑了,只不过是苦的。这样真的好吗?

唉,我也别管那么多,还是正常点,上课吧...我苦逼地想着。

所以上课的时候我就和怡冰说着悄悄话,顺便还吃一点小零食。像什么散装的青豆啊,花生瓜子什么的。怡冰喜欢芥末的,但我表示受不了这个味儿。光是闻闻就觉得呛人...不过我发现我逗女孩的技术又高超了,怡冰被我逗的花枝乱颤,我也觉得十分开心,丝毫不管老师那警示的眼神。

这弄的老师也很无奈,他们都知道我和怡冰是全校尖子中的尖子,所以如果我们不是特别出格的话,他们是不会管的。

一直到了快放学的时间,我才想起来还要去夏琳家里呢!于是我摸到了她的办公室门口,刚要敲门,随着房间中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我叩门的手停在了半空。

“夏老师,想好了吗?你就应了我吧!我可是想了你好久了,你就让我好好过一次瘾吧!”

“黄主任,你别这样!啊~你要是敢乱来,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夏琳带着一丝哭腔的声音响起。

我...擦...这什么情况!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我不禁猛的皱了皱眉。这两个人干嘛呢?我悄悄把门推开了一道缝隙,透过这道缝隙,我仔细地看去。

然而这一看,我的火顿时就上来了!只见平日里端庄无比的夏琳被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抱在怀里,中裙已被拉到了腰肢上,上身的小西装也被解开。弄的夏琳气喘吁吁,一双小手无力地抓着那双作恶的大手,想将它拉开,但她哪里有这种力气。

“黄主任,你~你要干什么!啊~你不要太过分了!啊~”夏琳苦苦哀求,可是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老男人淫笑着,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翻了个身,想要把夏琳压在桌子上。

说真的,站在门外的我打死也没想到这么激情的一幕会被我瞧见,这让我有些口干舌燥。可是我还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那可是自己的老师!当时我就想破门而入,可就在这时,屋里的情况又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随着一声闷响后,屋里安静了下来。向里面看去,那个老男人半跪在地上,表情十分痛苦。夏琳则是一脸惊恐,双手捂住小嘴,呆呆地看着他。

又是这一招,我记得上次她也是这么对付许赟龙的。

“哎,你个小贱人居然敢踢我!”那个男人吼道。“你可别忘了,你的教师评定可是要通过我的!我跟你讲,今天这事你最好考虑一下,是从还是不从!”说完,他就转过身,一步一步地向门口挪过来,我一惊,急忙闪向一边。房间里,只剩下夏琳一个人小声哭泣。老男人走了出来,大哼一声,“呯”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那个气啊,真想从背后给他一下子,但是我没有,我现在还是比较冷静的,在学校打老师,这个处分可真是不少。所以我偷偷摸出了手机,把他的面容拍了下来。

待他走远后,我才猛地推开夏琳办公室的门。夏琳还保持着衣冠不整的样子,被我吓了一跳,还以为那个老男人又回来了。仔细一看是我,才长舒一口气。

我面色阴冷地看着她,心生一丝怜惜,同时强忍着怒火,咬着牙说道:“那个人是谁?”

“你都看到了啊...”她双目无神,一下子扑到我的身上,泪如泉涌。我轻轻地把她搂进怀里,拍着她的背,不停地安慰着她。

“呜呜~他说要我跟他那个一次,不然我的教师评定就不能过。”怀里的夏琳抱怨着。

我轻声对她耳语:“别怕,回头我让许赟龙去治治他。”她没有回答,只是一味地啜泣着,估计吓得不轻。

过了好一会,她才轻轻从我怀里挣脱了出来,小声对我说:“不好意思啊小羽,又让你看笑话了。”我急忙说道:“老师你别这么说,都是那个老头的错。你放心,他遇上我算他倒霉,以后他不会来烦你的。”

“但愿如此吧...”她说着,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颈部的一片雪白很不巧地又被我瞟到了,顿时我心潮涌动啊!可是我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偷偷地欣赏着。

“对了,你怎么会来这里啊?”夏琳抬头问道。我当时那叫一个无奈,对她说道:“不是要去你家吗?”“哦对哦,我都忘了。”她说道:“都怪他,跑来烦我,你别笑我啊。”

“我笑你干嘛?”我说着,同时给许赟龙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在学校门口等我。他现在可是对我言听计从,告诉我十分钟内到。我又看向夏琳,目测她也恢复了正常,于是说道:“老师,我们走啊?”“好啊,走吧。对了,这件事你可不要给别人说哦!尤其不要给我爸妈说,我不想他们担心。”她又有点要哭的样子,我赶紧向她保证不会对别人说,她这才放下心。

两个人缓缓向校门口走去,这时天也是黑了,校园里的学生都是走的差不多。到了校门口,我一眼就看见一群人围在一起,不用想也知道是许赟龙带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