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转过脸,撩起衣襟擦了擦眼角。可当她再转过脸时,两行热泪却止不住地流落下来。那双眼睛使人想起秋风掠过的湖泊,那么凄恻,那么彷徨。

“我真的很害怕,他要是真的来找我该怎么办....”她抽噎着。

“怎么又哭了...”我看着她哭成这样,心里也是有点难受,于是开口安慰到:“我刚才已经教训过他了,他肯定不敢来烦你的。”就像哄小孩子一样,我轻轻的说着,“你别担心了,我刚才说过,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而夏琳此时内心的脆弱仿佛也是被挖掘了出来,不知是害怕还是被我的话打动,她还是嘤嘤地哭着,泪水犹如决堤了一般从她的脸上滚落。

我被弄的很无语,那许赟龙也没把她怎么样嘛,就被吓到了,女生还真是麻烦....我深吸了一口气,温和地擦去她脸上的泪珠。毫无征兆的,她一下子反手抱住了我,似乎怕我下一刻就消失了一样。我只是静静地站着,任凭她的泪水打湿我的衣襟。

天渐渐地黑了,道路两旁的路灯发出的幽静的光照在我们俩的身上。天黑了以后,气温也是下降了不少,我不禁打了个冷战。夏琳还靠在我的肩上,我轻轻地拍了拍她,没有动静。

“嗯?”我低眸望去,只见她闭着眼睛,脸蛋冻的通红,我又喊了她的名字,她还是没有反应。

“不会睡着了吧?”我苦笑一声,这么冷的天小心感冒啊,“你醒醒啊,这可是大街上哎,你就这么睡着了,让我情何以堪。”

可谁知她不但没有反应,居然还轻轻打起了鼾!

“我擦...”我抱怨了一声,这大半夜的就这么睡着了,我连她家都不知道在哪,这么送她回去啊...算了,还是麻烦老杜跑一趟吧!

这样想着,我拨通了老杜的电话。

“喂?”电话那边传来了老杜的声音。“老杜啊!你现在有空出来一下吗?”我问道。

“啊?少爷你出什么事了吗?现在公司这边有一个很重要的客户我实在抽不开身啊!没什么急事的话你还是自己想办法吧!”

说完他就把电话挂了...“哎,别挂啊!”我喊了一声,可是电话那边却传来了“嘟、嘟”的声音。

我一阵头大,老杜最近看来挺忙的,既然他有事,那我也不去麻烦他了。看着熟睡的夏琳,我叹了一口气,随即把她横抱了起来,走到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司机是一个小青年,我把夏琳放好后,对他说“师傅,去这里最好的宾馆。”

听我这么一说,他看了看夏琳,接着就用一种很猥琐的表情看着我,对我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说:“小伙子挺有福气啊,你啥也别说了,我懂的!”

我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还是快开车吧!”

“哈哈,行,坐稳了!”哈哈一笑,他发动了车。

好容易到了一个宾馆,等车停稳后,那司机转过头看到我有些吃力地把夏琳往外拖,于是对我说:“要我帮忙不?”

“不需要...”我无语。

也不知道是不是动作有些大,此时夏琳好像迷迷糊糊地醒了,还小声说道:“...好啊,凌小羽...你竟敢,竟敢带我来开房...”

我无可奈何地看了她一眼,她这是醉没醉啊,还能认出我来?再说不开房怎么办?让你睡大街上?我可不能让你睡我家里。

那司机听见夏琳的话,笑的更大声了,还特别的猥琐,我都有种想打他的冲动。

给他交了车钱,他才在一阵大笑中疾驰而去。

我扶着夏琳走进宾馆,对前台的小姑娘说道:“给我开一间最好的包间。”她则是很有礼貌地说道:“请出示您的身份证!”我赶紧把自己的身份证交给她,可她看过之后却给我来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们这边对未成年人是不予以开房的....”

我擦...未成年人不给开房?有没有搞错!那你现在让我怎么办...谁知夏琳却迷迷糊糊地说道:“没关系啦,用我的身份证就好...”说着她也不知道从哪摸出了她的身份证交给了前台!

这时她才点了点头:“这个身份证是可以的,那您的房间是6666贵宾专用房,祝您愉快!”

我有些鄙夷地看着她,这不都一样吗!但转念一想,人家也是按规矩办事,便也不再多说。

两个人进了房间,夏琳就一头倒在床上不动了。

我悲催地摇了摇头,把她扶了起来,脱去她的外套。她痴痴地看了看我,缓缓地说道:“小羽,我好难受啊,我想...”话还没说完,随着“哇”的一声,一股浑浊的脏物就那么从她的嘴里喷了出来...我吓了一跳,赶紧往旁边一躲,还好反应快,要不然就吐我身上了!

夏琳一连吐了好几下才算完,估计也是舒服了,便又倒在床上了。然而一股酒精的气息却弥漫在整个房间。我的好老师,你这是想麻烦死我的节奏啊...我一脸无奈地看着她,本来还以为把她送到这里就没我事了,可这又弄了一摊这个东西让我情何以堪。

我赶紧把这里打扫干净,不然她睡着也估计不好受。一切完成以后,我轻轻地把她的身子摆正,然后给她盖上被子。

熄了灯,起身准备离去,可是在黑暗中,一只手却突然拽住了我!

“!”我的身体蓦地僵住了,说不害怕是假的,你突然被一个看不见的东西拽住了,你不害怕啊!

“亲爱的你别走...”正当我冷汗连连的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这不是夏琳的声音吗!我微微一怔,低下头顺着拽着我的手往上看去,果然,夏琳的一只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拽住了我。我有些小兴奋,她刚才叫我...亲爱的?这难道是爱的告白吗?不过看她这样子是清醒的还是怎么...我轻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要走好不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回答我的却是这一句话。我心头一动,又是这句话,我最害怕听到的一句话....皎洁的月光从窗户透进来,洒在她的脸上,我怜爱地看着她,说道:“好啦,那我不走了,我就在这里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