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苦笑,无奈地甩了甩头。

他见状也是退了回去,继续开始了一局新的游戏。

我转过身,看到他正在撸啊撸,不过技术好像不怎么高,还时不时地爆出一句脏话。这难道就是他们口中的猪一样的队友?

“哈哈!”我轻轻一笑,带上耳机听起了音乐。

在音乐的催眠下我不知不觉地爬到了桌子上,头昏昏沉沉的,想睡又睡不着的感觉真特么痛苦。

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只不过叫醒我的是网管:“小伙子你到时间了。”

“嗯?”我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几点了啊?”

“10点多了。”

“啥?”我大叫一声,“不会吧?我只开了两个小时的机子啊!”

“哦,刚刚做你后面的那个人又给你付了两个小时的。”

“我擦...”我一脸的惊愕,他给我付钱,啥意思啊?

“还要继续玩吗?”他问道。

“玩你妹啊,我上课迟到了!”我匆匆丢下一句话,然后赶紧往学校跑去。

“完了完了,今天又没上课....”我想着,反正都迟到了,那我就不去班里了,直接去找夏琳,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她。

到了学校,我依旧翻墙进入。记得没错的话这节夏琳没课,她应该在办公里。

偌大的校园此时静悄悄的,只有一个身影偷偷摸摸地闪进了教学楼。

走到夏琳办公室前,我敲了敲门。

门里传来一声甜美:“请进!”

推门走进去,我就看见夏琳正端坐在办公桌旁,批改着什么。

她见到我也是一愣:“凌小羽?你怎么来了?”

“怎么?某个人可是把我的初吻都给夺了啊,难道我来坐坐都不行吗?”我问道。

夏琳听到我这么说也是扑哧一声笑了:“哈哈,别告诉我你长这么大还没接过吻啊?”

“还真没有...”我小声说道。

两人沉默了一阵,夏琳方才开口:“谢谢你帮我。”

“我只是做好了自己而已。”

...“对了,我记得你上次说你琴行里的老师都走了是吧?”我打破了沉默。

夏琳听到我这么一说也是叹了一口气:“对啊,老师们都走了,小朋友们也没人教,这可愁死我了...”

“我可以去帮忙的。”我的这一句话让夏琳眼前一亮:“你说什么?”

“我说我可以去帮你教小朋友的。”我重复道。

“真的吗?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了?”夏琳说道。

“没关系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打发打发时间。”我说道。

夏琳对我轻轻一笑,用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因为...你是我亲爱的呀!”我调皮地一笑,说了出来。

她的脸唰地红了,低下头没有看我。

我继续说道:“所以,我今天就不上课了,你帮我请个假。”

夏琳点了点头说:“可以啊,但是你最好不要长时间不来上课,不然校长那里我也不好说。”

“好哒!”我摆出一张自认为可爱的笑脸,然后想从她的办公室里退出来。

“欸,等一下!”夏琳叫住了我。

“嗯?还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那个,我爸妈下午还要请你去做客呢...”她小声说道。

我一拍额头,我差点忘了这事。

“那下午我来找你好了,我们一起去。”我说道。

“OK。”她朝我比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然后我就退了出来。

我定了定神,我很清楚自己现在该干什么,我特么刚刚就会说大话,对于音乐我现在是屁都不知道还说帮她?真是可以。

想到这我赶紧往书店跑去。

莫约过了20分钟,我也是到了地方。这个书店是青鸟市最大的书店,整个外形像一个倒扣下来的书。店里面的搭配也是带有一种古色古香的味道。

书店一共分上中下三层,每一层的面积都是很大。我在里面绕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关于音乐方面的书籍,这给我急得。

好在这里有导购,要不然我都得蒙圈了。

跟着导购的指点我也是终于找到了地方。

随手从书架上取下一本,《基础乐理知识》,应该可以用到。还有什么《钢琴演奏注意事项》、《乐理的进阶》,都是比较有用的,我也是都捧在了怀里。有钱任性嘛!

这时,我突然听到身后一阵轻快的脚步声,而且是往我这边来的。还没等我回头,就与脚步声的主人撞了个满怀。

“哎呦!”那个人叫了一声。而我手中的书也是散落一地。

“这谁啊?”我皱了皱眉,可是当我看到那个人时,却是愣住了。

美,真美。

那是一个女孩,年纪比我大,应该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双大眼睛像夏夜晴空中的星星一样晶莹,像冬天雪花般清澈。

她高挑匀称的身材,嫩白细腻的皮肤,浑身焕发出的流光溢彩,宛若一枝一枝在月光下盛开的百合花。

最令人注目的是她的秀发。长发及腰,大体是粉红色的,但发根处颜色最浅,愈往下愈深,到了发梢处的小波浪,就变成了桃红色。

我呆呆地看着她,好漂亮啊...见我有些痴了,她伸出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你没事吧?”

她的手指很纤细,应该是练钢琴的吧,因为我看见她手里抱着的是一本钢琴谱。

“没...没事。”我答到。

她长舒一了口气:“那就好。看你一动不动的我还以为撞傻了呢。”

她帮我把书捡起来后对我说:“不好意思撞到你了,我还有急事得先走了。”

她匆匆丢下一句话后就转身走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淡淡的兰花香,那是她身上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