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在黑暗中沉思的佐夕,两眼突然放出逼人的光芒,咬着牙说道:“凌小羽,凌小羽!我告诉你,这事没完!”

“唉,这一天过得...”我慢慢地走回了家,老杜见我回来了,马上迎了上来:“哟,少爷回来了!今天过得怎么样?”

“还行吧!”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并不想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老杜,他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担心了。

“那少爷你早点休息,我先去忙了,公司最近事务有点多。”老杜说道。

“好啊,你也注意身体。”我回答。

我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脑子乱哄哄的,过了很久,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跑到学校,找到了袁世杰。

“怎么样怎么样?”我着急地问他。“根据可靠消息,刘峰已经没事了,只是有些外伤、骨骼错位还有惊吓过度。不过他们没有报警,老师也没有察觉到昨天的事。”袁世杰小声说道。

“没报警?为什么啊?”我有些吃惊。

而袁世杰则是示意我靠过去,对我耳语:“你并不了解佐夕,他这个人能靠自己做的事一般都不会报警的,如果他报警了,那就是真的走投无路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有点难以理解他的用意。

“也就是说,他会靠自己的实力来打倒你,去搏回他的面子。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袁世杰有些紧张。

我则是无所谓的表情,袁世杰见我这样,着急地说到:“你别不听啊!你的确很厉害,但你能架得住群殴吗?他光是人海战术就能稳稳的压制你。”

“好了好了,还是那句话,我能照顾好自己,反倒是你,昨天的战斗中你的战斗力好像不是特别强啊!”我笑嘻嘻地说。

“呃...”袁世杰语塞,我拍了拍他的肩,回到了座位。

怡冰见我来了,想起昨天的事,身体情不自禁地向后靠了靠。这些学生经过昨天的事,也是多多少少有些怕我了,毕竟那么血腥的场面,虽然堵墙现在已经被孙婉春雨他们擦干净了,但是想起那恐怖的场面还是让人心头一颤。

“你害怕吗?”我问怡冰,“当然怕了,那个人现在还好吗?他留了好多血啊。”怡冰怯生生地说。

“呵呵,我下手轻,给他留了一条命,现在他正在医院里躺着呢。”我答道,“不说这些了,我带你出去玩吧,昨天说好的哦!”

怡冰一听要去玩,顿时来劲了,一扫阴霾,快乐洋溢在她脸上,说不出的迷人。

与其说是玩,不如说是闲逛。这大早上的也没什么可玩的啊...我们就这样肩并肩,在校园里四处游走,消磨时间。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可以抛开一切,完全融入到周围的景色中。

只可惜没过多久就上课了。

整整一天我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者说我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如此,偶尔和袁世杰他们一起出去玩玩,然后再跟怡冰聊一会小天,也算是不错。佐夕也没有出现,日子还算比较太平。我虽然没有接触过太多的人,但是交际能力可不是盖的,我也知道如何逗女生开心,怡冰每天都是被我逗的前仰后合,她笑我也跟着笑,每天都很快乐。

这是我长这么大,头一次感受到快乐的滋味。而且,我对怡冰也是有了一丝异样的感情,始终想跟她在一起,她消失了一会儿我的心都是慌的不行,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感觉她是自己的全部,无法割舍。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也是打成了一片,现在几乎全班同学都能看出来我在暗恋怡冰,只是我还不知道这就是喜欢...后来,我才明白有些人,有些时机,一旦错过,就永远错过了,再也没有办法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