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擦...我有些惊讶,他这反应...他难道不是佐夕的人吗?

“行了,快特么起来,别轻易给别人下跪。”我说。

“不行啊!除非您先说好不杀我!要不然我是不会起来的!”许赟龙还在不停地给我磕着头,我则是表示很无语,但同时也能看出这个忍冬帮的确有一套,能做到让这些普通的小混混闻风丧胆的地步,也真的是可以。他的头上已经渗出斑驳的血丝,饶是如此,他还是没有要停的意思。

“那你就继续好了!我可不敢保证不杀你。”我说道。

“....”他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有些可怜地望着我。

我笑了,笑得云淡风轻:“你只要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不杀你。”

“真的?”他眼中透漏出一丝欣喜:“我一定配合!您请问!”

“第一个问题,”我伸出一根手指:“你为什么要让夏琳来诱惑我,拍我照片!”

“不是,这个...我当时一时鬼迷心窍,想做出对您不利的事,求您原谅!”他说道。

我不禁咋舌,能把他吓成这样,这个忍冬帮的名气还真不小。所以我并没有说自己不是忍冬帮的,因为目前借着他们的阵势可以更方便得到我想要的消息。而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许赟龙不是佐夕派来的,那么他到底是为何?

“你听好,我是说你为什么要让夏琳去拍照?你既然有这么一个小团伙,完全可以直接去收拾我的。而且我听说你为了让她乖乖的屈服,还绑架了她的父母,有没有这回事?”我问。夏琳听到这句话,也是凑过来咬牙切齿地看着许赟龙。

他略一迟疑,还是决定全交代了,于是说道:“的确如此,但我并没有对他们怎么样,他们目前为止都还好好的。”

“说重点!”我说道,我可没工夫听他讲这个,“你为什么还这么大费周章的让夏琳拍我照片?只拍个照片而已,或者说你还有其他目的?”

“呃...”他有些语塞。我可以看见他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头上已经渗出了豆大的汗珠,额上的几道皱纹此时也是攒成一团。少倾,他才是畏畏缩缩地开口:“如果我说实话的话,你会不会杀了我?”

我翻了一个白眼,收起了那把匕首,语气中充满了无奈:“现在你放心了吧?”

见我收起了凶器,他如释重负,其实他哪能知道,我要是真想要他的命,哪怕是徒手,我都可以保证他不会活过一秒,但我并不想过于招摇,那把匕首也只是装装样子罢了。而且现在的关系有些乱,许赟龙既然不是佐夕派来的,那他真的那么小心眼,我只不过烧了他的头发而已嘛...还有夏琳,他的父母被绑架,她自然要听许赟龙的去威胁我,但这样是不是过于小题大做了?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呢?

待我回过神来,他才说道:“其实我绑架他父母,一方面的确是想让她听话去谋害你,但是最主要的,是...我想跟她....那个。”说完,他还弱弱地瞟了夏琳一眼。

“你说什么!”夏琳大喊了一声,此时反应再慢的人都应该知道自己被骗了,她大叫一声:“你这人怎么这么恶心!绑架了我父母还想跟上我?你个禽兽!”话音未落,她便一个巴掌扇到那许赟龙的脸上,顿时,一个鲜红的掌印清晰地出现在他的脸上。

听到这儿,我的思路才算是清楚了。“原来如此,你对她说只要拍到我的照片就可以放了她的父母,这样一来她就会乖乖地去坑我。拿到照片后你就可以再次用她的父母威胁她跟你上床。如此这般,你不仅可以抱得美人归还顺便收拾了我,而且你也可以用同样的办法让她不去报警。”我义正言辞地对他说着。所谓同样的办法就是拍裸照了,夏琳长得这么漂亮,一旦那些照片流传出去,那她估计都得疯。

话又说回来,原来夏琳说的都是真的,她想害我也是被逼无奈,许赟龙也是别有用心,是我有些多虑了,误会了她。我有些愧疚地看向夏琳,发现她也同样在看我,只不过她的眼神很复杂,我这次想起,她刚才居然为了让我相信她而强吻我!这女人好开放啊...我淡淡地想着。

既然事情已经弄清楚了,那我也该收拾一下残局,看看怎么办。

“羽哥,我可是什么都说了,您可别杀我啊,我们刚才说好的...”许赟龙颤颤巍巍地说道。

“其实,我并不是忍冬的人,”我说道。

“什么!”他大叫一声,“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啊?”“你真不是忍冬的?那你怎么会这么厉害?”

“这和我是不是忍冬的人有关系吗?”我反问,“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我是忍冬的人的?”

“因为忍冬帮,每一位堂主都是像你这样的,都是至强者的存在,我可是深有体会,你要是惹了他们,那你真的会生不如死,用株连九族形容都不为过,你的亲人,朋友或者伙伴,说不定都会收到牵连....我也是效仿了一下,绑架了她的父母,没想到你却半路上杀出来了...”他看了我一眼,自顾自地说着。语毕,他走到夏琳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对不起,让你受惊了,请原谅!”

夏琳却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他赶紧放人。

“好了,你说怎么办吧!”我走到他面前:“包括你两次跟我找事还有绑架了她的父母以及砸了她的店,这应该是真实的吧。你最好给我一个很好的解释,我可以不报警,但是这都取决于你。”

他见我这么说,顿时就高兴了:“您不打算报警?”“嗯。”我回应道。“羽哥,以后你就是我哥,我跟你了!”他对我深深鞠了一躬,满是诚恳。“...”我有些震惊,他就这样屈服了?原来实力是大于一切的啊!

“那就快放人啊!”我说道,一旁的夏琳已经是急得不行,估计要是再墨迹一会她都得急死。“他们两位就在隔壁,羽哥请跟我来。”他走到一扇门前,推开门,向我比了一个“请”的手势。我正想进去,夏琳却是先我一步,猛地冲进去了。这也不难理解,父母大于天,这些做儿女的,哪有不担心他们的安危的?

我向屋内望去,果然,有两个人被绑在一起,好像有些...奄奄一息?

“爸,妈!”夏琳顿时慌了,不停地拍着他们,“你们别吓我啊!”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我一把拽住许赟龙的衣领,恶狠狠地问道。

他的冷汗当时就下来了,忙说道:“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屁啊!那他们怎么了?”我冷冷地说道,“他们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等着见阎王吧!”“我真的什么都没干!不行您可以去看啊!”许赟龙举起双手,无辜地说道。

看他的样子好像也不像撒谎,我急忙走到两位老人的面前,这才发现,原来他们好像是...睡着了吧!

“小羽,他们怎么样?”夏琳着急地问道。

我探了探他们的鼻息,心里的石头这才落下地,还好他们只是睡着了,于是我赶紧给他们松绑,和许赟龙一起把他们扶到床上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