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说是为了我好,我这时才认识到这句话是对的,不然如果没有这一切,当我真正步入社会,我该如何苟延残喘?

见我有些不在状态,袁世杰道:“哎呀别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我们今天出来是为了庆祝凌小羽夺冠的,大家都开心点啊!”

我摇了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水,接着长舒一口气,说道:“这些等会再说,你们听没听说过许赟龙?”“许赟龙?谁啊?”袁世杰问向孙婉春雨他们:“你们知道吗?”孙婉春雨摊了摊手:“没听说过。”

“我也不知道。”张宇也说。

我皱了皱眉,不知道?难道许赟龙不是佐夕的人?那他为什么要拍我的裸照?就因为我烧了他的头发?不对啊,时间对不上。那...难道是他们在骗我?只是知道而不跟我说?我突然怀疑起袁世杰会不会是佐夕的人...算了,这些事还是自己调查最好,不要轻易怀疑别人,也别轻易相信别人,每个人都在演,所以,眼见为实,我心想。

现在我得赶快去求证许赟龙到底在搞什么花样,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这时,一个计策,突然从我的脑海中浮现。我露出一丝鬼魅的笑容,反间计!我偷偷跟踪夏琳,让她为我所用,哈哈,没错就这么办!

我想到夏琳应该还没走,就赶紧对袁世杰他们说:“那什么我还有事,你们自己吃吧!”说完我就撂下一沓红钞票,“这顿饭我请了。”

“哇!土豪啊!”孙婉春雨感叹道:“作为朋友,我必须提醒你,万事小心。”

“我会注意的。”我回答,接着又看了看袁世杰和张宇,他们也同样告诉我要小心些。

我对他们笑了笑,心想他们应该不会害我的,也许是我多虑了?许赟龙只是单纯的想找我茬?

我这样想着,从房间里退了出来,直奔夏琳的包厢而去。走到一半,我才想起来万一被他们发现了该怎么办?当场给他们来个下马威?不可能啊...我四下看了看,发现有一个桌子前有一株植物,而且刚好正对他们的包厢,我能看见他们而他们却看不见我,哈哈,这可是个好地方!

我就坐在那里默默地等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有些着急,他们不会已经走了吧?我这正有些心浮气躁呢,那边包厢的门突然打开了,紧接着我就看见夏琳走了出来,好像还在啜泣着。我向屋内望去,许赟龙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红中透紫,不用猜也知道,他肯定喝高了...屋里还有几个大汉和他一起喝着酒,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喝不完,我暗自窃喜,没有了许赟龙这个逗逼,我的计划就更容易成功了!

我悄悄地跟上了夏琳,她似乎并没有发现我,只是埋头走着。她今天穿着一件淡绿色的大衣,踩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看起来十分性感。然而这些在我眼里都是虚伪,强烈的怨气占据了我的脑海,我咬了咬牙,跟着她走出了饭店。

这时天已经黑了,可路上的人还挺多的,按照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不过12月的天气还真是有些寒冷,这些人没事瞎出来溜达啥啊?而且我穿的很少,只一件外套,这给我冻得,要不是为了打探许赟龙的底细,我才不愿意出来呢!我紧紧地跟着前面不远处的夏琳,心想:你既然想害我那也别怪我无情了...我就躲躲闪闪地跟着她,走了一阵,我觉得时机已到,是时候下手了!我加快了脚步,同时也在计算如何下手才能让她在没有反抗的情况下昏过去,然后我就可以拍她的裸照威胁她了!我这招有点毒啊!我都开始佩服我的机智了!谁让你们想拍我的照片呢?还好被我偷听到了,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左思右想,我还是决定直接击她的后脑,因为这样比较容易而且也很好下手。

皓月当空,在月光的照耀下一切都显得那么孤独。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快了,就快追上了!这时,一个让我措手不及的事情发生了——近在眼前的夏琳突然向左一拐,走进了路边的一个小巷里。我一惊,赶紧溜到小巷口,探出头,看到夏琳正走进小巷深处。

我皱了皱眉,这可不好了,小巷里很安静,只有夏琳一个人,我要是想偷袭她的话就必须做到无声无息,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办啊...我四下望了望,从两边的阳台上飞下来?不行,这样也会发出一些声音的。对了,我记得这旁边好像有一条小路,我可以绕道她前面埋伏啊,等她过来以后再给她出其不意的一击!

我暗笑了一声,天无绝人之路啊...正了正衣服,我便一路飞奔,从小路绕到了那条小巷的前方。我慢慢地停下了脚步,看着小路与巷子的交口,鬼鬼祟祟地探出了脑袋往夏琳的方向望去。这一看,我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夏琳应该出现的小巷现在却空空荡荡的,连个鬼都没有!

我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揉了揉眼睛再看去,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她怎么会消失了?”我喃喃自语道,四下张望,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该死...”我骂了一句,她不可能凭空消失啊!我居然把人给跟丢了!

就在我不解时,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冷风从我背后袭来!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你给我去死吧!”

糟!偷袭!我赶紧反应了过来,身体猛地一转,就看见许赟龙拿着一根钢管向我死命地劈来!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悄无声息的?我大吃一惊,我刚才可是什么声音都没听到啊!可是容不得我多想,钢管已与我近在咫尺,我赶紧用手护住头部,可是当攻击落到我身上时,我整个人都是倒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