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还真没见过这么没心没肺的。于是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夏琳在那边。

结果这货看到了夏琳,嗷地一嗓子就冲了过去,二话不说就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我在一旁也是有些无语,这货见了美女就想套近乎,真替他的未来担忧啊...袁世杰一边笑,一边朝着我说道:“凌小羽快来帮忙!”

“我擦,你要套近乎就自己来呗,把我拉上干嘛呀!”我心想。没等我说话,几本书就飞了过来,我急忙伸手接住,袁世杰笑着说道:“你可拿好了啊,这可是老师的书哦!”

听他说这话,我都想冲上去扁他一顿,要不是我,你能帮到夏琳?能不能看到她都不一定。现在倒好,我去和你送东西,只剩下怡冰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啊...”袁世杰仿佛也注意到了,于是大大咧咧地对怡冰说道:“那什么,怡冰啊,我和凌小羽去帮老师送东西,你先回教室吧!”

怡冰本来也挺无聊的,听他这样说,便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等她走出好远了,袁世杰才反应过来,问道:“老师,这些书要送到哪里去啊?”

“就送到我的办公室好了,麻烦你们咯。”夏琳甜甜地一笑。“没事没事,应该的。老师你这么辛苦,我们也应该帮你做点事。”“那谢谢你们了。”夏琳笑眯眯地说。

我在一旁看着袁世杰,这货还真会演啊,表面上是帮忙,可心里想的指不定是什么样呢!结果这个夏琳居然相信了!也可能是想给他一点面子,没有戳穿罢了。

我就这样跟在他们俩身后,那样子,要多搞笑有多搞笑。

一行人还没走出百米,我就听到又许多脚步声向我们这个方向走来。我的视力、听力,都是相当不错的,而且这帮人的脚步声这么大,即使是在操场上,我也可以听到。

我顺着脚步声传来的方位看去,果然,有一帮学生正朝我们走来。我半眯着双眼,发现领头的人居然是佐夕!其实我能认出他,完全是因为他那一头飘逸的猫王发型。

我们三个和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袁世杰也是发现了他们,身体蓦地僵住了,心中暗暗叫苦:为什么自己对美女这么没有抵抗力呢?现在倒好,本来想帮助凌小羽的,结果现在连自己的小命保不住了...现在该怎么办?跑?那这好不容易在夏琳面前表现表现的机会就没了啊,说不定还会被她小看...啊啊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些东西,你也真是够了...夏琳看袁世杰站着不动了,正奇怪呢,对面的佐夕也是走到了我们跟前。我的目光一一扫过这些人,差不多七、八个人,而且看样子都是学校里的小混混,从他们身上散发出痞里痞气的气息。让我没想到的是,在饭店遇到的那个装逼男刘峰也在,他也是发现我了,指着我的鼻子骂道:“老大,就是他!就是他中午把我坑了...啊!”

话还没说完,他身前的佐夕冲着他就是一巴掌,顿时,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就在他脸上浮现了出来。“你也不觉得丢人。”佐夕淡淡地甩过一句话,刘峰好像被这话呛到了,捂着脸对我怒目而视。

袁世杰本来是走在最前面的,可是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后面来了,此时我们三个以一字形站在一起。夏琳见到了佐夕,也是一阵厌恶,身体不觉地朝着我这边靠了靠。

“你们想干嘛?别挡路啊。”夏琳道。

刘峰看见了夏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对着夏琳打了一声口哨,说道:“哟,美女老师,想不想去玩啊?跟着我们包你满意。”

“不需要。”我冷冷地说道,“你们没看见她有事吗?”“呀你特么谁啊?你今天可烦我两次了啊!我告诉你,我老大可在这呢,你...啊!”

又是相同的镜头,佐夕飞起一脚,踏在了他的肚子上,“你能不能给我闭嘴!”

我看着佐夕,心里不由得一乐,看来佐夕也是很烦这个刘峰,估计收他当小弟只是单纯地为了钱而已。想归想,在这种情况下我可不敢放松,天晓得他们会有什么动作。

“我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佐夕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看了看夏琳,但最终定格在袁世杰身上。“话说你动了我女朋友的事怎么办啊?”

“!”袁世杰在那么一瞬间,额上的冷汗就冒了出来,千算万算,没想到还是找自己的!不过还好凌小羽不会有事,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听着,我只不过是不小心撞了她一下而已,我也不知道她是你女朋友,再说了,你女朋友就那么珍贵啊,连挨都不让挨了!”他对着佐夕说道。

“哼,不知道是我女朋友,就是说你要是知道了,还不止碰一下了是吧!”佐夕大喊。

这什么逻辑...我心想,这佐夕不会是缺心眼吧,然而他应该是很爱他女朋友的,可惜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现在是我的敌人,我不会对敌人仁慈的。

“佐夕你别胡闹了,既然他说是不小心,那这事就算了吧,我们还有事。”夏琳开口道。

“呀!我们老大话还没说完呢,你就敢插嘴,不要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不敢动你,你信不信我找几个人把你轮了!”刘峰指着夏琳,一脸邪恶地说到。

“你!”夏琳听了这话,气的脸色发白,娇躯猛地一颤。我微闭着双眼,拳头紧紧地握在一起。说真的,我在忍!这个刘峰真特么欠,我发誓,我会让他后悔说出这句话的。这个念头刚一出现,我就冲着刘峰走去。可是我却听到了一声杀猪般惨叫。定睛一看,原来是佐夕!

“我都说了让你闭嘴,闭嘴!”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拳头招呼着刘峰,不知道是他太厉害,还是刘峰太不耐打。没几下,刘峰就躺在地上不动了。

“我擦,好6啊...”我看看地上的刘峰,停下了脚步。

教训完刘峰,佐夕看了袁世杰一眼,哼了一声,走了。他的那帮乌合之众见老大走了,也是一哄而散。

这时,袁世杰才长舒一口气,凑到夏琳身边问:“老师没吓到您吧?”夏琳木木地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我见她这样,忙说:“那我们先去办公室好了!”袁世杰也表示赞成。见我们俩这样,夏琳也不好说什么了。

一路上,我们都很默契,没有多说一句话。到了办公室,夏琳才开口:“你们和佐夕有过节?”袁世杰点了点头,我则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