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没管他,径自走回了教室。

日子到了期中考试的前一天,这天下午,袁世杰找到我,让我一起去吃饭。说是考前的减压神器。

“说的还挺文艺...话说回来你们有压力吗?”我无奈地说到。“呃...不要在意细节,哎呀,就当是促进感情了,孙婉春雨和张宇已经等着了,快走吧!”

没等我回应,他一下子拉起我,朝饭店跑去。

到了饭店,几个人还是在一个包厢里面吹着牛逼,见我来了,也是很高兴。

跟他们瞎扯了一会,菜也是上齐了。几个人边吃边聊,不亦乐乎。

“张宇,这次考试你有把握吗?”我问张宇,他是这几个人里面学习最好的了,所以比较有代表性。

“我也不知道啊...”他无奈地耸了耸肩,道:“不出意外的话,还是可以进前十的吧。”

“别说他了,他每次说没把握的时候都可以进前十。倒是你,你差不多能考多少啊?”孙婉春雨说到。

“我说我能考第一你信吗?”我说着,端起茶杯撇了一口茶。

“你能考第一?别逗我了,你要是能考第一,那怡冰还混不混了!”“关怡冰什么事啊?”我有点奇怪。“她可是名副其实的第一,你刚来,还没参加过考试,但之前每次考试第一名的宝座都是她的。”

“开什么国际玩笑....”没想到怡冰居然学习这么好,每次都是第一,不过...“这个宝座这次可能不保哦!”我说。

然而他们几个还是一副快算了吧的表情。“你们还别不信。要不这样吧,我们打个赌,我要是没有考到第一,那接下来的两个月内你们的伙食我包了。”我坚定地说。

“这个好这个好!”袁世杰一听到吃,来劲了。

而孙婉春雨则是看着我那坚定的目光,开口道:“这么自信?”

“嗯!”我重重地点了点头。“好!这可是你说的,那我就跟你赌。你要是输了,包我们两个月的伙食,我要是输了,就....就自愿当你的跟班,行吗?”“好!”我脱口而出。

我们两个人都是包着必胜的心态说出这些话的,但明显我是最后的赢家,还能收一个小跟班,可以可以。但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当是开个玩笑罢了。

“那我就给你们当公证人好了!”张宇闲着没事,又看我们这么认真,一时间也是玩心大起。

袁世杰也是很高兴,毕竟怡冰可不是一般人能超越的。而我则是暗地里笑笑:笑吧笑吧,等结果出来,看你们能不能笑得出来!

这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第二天清晨,我走出家门,大朵大朵的雪花像蒲公英一样在空中飞舞。光秃秃的树枝在雪的反射下那么亮,那么光辉,道路两旁的灌木丛仿佛变成了珊瑚从,千姿万态。

我有多久没看到这样的景象了?或者说我多久没有出来玩过了?不知道,也许很久了吧!我对冬季的印象实在有点少,之前每到冬天,我都是直接在武道馆里睡下了,因为天气有点冷,所以我每天都不会到外面去,自然看不到雪景,只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有和老杜一起在雪里玩过。说来也真是无奈,童年的记忆里没有父母的影子,只有我自己,还有老杜。也不知道父亲他们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我出神地看着这银装素裹的世界,叹了一口气,向学校走去,毕竟今天可是要考试的,我可不想迟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